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与红(3)

*娱乐圈paro,有包养

*自行避雷,懒得逼逼了

只想追文可只订阅TAG

全文目录

周叶本荆棘鸟购买链接——授权代理

请给点评论,让我知道我没有被买粉,球球各位老板了


  叶修见到苏沐橙时对方手里提着刚送来的蛋糕,两人拿着两把小勺,直接在化妆间里直接吃了。苏沐橙晚上还有拍摄,本来要取消,但叶修这边晚上也有了约,便决定还按原计划,见面吃个蛋糕也算是圆了这十周年纪念。

  叶修晚上要去见的是廖延,对方也记得这大日子,非要给叶修半个小型生日宴派对,直接做主连请柬都写好了,不外乎都是京圈和演艺圈的大头们,说白了就是要叶修多走动走动,不要那么独。叶修向来不关心这些,而且距离对方上次这么大张旗鼓还是五年前,面子给就给了,苏沐橙不太喜欢廖延,但碍于男人一直在她和叶修最困难的时刻给予资金上的帮助,表面上也就说得过去,只是私下不来往。叶修觉得挺好的,说也省的你被狗仔拍到乱写新闻,苏沐橙便反问你被写的还少么,男人淡定回答:习惯了。

  蛋糕是苏沐橙亲自看图册选的,不大,正好够两人吃,女生一边吃一边拿手机给叶修拍了几张照,很快自己那边的就被挖光了,叶修便不吃了,把蛋糕整个推过去,让女生消灭。

  叶修特地跑一趟,不过也就待了一个小时,之后便起身回家换了身衣服,然后廖延的车卡点似的就停在了楼下。叶修还住在他七年前住的地方,当时对方靠着演技小红,嘉世给了他当年他们能给的起的最好的房子,但放在现在怕是流量小生开局都能住的比他好。廖延不是没想过给对方塞房子,但有一次强迫性地写了叶修的名字,对方不仅不住,还故意半价卖出去了,然后卖的钱连同十条芙蓉王打包托助理还给他,气得廖延都笑了。

  太有脾气,没办法。廖延总这么同别人形容叶修。

  叶修上了廖延的车,后者坐在后排上下扫视了他一下,便示意司机开车。等车发动了才问,“怎么不穿我给你拿过来的那套?”

  “肚子绷。”叶修说:“刚和沐橙吃完蛋糕。”

  扯淡。廖延低声笑了,苏沐橙天天喊着减肥,蛋糕别说不会买大的,就说叶修这过去饮食不规律而饿出胃萎缩的肚量,能吃到什么样才能扣不上西装?说到底还是不想穿。但他也懒得计较,他对叶修的宽容度,能比海深。

  轿车很快便出了城,往郁郁葱葱的盘山路上又开了半个小时,这才到了一栋别墅下。日落在山尖只剩薄薄的一层光线,喷泉池里的亮灯定时开启,外围保安检查着进入的车辆,专供停车的院落里已经有不少豪车,眼瞅着还有记者在外围调整着装备,显然是大人物们都来得差不多了。

  “没事,打过招呼了,没人敢乱写。”廖延说:“两届影帝,这仗势已经算低调的了,生日总要占个头版吧?”

  廖延这话都没想让叶修回答,他知道什么是叶修不会答应的,什么是叶修无所谓的,好比现在,就说他去请个杂技团过来喷火,对方估计眼皮都不会眨一下,还是照例吃完便走。

  叶修和廖延自然是一起进去的,先来的客人在花园里已经自发性地攀谈起来,见到主角来了才停下手头的事情,一起鼓起掌来。廖延这时便转身去一旁拿酒,不会站叶修旁边,但比起叶修,不少人却是冲着他来的。

  “廖总,好久不见了。”一名年轻男子穿着精致且价格不菲的西装,适时走过来,身后跟着个男孩,“您最近很忙啊,好久不来我们公司了。”

  “还行。”廖延抿了下唇,似笑非笑。

  要说廖延的身份,京圈里要是有人不知道他,那便不配说自己混成了什么样,连同演艺圈也是,知道他真正背景的人少之又少,但倘若只当对方是个电影投资人,那怕是过于孤陋寡闻。

  上世纪80年代末,H省从G省独立,商业的淘金浪潮中崛起了一批商业巨鳄,廖延的父亲便是从那批浪潮中红起,但早在他爷爷那辈,家里便已经是B市声名赫赫的当年功臣,具体早已不便提起,但这顺风吹得是更上一层,然后廖延,便是在那时出生的。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从未吃过真正的苦,廖家一脉三女一男,廖延的父亲晚来得他一个儿子,全家上下宠得上了天,没把廖延养成个混世魔王,还是多亏爷爷的血性脾气,廖延从小心思不在正道,还好男色,但善交际,也聪慧,在电视上看多了漂亮的小男生,非要一门心思走娱乐圈,家里任由他玩,却没想到对方居然凭着一己之力,连连捧红数位明星,甚至包括港台的几位,都有过红极一时的时候,最巅峰的大街小巷都能全是那明显的歌;人们都能说出那明星演过的那部电影的名字。

  如今时代变了,过路明星跟割韭菜一般来了一波走一波,当年的那个感觉越来越变味,廖延便也折腾的少了,但二十多年的人脉已经让他成为京圈不可或缺的灵魂人物,数以万计的明星抱着一个梦跪在他脚边,求他垂怜求他睡。而且廖延的风评是出奇的好,从不勉强人还没怪癖,离开了几人都混得有头有脸,自然不少人争着抢着上,就是一点——对方换人的确如换衣。

  所以这就显得,叶修很特殊了。

  “廖总,这是我们公司新来的艺人,孙白磷,白磷,还不给廖总倒上?”年轻男子与廖延干杯完,借机拉出身后的男孩,对方拿着香槟瓶,一双清亮的眼睛看着廖延,温顺地给廖延再次满上,出声道:“廖总,请。”

  廖延听声,眉毛不易察觉地动了一下,但还是让年轻男子抓住了,笑了笑,“别看他年轻,但嗓音却很独特,是我们新抓的宝儿,有人说他的声音像叶神呢。”

  “张哥又取笑我,我怎么能和叶先生相提并论。”男孩脸上一红,但出口的嗓音,还真是9分相似。

  “你叫孙白磷?”廖延问,见男孩点头,便笑了,“不错的名字。”

  有戏。张哥内心一片欣喜,早听闻这廖延阅人无数却始终搞不定个叶修,居然是真的,之前有人送过对方长得和叶修相似的,直接被划了脸送回来,大家当时以为是因为叶修不给廖延脸,后者不舍得动正主,就拿别人撒气,结果有人不死心送了个背影看得像的,居然就收了,大家这才渐渐明白,冒牌货一定要明白,自己是冒牌的。

       ……

  叶修这边拿果汁打完一圈,终于得了空抽身,赶忙躲进花园巨大的灌木从后歇歇,却没想踢到什么,直接栽过去,落地前叶修感到一股熟悉的大力扯住他腰,下一秒他身体凌空翻了半个圈,一屁股坐到什么人身上。

  男人在草地上稳住身体,摸了摸自己屁股下的东西,好像是条大长腿,肌肉的紧实度恰到好处,捏了两下,立马有人包住他的手掌,压在上面不让动了。

  叶修偏头,看见一对熟悉又没有什么情绪的眼睛,忍不住乐了,“钢管舞小孩,咱俩有缘啊。”


评论(58)
热度(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