【周叶】双王(42)

*娱乐圈paro

*天王周X天王叶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假如有BUG,请私信联系仿佛呆傻的我,谢谢(

***

  周泽楷在抱住叶修的瞬间便昏过去了。

  他听不见外界任何声音,像是意识被一团肮脏破烂的黑棉絮紧紧塞住,完全真空的状态。可是他的感官还有残留,浑身抽搐疼得打滚,有谁在用火燎他的皮肤,还有谁在拿刀子插进他胳膊里翻搅,他的神经被挑断,血沿着一个个小洞流走,徒留冰冷的空壳。过了很久周泽楷才听见有人在焦急地唤着他,还在吼,耳边传来巨大的水流声,他跌了进去,浑身一热又一凉,接着什么彻底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梦到自己回到了高考的考场里,空调在嗡嗡作响,灼热却寂静的拥挤空间里监考老师穿着底部柔软的鞋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脚步,周围伴随着模糊的光晕,他根本看不清试卷上的字,但他在不停地写。突然他到了不认识的广场里,周围是考生们的欢呼声,脚下是人扔的试卷。

  他很焦急地走来走去,想要回家,他很清楚地记得今天叶修会来看他。他想换身合适的衣服,想要收拾干净自己,时间不多,但他已经想好等下要和叶修说什么,吃什么。可是下一秒,他和叶修已经在大声吵架,他把男人扛起来扔进卧室里,抢走对方手机再把人锁起来,他开车去了嘉世的公司,支付了对方的违约金,甚至差点和陶轩打起来,可他却找不到回叶修家的路,心急如焚,他知道叶修会跑,对方说不定已经到了机场准备出国,可是他哪里都不认识,他根本找不到叶修。

  周泽楷在梦里翻滚挣扎,很快他醒了过来,周围是剧组的人,他问王杰希叶修在哪里,对方说叶修死了,因为救你。

  他猛地睁开眼睛,身体被冷汗打透了。

  胳膊不能动,头疼的像是有把锤子在砸,周泽楷看着头顶裂开的白色墙皮,恍惚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次真的没在做梦。

  “怎么了小周,疼吗?”旁边有人动了动,是江波涛,男人看起来很疲倦,拿着带水的棉球给他沾了嘴唇,轻声劝道:“你继续睡吧,烧还没退。”

  “叶修……”周泽楷嗓子又疼又痒,费了很大劲才说出了一个名字。

  江波涛闻言迟疑了一下,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看向窗外,周泽楷困难地移去眼神,外面漆黑一片,不知是半夜了还是快要凌晨,雪花不要命地往玻璃上砸,耳边满是窗框被吹得咣咣作响的声音。

  他的叶修在外面吗?

  “你和陆小曼的伤耽误不得,这边还是没信号,他们只能去基站没塌的邻镇求救。”原本还想隐瞒,但周泽楷瞪着红血丝的眼神太过可怕,江波涛深怕对方一个激动就要坐起来,赶紧按住了对方的肩膀好声宽慰,“很快就要回来了。”

  “这种天气救援队要来也会很久,而且路上积雪太厚,最快的办法是军院调用直升机,等风暴变小点直接把你们拉走。”话说的简单,但军部直升机哪里想调就能调,敢说的这么轻松的只有叶修,也只有对方做得到。江波涛等不少人想代替对方去,无奈男人坚决不容许他们涉险,更何况军部规定严格谁也不能保证带话会好使,到时候功亏一篑,这边人命关天,哪里容得翻头再来。

  最后去的人只有叶修和王杰希,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甚至能不能回来,江波涛根本不能作保证,他对周泽楷的话是点到为止,并没有说出太多细节,他根本不敢告诉对方叶修他们不仅要在这种天气下开上雪路,还会为了节省时间抄近道,徒步穿过山间将近一公里的悬崖山路。他们所有人此时心急如焚,除了祈祷只能空等,这份无助他不能再传达给身为伤者的周泽楷,他真怕对方会急疯。

  但他不知道,即使是这样,对方也已经非常痛苦了。

  周泽楷一张脸被高烧熏得通红,但却是红里透着病态的苍白,他的意识在含有镇定作用的药物下昏昏沉沉,身上忽冷忽热,又疼又麻,根本分不清外界状况与时间。昏睡其实是目前唯一以及最好的选择,但他根本睡不着,心里翻滚着的都是叶修。外面那么冷对方体质又偏寒,没来暖气时两人睡觉前他都会把男人的脚放在自己腿上捂着,他现在身体这么热,叶修来拥抱他一定能把对方捂得非常舒服。

  但为什么叶修会在外面,这样的天气外面那么冷那么多雪,为什么要让他出去。他也受着伤,他也很痛,他也只是普通人。那时周泽楷突然在心里想,要是失去对方,他可能也不想活了。

  青年的清醒没能坚持很久,药剂里有安眠成分,他时不时昏过去,时不时又挣扎着醒过来。不知过了多久周泽楷在一片黑暗中听见了外面的声音,有人大声说着什么,周围一下子嘈杂起来,像是滚入了沸水。随后他的身体被抬动,周围的一切音量被放大了数倍,螺旋桨在脑袋顶转动,嘈杂的电音像磨砂纸摩着他的神经,突然这其中掺杂进了一个人的声音,像是穿云箭射开周泽楷脑海里的浓雾,来与他相见。

  “我胡汉三回——阿嚏!!冻死哥了……”

  然后一切都结束了。

  不知过了多久,当周泽楷终于再次睁开眼睛时,恍若隔世。刺眼的光线给他眼睛蒙上了一层薄纱,视网膜经过几番调整后才缓缓适应了光线,映照出了他眼前人的脸。

  “嘿,睡美人。”那人下巴刺出点点胡渣,眼边蜷着疲倦,但看着他的目光胜过窗外千尺暖阳,“舍得醒了?”

  没人能笑得比这个人还好看了。

  周泽楷干涩的眼球润起水的光泽,好比三月桃花,江流复旧。

  

***

  在江波涛的话语里,周泽楷知道自己昏迷了两天左右。

  叶修没能拨给军区,普通电话是进不去内线的,前者情急之下只能打给了叶父。上了岁数的老军人接到电话后半夜从床上跳了起来,打到军区时号码拨错了两遍,最后还是叶母冷静地帮了忙。解放军总部医院凌晨腾空飞起两架直升机,在三小时内根据所提供坐标飞进群山内的指定空地上,等到风暴渐小降落地面,成功接应伤者。

  周泽楷因心脏急停被推入急救室,把剧组里上了年纪的场务吓得差点也跟着去了。万幸的是对方年轻力壮,最终有惊无险,当晚重症室待了一晚,第二晚就被下放到普通病房,陆小曼住院没几天便出院回家调养,走之前坐在轮椅上向剧组所有人鞠躬道歉。女生往日一直懂事乖巧,这次也实属意外,没人过多责备对方,叶修说小周是没醒,醒了肯定不会怪你,人家都这么说了别的人自然也不会说些什么了。陆小曼临走前在周泽楷床头放了两束花,表示等青年醒了还会再过来。

  江波涛委婉地告诉周泽楷,他曾两次在意识混乱中死抱着叶修不松手,谁劝也不好使,一只手还是废的也要用另一只手圈着男人的腰,就这么回的招待所,也这么进的医院,一次还能解释两次这没人信了,剧组里的大多数人怕是都知道了,而且好巧不巧的,还被叶父叶母撞见了。

  周泽楷在经历了内心戏十足的尴尬之后,接受了自己这个设定。在见到叶母第一眼就赶紧道歉,一方面是因为不合时宜的举动,更多的是因为害对方受伤的愧疚与自责。 

  “傻孩子说什么呢,他心甘情愿着呢。”叶母天天来医院给叶修送鸡汤,等到周泽楷醒了以后连对方的份自然而然地一起了,“你是他喜欢的人,他要救你,但即便你不是,他也该救你。”

  叶母这话说的挺热心窝的,下一句蓦地一转,“哦说到这儿,我说他臭傻逼救人方式不对,他非说你是他心肝肉所以当时脑袋一热啥都顾不上,好玩不?他个快榆木的脑袋能说出这话来。”

  叶母满脸“当年从我肚子里出去的屁大点玩意儿快三十年终于开窍做娘亲的有些小激动”,递给周泽楷鸡汤,“和你说说,让你乐呵乐呵。”

  周泽楷抿着嘴,默默端起饭盒喝汤,仰脖仰得高高的,把通红的耳朵盖住。

  叶父就在叶修打完电话后凌晨来过一次医院,看见不孝儿除了冻得有些厉害和点皮肉伤外没啥生命危险,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就走了,但周泽楷都能感觉到的事,他相信叶修一定能感觉到,父子之间能有什么仇,到底还是肉贴着肉。

  周泽楷在刚清醒时病房客流量爆满,叶修一直没来,等到之后青年房间终于空下来了才来。两人病房隔得不远,而且受伤的事压住了没往外说,一是对电影宣传不好,二是实在麻烦事儿会太多,就内部保密了。周泽楷左胳膊肌肉拉伤成了半残废,小解吃饭这种小事倒是还能解决,刮胡子就只能叶修代劳,后者坐在洗手台上拿着电动剃须刀嗡嗡地在他下巴壳上转,周泽楷单单一只手环着叶修,时不时撩上一把便宜。

  “还好不是右手,要不你都不能撸了。”叶修说。

  周泽楷没说话,腰身往叶修腿间嵌进去了点,重重磨蹭了一下。有你屁股还要什么右手。

  “放尊重点我是病人。”叶修哎了一声放下了剃须刀,掐着对方下巴转动了两下看了看自己手艺,挺满意的,“客官打个赏呗?”

  周泽楷完好的那只手特别配合地直接钻进叶修衣服里,嘴唇准确地吻、/住了叶修的嘴唇,青年唇瓣、/有些干涩,但很暖,叶修配合地伸出舌头给对方吸,病房狭窄的洗手间里充斥着两人接、/wen的水声。

  叶修后脑勺贴在了镜面上,腰身挤压在水龙头上凉得身体一激灵,周泽楷发现了,拽住对方胳膊用肩膀顶开门,出去后两人边/、吻边纠、/缠着上了病床上,叶修坐在周泽楷腰上,后者隔着裤子颠/动了几下,滚烫的物体蛰/、伏在里面,只等出头。

  就在这时,叶修手机响了。

  男人手机就塞在裤兜里,这么一响两人不可能听不到,叶修放在周泽楷肩头的手往兜里摸,青年哪里答应,单手环着对方压、/到床上,嘴唇贴在男人脖颈上亲、/吻。

  “别闹别闹,是沐秋的……不接他会杀过来的。”叶修用手推周泽楷的头,抽空接了电话,“什么事。”

  苏沐秋一句话就让叶修掀翻了周泽楷,瞬间爬了起来:

  “你还记得刘皓说他不仅是放到网上了吗?”

  “你查到了?”叶修问。

  “他手里还有一份完整版的,包括你和周泽楷的合照和偷拍照,全部寄到了一个大学。”江波涛说,“周泽楷母亲所就职的那所。”

  叶修脑子里嗡地一声,然后就听见周泽楷手机也响了,对方接起来,嗯了几声,突然一愣,看向叶修。

  “我妈要过来。”周泽楷对叶修做口型,“还要见你。


********************

倒计时3(搓手

求别转载,转载容易屏蔽

评论(21)
热度(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