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91)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荆棘鸟购买链接——授权代理

阅读前必看!!不看的话受到任何伤害都别觉得委屈(


  周泽楷气鼓鼓的情绪还未在巅峰值维持多久,便被叶修这一声唤“噗嗤”戳破了。他只好呆呆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心想:说不得,骂不得,他能拿这个人怎么办呢?

  他没任何办法,爱情这种事情先动情者先输,先被吃得死死的。

  周泽楷手扶在叶修肩膀上,轻轻拉开两人距离,怕自己的血滴到对方身上,随后便快步往洗手间走去。叶修要跟上,被叶秋拉住,后者气急败坏地压低声音,“他这么大个人处理不好鼻血吗?你这都要跟着?!”

  “你过去和小周说话不是这样的,你变了。”叶修指责。

  “还不都是你!”叶秋要气死了,早知道这俩人在他眼皮子底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这样那样,他,他——

  “你还是人吗?!比你小5岁的男生你都动?!”

  “这是哪出?”叶修惊奇,“咱们隔壁老刘的媳妇小他12岁呢。”

  “这是一码事吗?!而且要不是我过来找你,你说,你要多久告诉我!”叶秋咬牙。

  “我这不是知道你不肯定不同意么。”叶修笑容减下来,摸着烟包,手指弯曲从底部敲出来一根,“你身体不好,我不想让你费心。”

  “你什么意思?”叶秋目光里透露着难以置信,“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而且你明知道我不同意家里不同意,你还非要这样做?叶修,你这辈子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你能不能稍微为我想想咳咳——”

  叶秋猛地咳嗽起来,眼旁涨红,脸色却苍白起来,叶修赶紧去抚对方背,好声劝道:“你别生气是哥混蛋,消消气消消气——我其实也不是说这辈子就真和咱爸妈断绝关系了,我舍得吗?我这不是想这是先稳住他以后再想法子吗?”

  “要是没法子呢?”叶秋揪着胸口的布料,肩膀微动,一字一顿,“上次是十年,这次呢?”

  “总会有办法的。”叶修回道:“如果没有,那也是应该的。”

  叶秋说不出话。

  洗手间大门敞开,周泽楷走出来,衣服上的血迹被对方用毛巾蘸湿后仔细擦了。青年抬头,朝着叶秋礼貌地点了点头,道了声我先出去你们慢聊,便谁也拦不住地离开了。

  出了门,一路直走至电梯,周泽楷按下1层,大门缓缓合拢之际被人一把伸手拦住,咣当一声,叶修带着笑把身子挤进来,青年吓了一跳,赶紧按了开门键。

  “你做什么?”周泽楷蹙眉,怕叶修受伤,将人拉过来好好查看,电梯合拢向下,男人懒散着调子说:“我不是怕你走了么。”

  周泽楷动作停下,轻声解释:“我就是下楼去开个房。”

  “怪了,我还以为你得气走呢。”叶修奇了,“长大了啊?”

  周泽楷听此轻叹了口气,伸手扣住男人的后腰,拖到自己身侧咬耳朵,“不敢走。”

  他最吃教训,一意孤行曾害他失去过叶修,这次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离开对方,抓住了便是一辈子,对于现在的他们而言,除了生死,还有什么能是大事?

  “你们家里人说事,我回避的好。”电梯打开,周泽楷到前台去开房,明显今天不打算回去了。叶修晃晃悠悠地跟在后面,一路看着对方登记拿好房卡,上楼刷开房门,这才冷不丁一声,“哦,怎么,还当自己是外人呢?”

  周泽楷一愣,扭头去看叶修,却被对方搂着腰推进了房间里。大门被对方抬脚磕上,周泽楷一路后退,最后被叶修推倒在床,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爬到他腰上坐着,喉头忍不住狠狠滚动了一下。

  “我可是为了你,都没回去的地儿了。”叶修弯下腰,额发散落在周泽楷眼前,目光凝视着,语气带着故意的调侃,“你说怎么办呢~周队?”

  周泽楷心如鼓点,嘴唇微动,随后将人掀翻在床。青年捧着男人的脸颊,双唇在对方唇/ 齿间粘/ 腻的磨 蹭 吸/吮,后者手指顺着前者的发丝缓慢地撩拨,不紧不慢地配合着激/ 烈的亲吻,空气灼热起来,周泽楷手顺着叶修胸膛向下,眼瞅着要发展过线了,突然身子一僵,嘶了一声。

  “磕着了?”叶修嗓音沙哑,手指揉了揉周泽楷伤口旁,“你这是来得时候撞到了,还是和人打架了?”

  “不重要。”周泽楷将叶修抱在怀里,脑袋埋在对方脖颈旁,像小兽一样。室内静无语,两人躺了会儿,周泽楷才又问道:“为什么不和我说?”

  “你那时也没和我商量啊。”叶修两指夹了夹青年鼻尖,没什么情绪道:“老头子能松口已经很好了,说实话我都没想到他能那么和我说。”

  “怎么说。”

  “他说我儿子一直在向我证明他的选择可以得到很好的结果。”叶修回答,“但除了叶秋和他和我妈,没人会认可也不会在乎我这个选择。”

  “叶家在B市本就枝繁叶茂,再加上社会影响,挨个通知都要一阵子,的确够他们说个一年半载,再逢年过节拿出来感慨一番,这的确是事实。”

  男人语气温柔,周泽楷静蜷在对方身旁,紧紧握住对方的手,说不上什么滋味,又是生气又是心疼,恨不得全替对方受了,“你会后悔吗?”

  “这有什么好后悔。”叶修发笑,“难道……你不肯好好待我?哎哎开玩笑的别急——”

  周泽楷被重新摁回到某人怀里,对方手抚摸着他的肩头,像是无言的安慰,“我从小到大一切选择都是我自己决定的,不经旁人扭转,所以是福是祸都是我自个儿担着,索性运气不错,截至现在都没什么好后悔。”

  “别看叶秋闹过来了,他其实可心疼我呢,对你态度今日不好也不是针对你,估计是我气到他了。”

  周泽楷摇摇头,没说话。

  “好了,就先说这么多,我先上去搞定他。”叶修拍拍周泽楷示意他起来,然后翻身下了床,“你……”

  “我在这里等你。”周泽楷说。

  “好。”叶修一笑,摆手出门了。

  屋内恢复宁静,周泽楷仰倒在床上,用胳膊捂住了眼。

  叶修回到叶秋所在的房间,天色渐渐黯淡下来,叶秋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脸庞被日落的金光渲染,看见叶修回来了便慢慢转过脸来,看着对方,眼中是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叶修看着这一幕,过去搂住叶秋,“你别气了,是哥哥不对,让你丢人了。”

  “你还是不懂。”谴责,委屈亦或是愤怒,化为点点水光坠在叶秋眼中,让他气得牙痒,恨不得捣面前人一拳,“我再讨厌同性恋,讨厌你喜欢男人,你都是我哥哥,也先是我哥哥,我气得是什么你到底懂不懂?”

  “我懂,我知道你的意思。”叶修紧紧搂着自家弟弟的头和肩膀,温言劝道:“要不是你我也不敢放心走那么远啊,再说了,我又不是不回来了,你帮我好好稳住咱爸妈,嗯?他们要是还生气不让咱俩见面,我就偷偷会见你,好不好?偷情一样。”

  “你还会不会说人话!”叶秋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拿什么表情面对这个满嘴跑火车的人,别扭地从对方怀里钻出来,一丝不苟地整理好衣服,冷冷开口,“咱妈其实早就察觉了,爸能瞒得住什么?但她老人家一声不吭连你都不过问,你难道不清楚她多生气吗?”

  “所以我不在她们面前碍她们眼啊。”叶修振振有词,叶秋无语,他来本是气不过来问罪的,但在周泽楷来之前两人便沟通清楚了出国这件事并非被迫,而是叶修自己调整后的结果。如今叶秋虽然还是生气,还是不想让对方出去,不能接受对方和其他男人的关系,但他其实不知该如何劝说,有用吗?叶修如果能听那早听了,不能支持是一回事,能有效劝阻又是另一回事,叶秋现在的心情近乎气急败坏的无奈,是无可奈何。

  他与叶修未出生时便在一起,他们是双胞胎,是世界上最懂彼此的人,他深知对方这样做不会是因为一时冲动。苍白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他劝,怎么劝?为什么不让对方和周泽楷在一起?因为与当代大流不符?因为会遭人唾弃?因为大部分人都是与女成家?还是为了家庭为了他们的脸面?这些……哪个是为了叶修呢?

  从那年叶修背起他的背包踏出家门的那刻,叶秋便该看穿今后的未来,是八匹马都拽不回的叶修的固执。

  “你真想,这辈子……”叶秋说不出口,“别说你们,普通男女都不一定能一生一世一双人,你们这,你还要出去……你要出去几年?”

  “说不准,现在说这些都太早。”叶修没想好,坦然道:“但少说有个五年吧。”

  “难怪爸爸同意了,他怕是猜你们自己就会折在距离上,现在懒得理你。”叶秋终于想通了叶父暗含的态度,无不讽刺,但也松了口,“反正我管不了你,随你便吧,我是不信你们还能维持下来,尤其那个周泽楷,长那样还要什么有什么,就你一老男人谁等你啊。”

  “你怎么能把自己也骂了呢?”叶修目光满是怜悯,“而且照你这么说我好歹已经是有夫之人,你个单身狗——哎哎……别动粗!别动粗有话好好说手手手哎哟——”

 

  送机时叶修只让周泽楷跟了去,别人都止步在了宾馆门口,用男人的话是十几个小时的距离而已不想一大帮子人送闹得跟什么是的,也不想看哭唧唧的煽情。兴欣众人听闻集火了叶修,把人折磨得笑脱了力才归还周泽楷,在出租车驶离的原地摆手。

  周泽楷的手全程握着叶修的,听对方同他聊,有关未来,有关后续,都很美好。叶修说想等苏沐橙退役后看看对方愿不愿意也跟来,如果不愿意那和陈果一起搞点小买卖也不错,小周嘛自然是看你了……

  周泽楷一直凝视着叶修的侧脸,深情又眷恋,叮嘱对方注意安全,但其余什么也没多说。

  “我下下个月就回来,机票贵点怕什么,哥现在付得起这个费用,回来看个小男友多值得。”叶修想逗周泽楷笑,后者便笑了,但心道对方那点存款,还是他养着对方好了。

  “这个等你想我的时候再打开。”叶修过安检前递给周泽楷一张折起来的小纸条,想了想后拍拍对方脸颊,“好歹轮回在你手里也要拿个三连冠啊,对不?”

  “五连给你看。”周泽楷握住叶修温热的手背应允,“但那时候你要回来,因为下了场我要吻你。”

  叶修离开后周泽楷在机场外等着,看着一架架起飞的飞机从他头顶划过,算着男人那班飞机的时间和模样,细细数着,慢慢看着。

  那晚夜色极致温柔。

       当叶修在云层之上横渡海洋时,他关闭的手机微博里更新了一条来自特别关注的消息,可惜男人睡着了,所以他并不知道,这条来自某人不署名的消息引起了多大的轰动,并且会无限持续下去。

    【周泽楷V:假如赢了,荣耀是战队的,而我是你的。】

  周泽楷亮着灯,在某人离开的6小时后的深夜因为想念,打开了内里署着【给周泽楷】的纸条。

  【走过不少路,看过不少花,最后只想与你成家。】






叶修在回应86章的话,你们不用瞎翻了我帮你们指路(

95章完结(比预想的晚了5章

评论(69)
热度(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