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与红(5)

*娱乐圈paro,有包养

*自行避雷,懒得逼逼了

只想追文可只订阅TAG

全文目录

周叶本荆棘鸟购买链接——授权代理

三杀,都给我夸(


  叶修问这话的时候,声音很轻很低,像是怕惊扰到什么胆小的小动物,也像是要哄骗小孩子,劝对方乖一点,哥哥给你糖吃。得到的效果便是,那嗓音甘醇磁性,带着丝甜,尾音上扬,温柔又不正经。

  周泽楷目光直直冲着叶修,叶修也冲着他,表情无辜,像是自己也没说什么。前者眼中像是有什么水光晃了一下,显得整个人不再如刚才那样锋利阴郁,反而有些青涩的慌张。

  周泽楷到底是阅历不足,没见过叶修这般刚从别人手中将自己救出,转眼就要做同样事的禽兽。但叶修比张中之手段高的多,这句话,翻译成“你不想跪那我帮你”可,翻译成“你不想跪那你自己要努力”也可。

  换句话说,男人这话,就是让他自己选择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全凭周泽楷做主。

  反观叶修这边,其实并没有周泽楷想得那么多,他这话的确是有点想帮对方的意思,但却并没认为自己是要包养,完全忽视了他们刚经历过什么事情,而自己之前说的话,在外面那群人面前意味着什么。等周泽楷目光变了下,似乎带着点责备时,叶修才后知后觉,却也没觉得是什么需要解释的大事,就刻意忽视了。

  这什么反应超可爱,叶修装着表情没变,心里却被挠了一下,不过再想细细看时男生却已重新戴好了面具,表情再次密不透风地加固起来。

  “你多大了?”叶修不禁问。

  “对外18,身份证19.”周泽楷说。

  不少明星都是虚报年纪,叶修见怪不怪,只觉得对方说19也有些太年轻了,男生身材他见过了,刚才还摸了摸,练得是相当不错,个头似乎也和他差不多高,对方出道时间一定不会超过2年,倘若是按照轮回公司那边健身表严格控制达到如此地步,那这孩子意志力得多强啊。

  叶修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望洋兴叹。周泽楷身上湿了,周围也没合适对方的衣服,叶修便站起来出去,孙哲平站在门口,就在等他出来,叶修没反应过来便被对方扯过去,“我靠你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叶修说:“之前聊过几句,还救过我两次,还人情罢了。”

  “救过?”孙哲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倘若是这种原因,倒显得正常了,顿时松了口气,随即又想到什么,“不是,那你说得那么让人误会做什么,你知道今晚过后你就要转型了吗?”

  转什么型,不正经多年的人一口气20多个情妇都是小事情,他身边跟个人转身便是大新闻了?叶修没在意,他向来不在乎陌生人对他的看法,只是听孙哲平这么说道,忍不住琢磨了一下,“你的意思是,他们现在都觉得里面的孩子是我的人?”

  “可不是么。”孙哲平说:“你再晚出来会儿,估计就有人带摄像机进去录像了,故事我看都要编全乎了,毕竟廖延还在呢。”

  “他在怎么了。”叶修心不在焉,“那里面的孩子我带走吧,把他继续留这里也是给他们看戏。”

  “你想好了,你要是只是帮个忙,那你人就别带走,我让司机送他走,过阵子这事可能就没了,但你要是和人走了,这就是不是那个概念了。”孙哲平警告对方,“说到底你不过是还人情,那到这步对方就该感恩戴德了,以后的事情你别管,早晚他自己会走明白的,走不明白也是他的命。”

  孙哲平本以为叶修能明白了,却没想到对方沉默了半晌,问他,“这现在市面上,包养是怎么个概念?”

  “我操?”孙哲平惊了,“你真要动手?成年没?你是哪里来的大器晚成的老禽兽?”

  “瞎说什么呢,我就是问问。”叶修啧了下,拳头砸了孙哲平肩膀,催促对方,“问你话呢。”

  “我怎么知道我也没包过,但就是各拿好处吧。”孙哲平挠头,“咱们这行,大概就是你给对方路子帮对方走上去,然后对方给你他的肉体和甜言蜜语吧。”

  “没必要肉体和甜言蜜语吧?”叶修想了想说。

  “……那你是要养儿子,还是要扶贫?”

  “像我这样的大善人的确不多了。”叶修也知道那不可能,做作的摆了摆手,片刻后恢复正经,看了看门内,半晌开口,“他……挺像我当年刚出道那时候。”

  “你刚出道那会儿?”孙哲平之前从未见过周泽楷,自然不知道对方哪里像,但叶修当年刚出道时候遭遇过什么他是知道的,应该说,整个京城最起码都知道。

  叶修的父母,红极一时的知名演员与舞蹈家,从机场回家给他们的儿子庆祝生日时双双出了车祸,留下了叶修与他的弟弟。那年两个孩子不过15岁,孙哲平也不过大一点,依稀听前辈们又是感慨又是八卦地说起叶家夫妇的财产本要被亲戚们瓜了去,还是叶修找来廖延,大堂里放枪给守住的,之后钱6分给了叶家老人们养老送终,4分将自己的弟弟送出国,叶修则身无分文地跟了廖延,没过多久便踏上了他父母当年的那条路。

  等日后两人熟了,孙哲平也忍不住问过叶修,后者回话除了廖延睡他外基本都是真的,从此孙哲平就再也没对叶修与廖延的关系有过什么看法。他的确不知道廖延为什么帮叶修,也不知道叶修当年是怎么找到廖延的,但事情到如今,廖延对于叶修意味着什么他清楚,反过来却始终琢磨不透。只是抱着为了朋友好的心,孙哲平便觉得对方不该把廖延逼到什么地步,他现在就有很不好的预感:如果叶修今天不甩掉那男孩,那日后必然会出事情。

       “就是比我长得好看多了。”叶修又补充。

  孙哲平觉得叶修想法很危险了,刚要开口,周泽楷便出来了,男生似乎擦了自己的衣服,水迹似乎没那么深了,看见叶修和孙哲平站门口也没惊讶,点了点头,说自己衣服湿了便先回去了。

  “你司机呢,叫过来。”叶修吩咐孙哲平,后者气得牙痒痒,但还是打电话把人叫过来,眼见叶修要跟周泽楷一起离开,憋不住再次扯住对方,“你怎么也走了?”

  “我不想待着了,先撤了,你走不?”

  “我才不和你们走。”孙哲平不想也为故事添一角,忍不住往廖延的方向看去,“你总要打个招呼吧?”

  “不用,他找不到我就知道我走了。”叶修都没看廖延那边,反倒是周泽楷不知为何抬了头,看了过去,但很快便收回了目光。

  别墅在山上,要是没车这个时间说离开简直不可能,助理就开了一辆车,周泽楷的队友也还在,自然不可能带他回去,男生便道了谢坐上了车。叶修坐进去后示意司机先送周泽楷回去,然后就没事人似的闭上眼睛,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周泽楷坐在叶修旁边,两人隔着一定的距离,夜晚的路灯滑过男人平静而安逸的脸颊,染上一层温暖的光感。周泽楷看着这般没心没肺样的男人,表情阴晴不定,但始终没有出声打扰对方,一路沉默。

  叶修最终被道路的颠簸震醒,发现他们在一条狭窄的道路里穿梭,这片房子一看就是上了年头,但又拆迁拆不起,只好继续晾着。司机终于在一个铁门口停下,周泽楷打开车门,先朝司机道了声谢谢,然后又朝叶修道谢。

  男人今天是听够了对方的道谢,觉得这孩子真谨慎,半清醒半浑浊地揉着眼睛,朝对方点了点头。等他揉完眼,却没听见关门声,一扭头发现周泽楷还站在门边,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要上来吗?”男生的嗓音低沉,配合着夜色,有着说不出的旖旎。

  

  周泽楷住在三层,室内没叶修想的破,毕竟轮回也算是资金充足的公司,但周泽楷他们到底是新人,估计是最近刚红火才准备给他们换地方,客厅里放着队员们打包捆好的东西。

  “这里住了几个人啊?”叶修环顾四周,男生住一起难免乱了点,衣服也会乱扔,周泽楷给叶修腾出沙发上的地方,然后不知道去拿什么了,远远传来地方的回答,“三人,有个最近在他哥哥家住。”

  两个被带到派对,一个回家住,那现在这屋子里就剩他和周泽楷两人了。

  叶修这才醒过来,有点意识到对方为何让他上来,而自己下车,都意味着什么。

  像是要验证他的想法似的,周泽楷端着个杯子过来了,不是热水也不是饮料,而是红酒,怕是找不到脚杯,便拿玻璃杯代替了,搞得有点不伦不类。男生在叶修身旁坐下,默不作声地将杯子放在茶几上,叶修偏头看对方,发现男生眼神里似乎藏了什么情绪,便问,“你想做什么?”

  周泽楷看向叶修。

  “你想做什么,做到什么地步,想在这个圈子混成什么样子。”叶修托腮问对方,“想好了再答。”

  “要听真话,还是假话?”客厅只在玄关开了灯,周泽楷瞳孔颜色极深,额发落下来,面貌那般好,很容易让人看着看着就想吻过去。

  “真话假话我都要听。”叶修说。

  “真话是,我喜欢,我想要最好的生活,我想走到最高。”周泽楷眼睛带起了一种不可言说的味道,锁定住叶修,像是锁定了猎物,“假话是,我家里穷,我妈生病,我要钱。”

  叶修看着低着头的周泽楷,突然动了逗对方的坏心思,故意慢慢逼近对方,男人的气息铺张开来,对方擅长演戏,能将自己瞬间带入任何角色,包括一个情场老禽兽。

  周泽楷是能感受到这股压力的,要是别的男生在他这个年纪,要献身给一个男人,怎么都会颤颤,但周泽楷不,他就是直视着叶修,眸子无波地看着叶修,像是要知道他要做什么,能做什么。

  叶修伸手将周泽楷偏长的侧发挑起,别到男生而后,对方躲了一下,“我不喜欢别人碰我。”

  “你可以继续不喜欢。”叶修说:“因为我不是别人。”

  说完,叶修站起来,一手端起那杯红酒,一手握住周泽楷的手腕,问,“哪边是你的房间?”

  周泽楷就着叶修牵着他的动作,带对方去了走廊最里面的屋子,里面空间不大,但干净整洁,满是周泽楷的味道。叶修关住门,把人带到床边,将对方推在床上,自己坐在男生腿上。

  隔着夏日的单薄布料,周泽楷能清晰感觉到叶修紧实的臀部牢牢压着他的腹部,随后他感觉到对方的手摸上了他的胸膛,是很熟练的手法,揉了几下便勾起了他的情yu,“你会干男人……我吗?”

  周泽楷扬起脖颈,淡青色的青筋下滚动着躁动的血液,他刚要说话,牙齿便磕到了杯壁,微苦的酒液滚入口中,猝不及防吞下,顺着喉咙便是着火。

  “我不会喝酒,下次别给我。”叶修指尖微凉,顺着周泽楷的鼻梁一路滑下去,“我醉酒会很难缠。”

  “多难缠?”周泽楷压低嗓音询问,年轻人有力的双臂攀住男人后背,将对方桎梏,紧紧贴向自己,绝不会被认错的年轻雄性气息排山倒海,那眼中是一片绮丽,惹人垂怜逼人堕落。

  叶修垂下目光看着周泽楷,手中酒杯再次要往对方嘴里灌,但没成功,男生一把握住他的手,将杯子转了方向,那力气极大,叶修居然被制住,只能被迫嘴唇碰到沾着唾液的杯口,也喝进去一大口。

  叶修舔了舔杯壁,那是一种他不喜欢的苦,他的目光看向男生身后的墙壁,感觉滴落了斑驳的颜色,迷离地晃动起来。叶修忍不住伸手想摸过去,却摸到了周泽楷的脸,对方的睫毛很长,在他手心里骚动。

  杯子砸在地上,天旋地转,叶修被按在床上,感觉有人压过来,力气像是要弄死他,他喘不过气心说这是打炮还是杀人,结果酒液从什么柔软的地方对准他嘴唇挤进来,一起来的,还有男生滚烫的舌头。


评论(123)
热度(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