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94)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荆棘鸟购买链接——授权代理

阅读前必看!!不看的话受到任何伤害都别觉得委屈(

BGM:Ref:rain

  

  叶秋怕自己一直盯着周泽楷看让对方感到不自在,便又找了话题,问起对方最近比赛如何,问起对方是不是打算今年退役。

  电竞行业跌跌撞撞却又在稳步推进着,一晃眼数十年过去,政策规定都变得相当有规模,再也不是老人不曾听说父母只会想到玩物丧志的概念,连相关产业都被带动起来,这样愈演愈烈的情况下大批人选择专业从事电子竞技实属正常,大家的退役年龄也在无限后延,但周泽楷的确是很久了。

  “那你是打算留战队吗?”见周泽楷点头,叶秋想起偶尔瞅见的荣耀那边的消息,自然知道对方这个香饽饽多抢手,“怕他们不想放人吧。”

  “合同到期了。”周泽楷解释,“想要留,要天价。”

  叶秋听出周泽楷意思了,对方没心思留下但不好直说,便开高工资,换句话说其实还是劝别想。于是点点头,又问,“那你自己是已经有想法了?”

  周泽楷看了眼叶修,后者正低头在自己盘子里挑着鱼刺,没搭理他,前者便只好自己开口,“我……也打算出国。”

  “为什么?”叶秋有点急了,他原本还指望周泽楷退役后能把叶修拐回来呢,他都想到诱惑对方来自己公司工作,结果也要出去?

  “叶修喜欢。”周泽楷看得出叶修对目前从事的游戏工作很满意喜欢,所以他问都没问,直接全力支持。周康烨和周莉莉自然举双手赞成,尤其周莉莉,听说后差点直接抄起香槟瓶驱车十几小时去找叶修干杯。周家夫妻二人常年在M国,但唯一的儿子过去说什么都不愿过来,如今为了媳妇儿居然主动要来,周莉莉啧啧感慨了一番,完后挂了视频就拽着周康烨直接去给小两口置办房产,现在已经基本齐全,就差周泽楷退役人过来美滋滋了。

  那边美滋滋,叶秋这边脸就要垮下来了,他哀怨地看向叶修,后者终于说话了,“八字没一撇的事儿呢,说不定小周今年状态还绰绰有余,又再来一年,别老想太多,就说是又怎么了,我又不是不回来。”

  叶秋才不信对方鬼话,过去每年男人因为周泽楷在这边再加上父母年纪大了不方便走动,回来得还算勤快,但要是少了周泽楷这个中坚力量,以后回国只能次数大打折扣啊!

  周泽楷跟着微笑却不吭声,房产的事情他还没告诉叶修,怕给对方压力,而且也更希望男人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反正只要对方的生活中有他,那么怎么都好。

  周叶两人在B市待了三天左右,期间又回家里吃了顿饭,叶母果不其然也旁敲侧击打听起周泽楷关于退役后的想法,想必是叶秋已经负责人地告完状了。叶父照例没一起,但在两人打道回府之时与对方在门口撞了个正着。老人远远看见叶修和周泽楷,朝他们点了个头,便头也不回地进了家门。

  叶修握住周泽楷的手,后者回握住,两人对视一眼,不知怎么的就笑了,随后相携着离开。

  

  除夕将至,周泽楷订了最南端H市一家私人酒店的海景房,打算带对方去暖和的地方过冬,家里的猫咪也跟着一起走航空服务运过去。原本周泽楷计划着去希腊或者夏威夷,但叶修说什么也不愿意坐那么久飞机,说每次回家这几趟就够受的,他便作罢。

  大概几年前,周泽楷当年和叶修在同一小区的房子地址暴露了,大批粉丝涌入小区,想方设法通过安全门上楼,往周泽楷家门口塞情书蛋糕甚至是自己穿过的内衣,还有人天天蹲守,赶了好几次都没用。因为给居民出行和安全都造成了困扰,周泽楷很快便搬走了,两套房子先后也都卖了出去,如今他选了偏僻安静,保安系数也更高的别墅区,装修按照叶修的喜好,东西都是成双的。

  旅行前一晚,两人照例运动了一番,洗完澡后叶修侧着身子便睡着了。云云从门边挤进来,跳上床把脸贴在男人脸旁卧着,很快又跟进来只暹罗,也要挤上来睡,这是后来周泽楷买回来给前者作伴的,起名笑笑,是只母猫,但很悲惨的是云云已经被切过了,为此叶修还调侃说周泽楷小心眼,自己不能生还不成猫之美。

       周泽楷说你等着,你看我将来不操 /到你生的。

  周泽楷胳膊肘撑在枕头上,在夜色中看着怀里的叶修,手从对方鼻尖轻轻滑到嘴唇,又执起对方手指看,想到藏在柜子里的盒子,心底有些痒,也有些紧张。

  曾经他不喜欢任何束缚,但如今却有个贪念在心底,时时刻刻提醒着他有多道貌岸然。他从未问过叶修对结婚的看法,两个男人过日子不需要那么矫情,是他,是他如今觉得还不够,想要让所有人知道叶修是他的,想要两人走遍所有夫妻应该走的流程,束上一层莫须有的保证,这个人就说是死,也要死他怀里。

  “闹屁呢,睡觉了。”叶修被周泽楷的小动作折腾得装不下去了,烦躁地反转过身子面对对方,一把搂住对方脖子,将人拖到自己胸口搂着,拍孩子似的拍着对方背,鼻音重重,“睡吧睡吧,乖。”

  周泽楷笑了一声,沉默了一阵后突然开口,“我之前有一次做噩梦,梦见我们老了。”

  叶修没吭声,呼吸均匀仿佛是已经睡着了,周泽楷便接着说,“你早我先去了,我在梦里哭了,醒来你也不在我身边。”

  叶修没睁眼,但呼噜呼噜周泽楷的头发,“瞎想什么,说不定我比你还长寿呢。”

  “那我走了,你会找别人吗?”对方抓住重点。

  “不吧,但也说不准,万一搭伴过日子的话……哎哟别——别、别咬,错了错了别闹——”

  周泽楷放过对方胸口,表情有些凶,“不许。”

  “你讲不讲理。”叶修哭笑不得。

  “不讲。”周泽楷把人压下去。

  

  因为周泽楷还在比赛期,春节休息时间有限,叶修其实不想让对方来回跑得累,本想说算了别出门了,但转念想想钱都交了,也就随对方了。飞机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行程,到达祖国南端海岛,H市这个季节正舒服,轻微的凉意并不碍事。两人平日常用的手机一关,只开私人手机,早上睡到自然醒,吃过早饭便去周围景点乱绕,晚上就在海边骑车子,宵夜、水果、海鲜的摊位直到深夜也火爆,饿了就街边一吃,回去床上运动一下,小日子逍遥得不得了。十天下来,叶修肉眼可瞧见的滋润了,皮肤状态好到晚上海边遛弯时都能让妹子瞅好几眼,但据本人说,最多一眼是看他,剩余的都是给他身边某位帅哥的。

  清晨到黄昏,海边沙滩到床边一口酒,这是周泽楷记忆里和叶修和好后,第一次度过没人打扰且24小时相伴的假日。看叶修的眼神也就更为热烈浓厚,还不让对方反过来也盯着自己眼睛猛瞧,一本正经说外面不许回看他,否则他就不憋着了。

  休假的日子流水一般滑过,转眼便是他们回S市前的最后一晚。两人照例沿着海堤散步看落日,然后随便找了家街边饭店吃,出来时夜幕已垂下,街道和沙滩上人不少,这片在办烧烤活动,简易桌椅上坐满了吃烤串的人,远处架起了临时舞台,供客人上去高歌一曲。

  周泽楷看过去时正好有一桌年轻人推着他们中的两名女生上去唱歌,歌曲他恰好听过。很久以前全明星周末上苏沐橙和楚云秀也唱了这首歌,那次他在这首歌下,KTV包厢里,亲吻了叶修的嘴角。

  “哎那边有烤甘蔗。”叶修最近喜欢上了吃甘蔗,就爱烤得噼里啪啦一根切成几段,装袋子里提回去,等看电影时和周泽楷吃,“你在这儿等我,我去买两根回去吃。”

  男人踩着沙子走过去,海风掀起对方的衣角,男人鞋底扬着轻沙,发丝被吹乱。周泽楷看着对方的背影,远处云海缭绕,洪波涌起,突然喧闹声、歌声、海浪声……渐渐消失,世界都安静下来。

  像是一场电影按下暂停,周泽楷清醒过来,这些天一直拥有的惴惴不安与焦虑显得自讨没趣。这的确实是触手可及的现实,而不是他潜意识总想着的黄粱一梦。

  周泽楷的一腔孤勇与爱,想要一分一毫都不留地献给一个人,连同他的后半生一起都恨不得签在合同上,郑重递给对方,要扔要烧要保留都随便。但七年,也许更久,他更换了全身的细胞,成就了事业上、荣耀上他人难以企及的新高度,但在面对叶修时却永远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幼稚偏执,患得患失,却又无比满足。 

  “有点烫,我提着吧。”叶修回来了,手里提着个被热气充满的袋子,刚抬头去看周泽楷,便被对方默不作声地揽入怀里。

  “怎么了?”男人没拒绝,腾出一只手回搂住面前人,“我不就出去了几分钟么,这么想我啊?”

  周泽楷的人流中紧紧抱住叶修,脸埋在对方肩膀。

  回到房间,叶修被周泽楷抱到床上,两人拥吻,后者肩头轻颤,比平日还要主动热烈,叶修不紧不慢地陪着对方的节奏,手在对方后背轻缓地揉捏。

  “我……”周泽楷想开口,叶修一根手指堵住对方嘴,轻嘘了一声。

  “我知道。”叶修揪住周泽楷领口,将人拉下来,自己迎上去亲吻。

  周泽楷眼圈发红,鼻子也微带痒意。七年的异国恋情,聚少离多,不是不吵架,不是没累过,但最终还是会彼此追到对方所在的土地。“舍不得”根本无法形容他们的感情与所受的磨难,可千言万语却又略显矫情,周泽楷给叶修写过长而腻人的信,也在键盘上敲打过上万字详尽的思念,但如今终于可以一直在一起,他却做不成什么爱情的诗人,颠来倒去,不过也只想对叶修说六个字。

  我想你,我爱你。



下章完结。

评论(63)
热度(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