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7)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

      就如前女友曾质问的那样,周泽楷的确去了GAY吧——就在他带叶修看完租房,又看着对方进地铁之后。那是他第一次进入这种性质的酒吧,说不出的乌烟瘴气显得他格格不入,青年进去后直接坐进了角落卡座里,要了杯水在那里发呆了20分钟。

  然后起身,离开。

  周泽楷五官是属于惊艳型的,人群中随意瞥到就会注目,再看便会发现越来越好看。正常人偷看别人会怕自己被抓个正着,所以一般只敢一眼一眼悄悄地瞅,拼拼图一样把对方面容慢慢凑出来,但这里的人则不同,这个场所专属于消遣与艳遇,所以当周泽楷引来猎艳者注意时,人们都会迫不及待来到对方面前,深怕自己来晚了。

      然而青年全部摇头,哪个都没答应,大家抱憾离开,有的人继续自己的夜生活,也有的远远还瞧着周泽楷,好奇对方会跟谁走。结果等啊等,青年左看会儿右看会儿,然后喝完手边的水,淡定地起身离开了。

  搞毛?!不少人把酒都喷出来了。

  “估计想进演艺圈的,等金主没等到。”有人忍不住酸溜溜。

  “恋人吵架了呗。”还有人表示这种人见多了。

  大家随便猜,但谁也不知道答案是否正确,渐渐地这个话题就过去了,夜晚才刚刚开始,城市灯红酒绿,没人会对陌生人过于关注。所以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周泽楷只是进来确认一件事,确认完便不再留念了而已。

  确认什么?自然是叶修。

  作为一名可以对自己言谈以及行为负责的成年人,周泽楷在过去谈过几个女朋友,他从不会主动向对象提出任何亲密要求,但当她们自愿并且时机与气氛都合适时,倒也不会拒绝。这样被动又仿佛可有可无的情况下女生和他分手多数都说自己不受重视,周泽楷不够喜欢她,后者关于这些指责没什么好辩解的,倒不是说真的不喜欢,要不他干嘛答应交往,可怎么才算喜欢的“基准”,他的确不知道。

  周泽楷的世界很简单,他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并喜欢把它们做到某种极致,过去在学校他是优等生,现在来了荣耀也是强者。他善于成为优秀的人,也善于专注于某件事,恋爱对他而言之前被算做“人一生必须要经历的几件事”之中,一半原因是他习惯了有人对他抱有好感,另一半则是父母对他生活圆满程度达标的期待。就连周泽楷自己也一直觉得自己大概不知哪天哪任女朋友就成妻子了,然后再生个孩子,没有什么期待与幻想。

  叶修就跟从他脑子沟壑间冒出来的一样,他过了很久才意识到对方给他的感觉有所不同,要是周泽楷对于之前喜欢过的人感觉像是各色饮料,那叶修就是一杯白水,入口无味,却最止渴,最能满足他。他不是yu望旺盛的人,从不会主动索求,但他却对着一个钦佩的前辈提出了那种要求,装的特像情场老手,天知道假如叶修当初答应了并且要现场就要来,周泽楷到底知不知道该怎么做,会不会搞坏对方。

  对于性向猛地开反车,周泽楷算是非常冷静的,他很认真客观地思考了一下,据说很多人生来都是双性恋,他猜自己是同叶修在苏黎世那次亲密后打开了奇怪的开关,于是他噌噌噌进了GAY吧,然后噌噌噌出来了,发现不是。  

  而此时此刻,他站在叶修面前,意识到自己大概人生第一次真正意味上的吃醋了。可还是那句话,只要叶修不同意,他便没有触碰对方的理由,于是便抽身了,但却不是放弃,一次攻入不行,就再攻入,不断敲打一扇门,总能有撞开的那天。

  “前辈。”周泽楷和叶修拉开了一个距离,然后看着站在墙边的男人,喉头滚动了一下,说:“你想谈恋爱吗?”

  在这么一个时间这么一个场合又发生过那么一件事之后,青年突然这么问,叶修要是这还看不出周泽楷是玩真的,那他大概就是傻了。

  “说实话,真不是很需要。”如此直球叶修挺为难的:“我有荣耀女神就够了。”

  “那不一定是女的。”周泽楷很认真反驳。

  “我知道,神都是无性别的。”叶修也很认真点头,瞧见周泽楷似乎还要说啥,又加了一句,“只是因为我喜欢女的。”

  周泽楷果然不说话了,沉默了下来,叶修看着青年侧影觉得对方好像挺受打击,心里说不出来啥感觉就是心虚。他弯腰把地上的盒子捡起来,刚想抱着盒子往过走,青年一眼瞥过来就看得他头皮发凉,赶紧把那玩意儿随便塞到了盆栽后面,警惕对方有机会用上。

  “那个,小周啊。”叶修空着手走到周泽楷面前,青年坐在床上,前者左右看了一下就蹲在了地上,仰着头看对方,“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你自己了,毕竟咱们之前有过不太正常的交流,你要知道男人喝多了起反应是常事,可能那不是我是头猪是头马是头羊,你可能正好到了那个峰值都会你懂得。”

  周泽楷:“……”这算是骂谁呢?

  “我的意思是我对你而言不是特殊的。”叶修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还挺真的,像是真要为周泽楷排忧解难,“而且我是男的,你看你不还有前女友呢不是?”

  “不联系了。”周泽楷摇摇头,眼睛盯着叶修,“因为一个问题。”

  你要是敢说因为我我现在站起来就走,叶修冷静地想。

  “她摸我时我没感觉。”不知道周泽楷是不是听见叶修腹诽了,倒也没真说出来那么刺激的理由,但后者还是惊到了,张着嘴看着青年,“你确定要和我说这么劲爆的事儿?”

  “你想什么呢。”周泽楷说:“就只摸了一下,没拦住。”

  叶修不想去脑补画面,但不好打断,硬着头皮继续问,“所以呢?”

  “我没感觉了,对女人。”周泽楷轻声说:“好像男人也没有,就对你有。”

  “你不过就被摸了一下而已,这样就判定没感觉了是不是太武断了?”叶修不信。

  “……AV。”

  “哦,那问题很严重了。”叶修站起身,把椅子搬过来坐到周泽楷对面,翘起二郎腿,“我们来好好谈谈吧。”

  ……

  “所以这就是你在他房间里待了一下午的理由?”苏沐橙抬手,手指弹了弹那瓶喷雾,“和买给我这个的理由?”

  “我问你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你为什么当初不直接自己买了然后寄到我地址上。”叶修表情沉痛,似乎觉得他和周泽楷有今天都是因为苏沐橙这瓶淋浴露。后者思索了几秒,啊了一声,“对哦,忘了……你也不是自己想起来的吧?是不是周泽楷问的你?比如你为什么要帮我买,她为什么非要你买,你和苏沐橙什么关系?”

  “喝你饮料吧,哪儿那么多话。”叶修表面很冷静地把沙冰往苏沐橙那边推了推。

  “等等再喝。”女生顾不得似的挥了挥手,身子前倾,“你们最后怎么着了?真的就一直帮他思考为什么不举?不过我听说你们男生总进行这种话题。”

  “什么不举,别乱说。”叶修叹了口气,有些意识到自己不该从对方一句“我的淋浴露怎么变成如此龌龊东西”开始往后解释这么多,虽然基本都是女生自己猜然后逼问出来的,但他也是心太累了没防备,毕竟从来没遇见过这种事情:“最后我答应他考虑看看,他才把我放出来的。”

  “考虑看看什么?”苏沐橙有些茫然。

  叶修没说话,眼神凉凉地看着苏沐橙,后者惊呆了,然后噗地笑了:“等等不是你主动要谈的吗?为什么最后发展成这样了?你一下午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叶修喝了口水跟压惊似的,苏沐橙默默看对方喝水,也不笑了,假装正了正色,“那你怎么办啊,真的要考虑吗?”

  “就说真考虑这种问题,也不能对后辈下手啊。”快三十的人了还没有那方面生活的确很令人难以置信,叶修其实对这种事不是很避讳,只是没遇见对的人而且重心也不在这上面,就一直这么搁置了,如今是碰见周泽楷这个大难题才拿出来思考了一下:“我这其实也是缓兵之计,他好像真的出了点问题,说不定原因真在我,也不能不管。”

  “你想一边拖着他一边帮他说媒?”苏沐橙问,语气一顿,“不对,怎么原因在你了?你对他做什么了?还是就国家队你俩趴桌子上那事儿?至于么。”

  苏黎世那晚的事叶修自然不会说,所以就任由苏沐橙随便猜了,反正败坏的不是他名声,“就拖着呗说什么媒,我看他也就一时冲动坚持不了几天,哄着过几天自己就好了,哎你可别往出说,云秀也不许。”

  “哎我是那种人么,但你这个猜测,是建立在周泽楷对你的感情真的是身体冲动上吧?”苏沐橙问:“要不是怎么办?”

  “我是觉得是第十赛季把他打傻了,之后就留下后遗症了。”进了国家队后青年一直很专注于自己,这点叶修过去不当事儿,现在拿出来觉得都是伏笔,“不是也没什么怎么办。”

  苏沐橙追问,“还有你自己栽进去怎么办?”

  “不能吧。”叶修一笑,“栽进去了再说,但要真那样不是挺正好吗,问题都解决了。”

     苏沐橙觉得叶修这个心态要完。

  

  而周泽楷这边,心里也是揣着事儿的。明面上还跟往日一样,该练习练习该比赛比赛,什么都没影响,状态反而越来越好,队里人对此都没什么感觉,只有江波涛敏感察觉到了青年心境的变化,随口问问发生了什么,周泽楷摇摇头,“不说,怕不灵验。”

  江波涛想偏了,以为自家队长可能正在和妹子告白等答复呢,也没说什么诸如注意别影响比赛的话,毕竟这方面事情从来不会影响到对方。

  “队长队长!”杜明突然高喊,“快看有粉丝给你P了表情包,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什么我看看!”

  “哪儿呢哪儿呢转给我!”

  大家都在食堂吃饭,听见都兴致勃勃地刷起手机,周泽楷也刷了,就看见上次比赛他在选手席上打喷嚏的模样被人抓拍到了,他闭着眼张大嘴,旁边两个大字:超凶。

  “哈哈哈哈哈真的超级凶!”

  “队长好可爱啊这张!”

  “靠……抓拍毁容的魔咒在周队这里是不存在的……”

  “我记得,他当时那一个打得特别响亮,吓死我了。”孙翔说:“肯定当时有人骂他。”

  “谁敢骂我们周队啊?”

  周泽楷笑笑,不语。

  

  周六对战兴欣,青年心里难得有些小紧张,心慌慌的感觉。他比往日训练了更多的时间,让自己专注于电脑屏幕,不去确定是否是某个人解说比赛,以及会不会有变动。周泽楷其实心里知道叶修那天是在敷衍他,他说的事情看着像真假参半,但其实都是真的,可眼瞅着一个星期了,男人再未和他说过一句话,QQ没动静,租房也撞不见。

     周泽楷知道,这大概就是对方的回答了。可是一想到叶修大概以后都会躲着他,不仅是工作上会尴尬,私交怕也会有不自在。他过去从不过多注意这些,但今日这档子事扯上叶修,过去从未操心过的情绪居然都涌上来了,也是打得小年轻束手无措。

  比赛是轮回主场,来S市兴欣怕路上塞车所以时间往前安排,到的算最早,周泽楷他们一路进去都没遇见对方的人,就说估计要赛场上直接遇真章了。青年也没怎么刻意找叶修,但绕了一圈的确没看见对方,猜男人估计在兴欣那边也没想着过去打扰,结果刚要回轮回休息室反而撞上人了。

  “哟,气色不错啊。”叶修神态挺正常的,倒是周泽楷僵硬了下,然后才点了点头。

  “等下加油啊。”叶修说:“别因为输过就有压力。”

  “不会。”周泽楷这次很坚决地摇头。

  两人说了这么几句后便错肩离开了,周泽楷一路回到休息室,江波涛在里面说话,他坐在椅子上喝了口水,过了好半晌才意识到自己心在往下坠。他之前脑补了无数个同叶修见面的场景,但是没有哪个是像现实这样平淡的。

  这件事随后被暂时搁置脑后,周泽楷上场,高密度的操作与战术,青年眼中再次之剩下一片游戏特效的火花,身携杀气的枪王碎霜与荒火齐开,高密度射击出一片枪林弹雨,劈天盖地的绚烂依旧镇压全场。不知叶修是怎样评价的,结束后周泽楷出来大家也没特意说什么,照旧拍他肩膀夸他厉害,所以大抵是男人没像评价黄少天那样开他的玩笑。

      周泽楷坐到座位上,看了眼二楼解说室的位置,然后收回目光,继续专注于队友的比赛。

  比赛结束后照例要回去总结今日比赛,周泽楷神色如常,无悲无喜的和队友们互道了辛苦,提起包就要先上车,背影看得队友们面面相觑,总觉得队长哪里不对。但青年已经走出去很远了,他腿长迈得还快,走得是选手专用出口,结果一拐弯就撞见叶修了,男人大概是特意等在那里的,胸口挂着解说牌,靠在垃圾桶旁边抽烟,看见他出来了一笑,然后问:

  “今天怎么没超凶一个?我心里还一直念叨你呢。”

  “念叨我什么?”周泽楷心脏猛地颤动了一下,开口问到。

  叶修瞅着他吸了口烟,吐出来以后才慢慢说:“念叨你坏呗。”

  周泽楷垂在身侧的手指突然抽动了一下,整条手臂麻痹了,像是侵入了一种毒素,由着血液烧入神经,侵蚀了心脏。他慢慢走向叶修,走廊很静也很暗,像是布满着被风与海水侵蚀了小洞的隧道,光线稀稀拉拉地打到地面上,他的队友们还在不远处磨蹭,半开着的门听得见他们的谈话声,头顶也有观众推离席位的声响,明明那么热闹,却都与此时此地切割成二。

  说不清心里什么感觉,好像他来自大山来自大海,之前再怎么翩翩与潇洒,未来都要囿于这人手上。

  周泽楷走到叶修面前,抓住对方拿着烟卷的手腕往外掰了掰,自己嘴巴则代替那物上了男人嘴边,不过滑过去了,像是只觅食的雄鹰,转了一圈落到了鼻尖,很暖很轻的一下。

      叶修都没什么感觉,但他知道青年这是凶给他看呢。

  “嗯。”气息扑面又抽离,周泽楷直起身子,很认真地说:“所以你小心点儿。”

----------------

比赛略,输赢我不知道(喂),讨论也没啥意义,我们的主题是谈恋爱

评论(60)
热度(2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