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90)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荆棘鸟购买链接——授权代理

阅读前必看!!不看的话受到任何伤害都别觉得委屈(


  一声操都来不及喊出口,张一动作却比脑子要快,迅速抬起胳膊护住了头,周泽楷这一下居然是实打实的狠,剧痛下酸麻扩散至整条手臂,顷刻间便丧失了行动能力。目光无意与周泽楷相撞,张一浑身都绷紧了,他看得出来,一击没中,对方还会继续。

  周围人全都没能反应上来,毕竟他们大部分人只会在游戏中打打杀杀,现实里最多拍死只虫子,直接抄起椅子正面刚真是联盟里见都没见过。杨柯整个人缩在墙壁旁,恨不得身体完全贴上去,嘴里发出了惊恐的叫声,邱非反应了过来,一把从周泽楷后面扯住椅子腿带了一把,椅子错过张一抡到墙上弹飞,摔在地上发出震天巨响。

  “都愣着干嘛!”邱非厉声朝队员喊道。

  “这里是嘉世,你动手也要想清楚!”随后男生面对周泽楷,又是喝止又是善意警告,青年听闻缓和了动作,一拥而上的嘉世队员将他往后推。一般人挨这一下早吓蒙了,但张一不会,他少说也是半个练家子,而且拳头路子是实打实打出来的,只是在一开始小看了周泽楷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要说有人被伤到会恐惧,那张一便是会被彻底激怒,男人一声不吭地站起来,在众人来不及反应前拨开他们,朝着周泽楷飞起一脚,后者躲过,对方一脚踹在墙角的网线盒上,塑料盒子顿时分崩离析碎了一地。

  下一秒,两人直接厮打在一起。

  拳头和拳头打在身上是实打实的重音,这不是市井掐架,是真正的互殴,张一拳头极硬,两拳打在周泽楷下巴和喉咙上直接见了红,但后者眼睛都不眨,锁住男人胳膊将人甩在地上,扯着对方衣领一拳接一拳地往男人脸上砸,干净的地板上洒了一串血珠。拦架的嘉世队员吓白了脸,好不容易将其扯开,张一眼睛都红了,周泽楷沉重喘着气,都挂了彩。

  “这是做什么?!别打了——”夏仲天姗姗来迟,他被人通风报信,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一看现场顿时惊了,“你们!你们怎么就打起来呢?!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啊!”

  他扭头想找邱非,发现对方并不在拉架的那帮人里,四边找了找才发现男生拿着个类似长棍的东西站在摄像头下,摄像头被对方的队服罩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邱非,这到底怎么回事?”夏仲天急忙走过去,邱非看了看周张二人,答非所问,“我看,咱们不如先给张老板止血吧?”

  张一被夏仲天扶进了训练室,邱非则带着周泽楷进了对面的会议室,有意将两人隔开。周泽楷进去时还把折了腿的椅子带回去放好,道了声歉表示会赔偿。

  邱非无所谓那点钱便什么也没说,他蹙着眉,想问周泽楷点事情,刚准备开口便被对方抬手示意稍等的手势打断。青年从兜里拿出手机看了眼,立刻换成了双手操作,然后快速回拨了一个号码。

  “怎么了是前辈吗?”邱非察觉出来,周泽楷极快地朝对方点了点头。电话那边似乎就在等青年回电,秒接,但声音压得很小,邱非听不见叶修说了什么,但光是从周泽楷的表情上来看,便知道前者大概是无事安全的。

  而且,邱非也觉得有些事情,自己不必再过问。

  邱非对周泽楷的认识只限于荣耀技术与实力层面,其他的他没兴趣,也没道理去了解。他开始注意对方是因为其与叶修渐渐愈加亲近的距离。一开始邱非不曾往那种方向想,之后想了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今日当机立断帮周泽楷也是顾及了叶修,如果他的猜测没错,那么青年的这起暴力事件捅出去不止嘉世可能遭到牵连,叶修也会出事。

  此时此刻,邱非难以形容此时面前的周泽楷是什么模样,要说对方刚才还是默不作声地戾气四溢,那么叶修一通电话后对方的眼神就变了,像狂风暴雨过境后的大地,湿润,安静而柔。

  这份答案,比什么回答与解释都直观真实,也让男生不后悔刚才多管闲事。

  挂断电话后周泽楷看向邱非,简短解释,“前辈在宾馆,还有别人在。”

  “别人?苏沐橙前辈吗?”

  “不知道。”周泽楷说,“我现在过去。”

  邱非不太明白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周泽楷明显也是一知半解且不愿多说的模样,便不再过问,也不打算去掺和,一声有事找我带到了便可,周泽楷显然接受这种方式,青年下巴青了,脖子也有红痕,半个腹部都呈现青紫,邱非手里的东西基本不对症,周泽楷不在意,急着走,拿酒精擦了擦伤口便穿上了外套,结果转把手一出门,正好又撞上张一。

  这两人到底什么仇,在座其余人都在想。

  要说原本邱非以为周泽楷伤得不轻,但一看张一他便知后者武力值了。张一半张俊脸毁得七七八八,眼角青了一大块,杨柯气得脸都红了,一看见周泽楷便指着对方鼻子吼叫,“你看我不把这事曝光出去!我让你在这里混!滚蛋吧你!”

  张一看了眼杨柯,对上周泽楷,“你他妈怎么这么野,打人不打脸知道吗?”

  张一语气里的平静出乎邱非意料,他看向周泽楷,没想到后者踏出一步,点点头便接受了对方的指责,“对不起。”

  “是我冲动,医药费我付,想揍回来改天约点。”青年开口,“但你嘴欠,你活该。”

  “什么?!”杨柯难以置信地叫出来,刚要上前,被邱非拦住,张一没说话,周围人惊疑不定,还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什么情况?刚才还打得要杀人似的,怎么休息了会儿就彻底变态度了?

  邱非却是想明白了,这件事其实周泽楷最有错,是他先动的手,但也怪张一嘴贱。君子动手就是这点好处,打架便是打架,打完了发完疯,冷静下来就能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周泽楷先道歉退步,张一倘若不接住反倒显得小气,其实不接破口大骂也没什么,毕竟很多人都会咽不下这口气,但张一不是这种人,他混,要看混在哪里,他混的世界最讲究这种规矩,打便是打,打成什么样自己和对方兜着,一码归一码。

  张一刚才的确火气上头,自己口不择言自己知道,不怪周泽楷动手,不如说对方敢动手反而让他有了点对方居然有这点骨气的意思,而且他又不是没揍到周泽楷,伤的重叫技不如人,一架下来泄了火,突然便觉得没意思了。

  张一嘴角扯了扯,但似乎是觉得疼,便又收回去,“这账我记住了,以后迟早还你,但现在我不想计较,你赶紧滚,别在我眼前晃悠。”

  邱非听闻心里一松,他知道,这事基本就算是过去了,这两人这仇虽然算是结下,但却不会现在报复。

  周泽楷看向夏仲天,也点点头道了声歉,随后看向邱非,后者眼神示意对方可以走了,周泽楷便看也不看,三步并作两步的离开了。

  “打完就跑,怎么能这么便宜他。”杨柯嘴唇动了动,张一被夏仲天带着不知去哪儿了,估计是也要走。看热闹的队员陆续回到屋内,邱非正想着等下怎么和这群人说这件事才能获得最好的闭嘴效果,听见杨柯说话,冷淡一瞥。

  “一场误会而已。”

  “误会?”杨柯听见邱非这么说话顿时炸了,“什么误会?!要不是张老板躲得快那下就开瓢了!什么误会?!还是在我们嘉世!你不会这件事想这么压下去吧?!你安得什么心?”

  “那你想怎么样?”邱非反问。

  “要让所有人知道周泽楷到底是怎样一个暴力的混蛋!”杨柯咬着牙,“这件事只要捅出去他就不会再任性妄为,他以为自己是谁,这件事我们这么多证人——”

  “张老板都不计较了,你计较什么?”邱非问。

  “邱非你到底什么意思!你和周泽楷是不是有什么不干不净的关系一直这样护着他?!”杨柯嘴唇颤抖,“你管不着我到底要计较什么!我就是要把这件事闹出去你能把我怎么样?我——”

  杨柯后面的话噎在了嗓子里,走廊如今就剩他们两人,邱非的队服还罩在摄像头上,男生一把卡住杨柯下巴,手指用力捏紧,杨柯吃痛闭了嘴,惊慌地看着邱非。

  “我说是误会。”邱非直视杨柯的眼睛,低声说道:“你明白了吗?”

  ……

  周泽楷赶到了叶修下榻的酒店,男人的房间号他记在心上,直接搭乘电梯找了上去,房间内远远就能听见有人的吵闹声,叶修的声音夹在其中,周泽楷阴下脸,上前用力敲了两下大门,里面立刻安静下来,随后一阵脚步声,房门打开了。

  周泽楷看见了安然无恙的叶修,然后便看见了叶秋。

  “你?”这是叶秋第一次看见周泽楷没露出笑容,甚至还有愤怒,叶修来不及顾及,惊讶地伸手摸了摸周泽楷的下巴边缘和脖子,“你这整啥了?”

  周泽楷摇摇头示意无碍,目光看向叶秋,他知道对方一定有话对自己说。

  “先进来吧。”叶秋还算冷静,他坐到椅子上,示意周泽楷进来再聊,显然话题是不能被随随便便的路人听到。周泽楷关住房门,伸手握住了叶修的手,却被后者扭着手指挣脱开,龇牙咧嘴露出了个表情,撇嘴摇了摇头。

  “周先生,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叶秋看见两人小动作,脸色更阴沉了,但好歹礼貌没放下,“你知不知道我哥做了什么?”

  周泽楷去看叶修,男人手指挠了挠自己脸颊,出声,“不带你这么说话的,这事儿本来没什么,再说我打算到地儿了再——”

  “也就是说你压根不想和我说,和我妈说。”叶秋打断对方的辩解,“而他你也瞒着对不对?”

  “瞒什么?”周泽楷察觉到了异样。

  “这其实没那么……”叶修还要插话,周泽楷一把揽住对方肩头,手掌扣过去捂住男人的嘴,然后示意叶秋继续。

  叶秋被这一幕刺激得站了起来,他知道周泽楷本意是为了让叶修别打岔,但他眼瞅着总有自己哥哥被占便宜的错觉,但对方又不是什么黄花大姑娘,忍了忍,稳住情绪,“我知道你见了我爸,你是不是奇怪他为何那么简单便接受了你们的事情?周先生,你可能不知道我家的状况,但你要是知道了便会明白,我家人,是绝对不会接受同性恋的。”

  周泽楷表情未变,叶修抓着青年的手唔唔挣脱不开,只好比了个暂停的手势。叶秋没理,借着情绪一口气说了出来,“是,我爸最终是接受了,但我哥付出什么代价你知不知道?!他和我爸名义上断绝了父子关系!从此在我们家族谱里除了名!“

      周泽楷像是傻住了一般,一动不动。

        "他被我爸勒令不许待在B市,离叶家越远越好,你当他为什么要出国?!周先生,这下你知道了吧!”

  “胡说八道什么叶秋!”周泽楷手劲一松,叶修找准机会立马挣脱开,“小周你别偏听偏信!他前因后果故意说错了,没他说得那么严重。”

  “还不严重?那你告诉我怎么才叫严重!我那天听见你们聊天了,好啊你连我都瞒?!我还是不是你亲弟弟了?你是不是直接就和我断关系了啊!”叶秋嗓门又提高了,达到了刚才周泽楷寻过来时的音量,“咱们家什么状况你分明知道!你知道你这样会给咱们家带来怎样的风言风语,干脆连咱妈都瞒着直接找爸爸!你敢说你不是这么切入的么?!叶修!你到底什么胆子!爸爸不抽死你我都想抽死你!”

  “你可闭嘴吧在这儿添乱!”叶修眼瞅着周泽楷化石般立着不动,便去拉对方,“这件事我的确还没和你解释,但不是这样——”

  叶修脸色徒然变了,叶秋都吓了一跳,周泽楷恍然不知,直到有什么滑到对方唇边,青年才近乎迟钝地去接,手指都在颤抖。

  但不是被血吓得,是被叶修气的。

  周泽楷打一通架都没怎么样,却在寒冬腊月三言两语急出鼻血。叶修赶紧捧住对方的脸向上仰,心疼地伸出自己袖口给对方捂住鼻子,“哎哟宝贝你这……多大火气啊??”

  


评论(115)
热度(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