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88)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荆棘鸟购买链接——授权代理

阅读前必看!!不看的话受到任何伤害都别觉得委屈(

我看我以后通知更新就发首歌得了,比直接嚷嚷要更新了显得有内涵多了


  周泽楷和叶修两人坐上前往B市的飞机,飞机经过数小时飞行,落在首都寸金寸土的地上,周泽楷把叶修的行李早就塞进了自己的箱子里,此时下飞机他们就一个登机箱,什么都不用去取,他戴着口罩和墨镜,等叶修走过来后刚要开口问叶修他们该怎么走,后者便悄悄揪住他袖口。

  周泽楷:“?”

  “今晚我爸要和咱们吃饭。”叶修直视着周泽楷的目光,迅速且清晰地说:“咱们。”

  周泽楷体会了一把当场休克的感觉,傻了半晌后回过神,喉头向下滚动了下,挺冷静地询问,“后辈?”

  叶修见小年轻这都没被吓成怎样,不禁佩服,但也有丝没能看见对方慌张模样的遗憾。气定神闲地拿出烟盒,顺手从机场盒子里顺走个打火机,头都不抬地说,“后辈他能特意来吃个饭?我回家他都不一定露面,怎么,这时候怕了?干我的时候呢?”

  “你连这个都说了?”周泽楷脑子都没过,再次冷静询问。

  叶修:……这孩子吓傻了吧。


  周泽楷被叶修这一手操作秀得大脑当机了挺久,但表面看不太出来,而且虽然猝不及防,但不代表来前周泽楷没想过意外,毕竟是叶修的家乡,自然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所以这事虽然大,但周泽楷人生字典里很少有“慌”这么个概念。很快,一路由着叶修牵着袖口走,蹙着眉头思考着什么人生大事一样,直到上了出租,这才转脸看向身旁人,“最近的商场……”

  “他老人家这套见惯了,没意思,又不是去家里。”叶修拒绝,“不和你提前说就是怕你多想多折腾,过去吃顿饭就行,而且你要带什么估计还会起反效果。”

  “你什么时候说的?”周泽楷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叶修,终于询问出他最在乎的事情。

  “一年前吧,其实一直都跟他敲打着,预防针打得他估计都麻木了,但可能还是没放在心上,料不到我真会带人过去。”叶修回忆,“他估计觉得我眼光挺高吧,要不怎么直没动静,不过也可能觉得我就是玩玩一时兴起,根本轮不到他说话咱们肯定就分了。哎小周,我不是吓你,但要是等下晚上咱们进门他就动手的话,你赶紧跑,报警都没跑得快管用。”

  周泽楷心想打我我就受着呗,人家儿子都被我拐跑了,挨顿打换个叶修不划算么?但他没这么回答,不出声,回过神来手心出汗了。倒不是吓得,而是过于紧张未谋面的叶父乃至叶修家人对自己的看法,他在乎的是这个。

  周泽楷能明白这条路会非常艰辛,早在两年前他便针对家庭问题思考过很多办法,但真到眼前时还是觉得无力。周泽楷直到自己家庭在国内属于非常开放类型,不在乎儿子是否选择的是正统学业道路,就连性向也没什么大波澜地过来了,周康烨对此既不支持也不反对,而周莉莉作为一个在美国长大的女性,听见自家儿子坦白这事时一句“boy?all right.”就过去了,但周泽楷知道,叶修的家庭是绝对不可能这样的。

  周泽楷不知道叶修和他父亲说了什么,对方家人了解他们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但是这不代表他不知道这事情有多严重,老人家的思想根深蒂固,七大姑八大姨加上乱嚼舌根的街坊邻居,轻则被千夫所指说是有病,重则能被怒斥为断子绝孙的大事,全家跟着丢人。不孝有三无后最大,像叶修这种传统家庭,亲戚众多还具有一定威望,说是家族耻辱也不为过。因此,在周泽楷之前的计划里,他甚至都想过以后和叶修商量找一位拉拉与其伪结婚,让对方好和家里人交代,或者是代孕,一辈子瞒着等等……

   如今,叶修一句话就让周泽楷一半的计划崩盘,但他并不生气,纵使清楚前路艰难,但却也能在焦虑中生出一种甜蜜的负担,丝丝缕缕地冒着气泡,蒸腾自己的心脏。

          虽然他并不需要叶修这样付出,但对方肯把他们的事情放在台面上做打算,已经让周泽楷感到心满意足。

  “怎么了,怕啦?”叶修见周泽楷发着呆,不知道对方内心动态,于是躲避着前面出租车司机的后视镜捏住青年的手,凑到对方脖颈旁轻声说:“有我护你呢。

  周泽楷眼眸先转到叶修这边,然后侧过脸,挨了挨对方嘴角。

  

  叶父将吃饭地点定在了一家独栋饭店中,叶修一看那餐厅名字就知道对方起码把周泽楷放眼里了,心里便踏实了一半,这意味着即便对方并不同意也不会太过刁难对方,这才是重点。

  晚上,在周泽楷的要求下,两人提前半个小时便出了门,但到达饭店也不过二十多分钟的车程,结果比预订时间足足提前了四十分钟。叶修在叶父订好的座位上喝着茶玩着消消乐,周泽楷双手扣在一起,一会儿看叶修玩游戏,一会儿看窗外。

  叶修分出神看了眼周泽楷,对方趁他午休时自己偷跑出去买了衣服,用休闲裤换下了破洞牛仔裤,还特地修了头发,一眼看过去就是叔叔阿姨那辈儿一眼瞧见就能喜欢得不行的模样。

  “业务很熟练啊。”叶修冷不丁问,“见过几户家长了?”

  “头一次。”周泽楷没什么好隐瞒,他为和叶修在一起做过很多准备,见家长不过是众多环节的其中之一,他为此在电脑上还有个专门的收藏夹,文章和相关帖子有一长串。

  叶修哦了声,继续玩手机。又过了一会儿,门外走进来一个身着旗袍的年轻姑娘,引着一名年纪较大的男人进了内厅。

  周泽楷目光望过去,用胳膊肘推了下叶修,先站了起来。

  “爸,这边。”叶修收起手机跟着站起来,朝叶父示意,后者朝引路的女子道了谢,阔步朝他们走来。男人额发鬓角带着些许白发,但精神抖擞,带着一股子见过大风浪的气场,嘴和鼻子与叶修几乎一样,但放在对方身上就没了他儿子的那股懒散拉仇恨劲,反倒是不怒自威。

  “爸。”叶修介绍,“这就是周泽楷。”

  “伯父好。”周泽楷鞠了一躬。

  “嗯。”叶父点点头,没什么过多情绪,“别客气,坐吧,叶修你点菜了吗?”

  “点了几个,等您添呢。”叶修把菜牌递过去,叶父没看,目光放在周泽楷身上,“第一次来北京?”

  “不啊,以前来比赛过。”叶修说。

  “那还是先点几个我们这边的特色尝尝吧,这家饭店老北京菜做得味道正。”叶父直接叫来服务员,报上几个菜名,又问周泽楷,“有忌口吗?”

  “没有。”叶修又抢答。

  “没问你。”叶父扫了自己儿子一眼,周泽楷嘴唇扬了一下,也开口,“没有。”


  整个吃饭过程较为诡异,叶父全程面无表情,但话不少,问叶修工作和人情,问周泽楷家庭和个人情况,按道理说这样带目的性的问话会让人尴尬,但叶父的问法虽然直接,却不会让人有冒犯的感觉,尊重给到了,叶修自然就不会多嘴,便由着周泽楷随意答几个字或者就是笑笑。

  但整场饭局,叶父只字未提周叶两人的关系,三人揣着明白还要互相装糊涂,一顿饭吃得和商业餐似的,但却远没那个热络。吃到差不多结尾时叶父问周泽楷还需不需要加菜,看见后者摇头便又看向叶修,对方自然明白自家亲爹什么意思,撞了下周泽楷的腿,便站起来说去买单。

  叶修一走,周泽楷筷子便放下,知道“正餐”要来了。

  “你平日里就话这么少,还是怕我?”叶父也跟着放下筷子,目光坦荡荡地直视周泽楷,后者心想这家人说话倒是都直接,便老实回答,“话少。”

  “嗯,我见过你的采访报道。”叶父似乎是早就知道答案,不过随口问问,男人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是话不多,但看起来比我儿子靠谱,他就长了张嘴。”

  周泽楷听着心里不舒服,但碍于对方是叶修老子不好反驳,便沉默应对,叶父看着对方的神色,又问,“你不这么觉得?”

  “不。”周泽楷说。

  “那你觉得他是如何?”叶父似乎产生了点兴趣。

  “做什么,便成什么。”周泽楷几乎没怎么想,这是青年今日和面前人对话中字数最多的一次。后者听闻挑了下眉,表情说不上是悦还是不悦,但似乎略有不满,“你给他吹这么大的牛,是为了讨好我吗?”

  “讨好您有用吗?”周泽楷老实孩子,虽然有多在乎叶修便有多紧张现在,但他一直是个不爱不溜须拍马也不爱迎合他人的人,而且最主要的一点:他护短十分厉害。从刚才吃饭时就看出叶父字里行间对叶修有颇多不满,当着他的面就时不时数落,指不定往日在家里如何,心里自然替叶修抱不平,虽然不可能去要求别人家老子善待自己的人,但嘴长在他身上,该说时也不会客气:“我只会讨好叶修。”

  叶父这么多年老油条,哪里听不出来对方的意思便是“我要和你儿子过日子又不是你”,一愣,表情沉下来,又觉得挺熟悉。他活这么大,中年之后也只有叶修一个不省心地日日夜夜气他,本以为离家出走打游戏就是最可恶的了,结果更牛逼地是最后非要和个男人好,而且脾气一样样的!

  叶父这人做不出公共场合骂人的事情来,而且要脸,更不可能和个小毛孩子生气,事实上他知道自己是带着有色眼镜来的,周泽楷人在这儿,他其实挑不出什么大毛病,但就是看不过眼,略微的瑕疵都能让他不待见,说到这里,便忍不住冷笑,“你倒是说说你讨好他有什么用?”

  “我愿意。”周泽楷并不犹豫,“他开心我就开心。”

  叶父嘴唇动了一下,还未出声,叶修回来了,“爸,外面下雨了,您带伞了吗?”

  叶父看着面前周泽楷,慢慢往后撤,背重新靠回椅背儿上,“没有,等下你钟叔接我。”

  “这边停车不方面,您等下让钟叔路边等着吧。”叶修提议,“其实我们也没带,哎我刚才过来时好像旁边有家便利店,要不我去买两把,这样等下下方便点。”

  “我去买伞吧。”周泽楷站起来,朝叶父点点头,看向叶修,“你歇会儿。”

  周泽楷出去,这次换叶修坐来了,男人大大咧咧往亲爹对面一坐,却甩出一句,“您别欺负他,丢不丢面。”

  “你哪只眼看见我欺负他了?”叶父瞪眼,“你在那里听了那么久,看不出是他挤兑我啊?你就看上个这种的?”

  “您这是偏见,他说话哪句有问题吧,还不是您一直说我不好给人家惹火了。”

  “你倒有自信自己这么重要啊。”叶父嘲讽。

  “您有眼睛,看不见吗?”叶修反问。

  叶父听此,终是吐出一口气,茶杯往桌子上一放,“是,他真喜欢你,我瞧得出来,可是那又怎样?他能喜欢你,就能有人比他更喜欢你,而且他现在喜欢你,以后呢?”

  “您管的宽,我这脾气也要有人受得了。”叶修说:“人照之前咱们说好的带给您看了,我看您表情也不是不满意,妈和叶秋身体不好,您替我多瞒着点,这事就这么定了。”

  “你还有脸提。”叶父如今已经是懒得骂了,这事持续了一年多,揍也揍了关也关了,绝食都绝过,再折腾下去又能如何,叶修脾气照着他长的,多说无益,他知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的签证下来了,下周走。”叶修轻声说。

  “他呢?”

  “继续在这里工作啊。”

  “我刚才就想问你,你们打游戏的怎么还做这种?”叶父手一指,窗外面斜对角一高楼半腰上的广告牌冲着这边,赫然就是周泽楷,叶父的角度看得那叫个全乎,刚才吃饭的时候瞅完它再瞅真人好几回了,“像个戏子抛头露面。”

  “人家不是您媳妇儿呢,倒管上了。”叶修幽幽地说:“长得好看商业价值高啊,一般人还没这福分呢。”

  “赶紧滚。”叶父一甩胳膊。


   周泽楷这边早就买完了伞,但猜到叶修肯定要和他父亲说什么,便在一楼等着,外面小雨稀疏,其实用不着伞,周泽楷手里握着两把仰头看着天,直到有人拍拍他肩,唤道:“走吧。”

  “伯父?”周泽楷扭头没看见对方。

  “他等他司机,不用管他。”叶修拿过周泽楷手里的一把雨伞,刚要打开,想了想后凑近青年,语调带着点故意的调皮,“咱俩打一把还是两把啊?”

  周泽楷微笑,和叶修共打了一把踏入雨中。

  空气带着凉意,世界都安静了下来。街上车辆不多,行人则更少,周泽楷看着远处高低错落建筑之上的暮霭沉沉,不知怎么的心就静下来了。明明之前独自一人等待时,种种情绪还坠在心头,有焦虑有担忧,回忆自己刚才的表现,想着叶父的表情,心思沉沉。但此时叶修肩膀贴着他,周泽楷却忍不住问自己,他这么烦恼是要图什么?千愁万愁不就是图个叶修吗,那么对方此刻就在自己身边,那他凭什么不快乐?

  周泽楷目光转向叶修,后者未察觉,正专心致志用脚踩着满地的湿树叶。两人走进四合院坐落的巷道,雨声更密,周围更显寂静,树叶嘀嗒落着水,远远传来鸟雀鸣叫与狗吠,满是寻常百姓家的烟火气。

  周泽楷在雨幕里光明正大地牵着叶修的手,突然觉得B市真好。

      “想什么呢?”叶修抬头,见身旁人偷笑,不住笑着问道。

       周泽楷失笑着摇头,不好意思说是因为一想到对方是在这里长大,所以他连这座城市都忍不住爱了起来。




评论(66)
热度(1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