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86)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荆棘鸟购买链接——授权代理

阅读前必看!!不看的话受到任何伤害都别觉得委屈(

评论写起来!(??

(感谢我家灯灯的图!



  叶修抱住双臂,觉得小朋友腻歪成这样不太好。

  周泽楷见对方没太大反应,本着“能占点儿便宜便是点儿”的理念,刚要动嘴,便听见远处传来人的说话声,对方音量不小,似乎不在乎有没有人会听到,就这么一边愤怒地说着什么一边在朝这边靠近。

  “……靠我怎么知道他那么——”来者拐过弯,看见周叶二人后立马闭嘴瞪大眼睛,叶修认出对方是那个叫杨柯的选手,而对方身后跟着的那位就更熟了。

  周泽楷缓缓抬起身体,隔着队服,叶修都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看见对方肌肉在绷紧,似乎下一秒就要冲上去。叶修不动声色地拽住周泽楷,轻声说了句别动。

  “你们?”杨柯左看看叶修,又看看周泽楷,最后放在两人交握的手臂上,眼睛直了几秒,立马变为复杂。张一的目光就更直白了,盯着两人几乎烧出火来,嘴角扯了又松下,仿佛几次,还是咬牙地问:“能单独聊聊吗?”

  张一这句话问的是叶修,这让周泽楷眼神瞬间暗了下来。

  他可以不计较张一促使他和叶修2年的误会,因为他自己也有错,但对方敢动叶修,就应该做好被他弄死的准备。

  “行啊。”出乎意料的,叶修还是拉着周泽楷,语气挺平常的,“哪儿聊?”

  “他这么听你话。”叶修走前面,张一走后,后者临拐弯前还特地瞥了眼站在原地的周泽楷,皮笑肉不笑,“那我猜你们和好了吧。”

  “还要多亏你一通电话。”叶修提示。

  张一心里我操了一声:我他娘的真打电话了?

  见对方没收住的表情,叶修就大致猜到对方估计那时是真喝挺多,便换了个姿势,慵懒地往墙上一靠,“我还以为你为这事儿来的,既然不是,那你想聊什么?”

  聊什么?张一自然不知道,甚至说他都没料到叶修能答应和他单独聊,而且周泽楷还能放人。他就是看见那两人往哪儿一杵就不顺眼,就是想拆开,哪里想到聊什么。

  “我,我就,上次那事……”张一想想,琢磨给叶修个过得去的说法,毕竟两年前那次分开他既觉得气,又觉得憋屈,种种情绪混合在一起竟然让他头次起了逃避之心,但两年过去了,大家算一个圈子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这么着不是个事儿。张一心里不敞亮,自然也把别人多想,就觉得万一哪天叶修这个脾气,和他玩个玉石俱焚,他估计也要满身狼狈。

      但他拿不准上次喝多了到底说了什么,看叶修表情更是读不出什么,心里不免更觉得不是滋味,甚至心底渐渐起来了新情绪,类似于一种:我得不到的东西,凭什么别人能得到。

  “上次?”叶修想了一秒,“你强 J我那事儿?”

  张一脑子里乌七八糟着,被叶修这一句惊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脸上难得燥一下,“我没——”

  突然,他住了嘴,猜到叶修是在激他,轻笑了声表情便冷下来,“我是不是又如何?我倒是想问问你,和他和好后他知不知这件事?知不知咱俩差点那个啥?或者说……他不在乎?然后你就这么和他好了?我看你也是贱得慌。”

  “我可知道你们那之后绝对分了,他要真喜欢你会和你分?我给他发过我们那天的定位,他来了没?没吧?”

  叶修听到这话后微微蹙了下眉,张一以为说到对方痛处,变本加厉,“他这样不信任你,甩你作贱你,你还替他兜着?这样的回头草你也吃得香?”

  叶修没反驳,静静听对方说完后才缓缓开口:“张总,咱们都是成年人了,你这一套激怒别人还行,我的话就劝你算了,我特不爱生气,尤其是和你这种人。”

  外面观众欢呼声很大,叶修的声音却还是一个字不差地钻进张一的大脑里:“我这辈子,走过不少路,看过不少花,自以为想明白也看淡了一些破事,最后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张一想问,却问不出口。

  他等着,但叶修却没说,话锋一转,轻描淡写,“我之所以过来其实就是想说,下次见着我们俩,你走路小心点。”

  “这次我念着邱非战队的面,下次你和他要是单独遇到,你就凭本事跑吧。”


  周泽楷在远处站着,杨柯也不敢走,但离前者距离非常远,表情也很忌惮。叶修一回来周泽楷便拥上去,刚要开口就被一把拉住胳膊,听见男人说:“走着。”

  一瞬间,周泽楷的眼神就软了下来,张一远远看着觉得刺目,觉得不如周泽楷冲过来他们在这里打一架,说不定他能揍死对方,省得自己这样被恶心扎心。

  “张总……”但杨柯怯生生地靠过来,张一猛地清醒了,咬住牙给自己留了个底线,随后露出一个完美而风度翩翩的笑容,再也不看那两人背影,揽着杨柯肩膀也走了。

  “哎那个小孩儿。”叶修这边拉着周泽楷行到内场地门口,突然想起什么般嘀咕,“沐橙之前好像和我说过嘉世有那么个被赞助商塞进来的,是他吧。”

  周泽楷觉得也是,但他不太在乎这个,他安静地看着叶修,手心带着滚烫薄汗,伸出被抓住的手的手指,轻轻拽了对方衣角一下。

  “叶修。”青年脸庞被灯光晕染,像是铺了霞,“我想抱你。”

  “你想得美。”叶修说翻脸就翻脸,毫不留情甩开周泽楷手腕,几步躲过对方的围堵,一溜烟蹿回选手席。

  当天结束,周泽楷要跟着轮回回酒店,叶修则跟着兴欣回了另一家,距离遥远,还有人防守,周队中途截胡失败。但对此,青年并不懊恼,反而大有越挫越勇的意思,第二天活动日直接众目睽睽下等到兴欣大巴来。按杜明的说法,他好几个月都没见咱队长能笑得这么让人腿软了,怕是有好事,这几天我们晚上都不要去队长房间打扰他,江波涛为此捏了把汗,特地找周泽楷旁敲侧击表示当前形势,委屈暗示两位祖宗可别一个激动爆出什么不该爆的事情。

  周泽楷点头答应了,转身就干出了别的爆事儿。


  上届全明星开始,大乱斗项目便带上了新人选手,和抽选现场嘉宾类似也是两两分队,旨在宣扬合作精神与传承,但此次分队时,向来对这些无所谓的周泽楷突然和敌对苏沐橙对调了阵营,观众们奇怪,有人说周泽楷这是现在托儿大了,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狂得狠。主持人也愣了一下,但没有规定说不可在开赛前换队,所以便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开地图了。

  要是说赛前大家对周泽楷的行为看法不一,那么比后,不,赛时,就完全知道了。

  周泽楷完全是照准了嘉世新人杨柯打。

  从杨柯踏入地图开始,周泽楷便直接跨过半个地图,三枪崩死了他。为了照顾新人,联盟的新玩法里有给新人选手一次死亡豁免权,如果有队友救助及时,便可复活点直接复活一次。杨柯被杀得一脸懵逼,苏沐橙把他救起来,他忍着怒火刚出复活点,还未找好站位,周泽楷便又冒出来,这次两枪弄死了他。

  比赛进行了三场,杨柯上了两场,苏沐橙救起他两次,周泽楷弄死了他四次,他全程0输出。

  解说都不知该说什么,场面一度失控。下了比赛席杨柯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直接去挠死周泽楷,嘉世位置上张一的表情比他更差,杨柯委屈,这场比赛使得他颜面扫尽,同期新人看他的目光也怪怪的,那些明星选更是没人想同他说什么。

  回想起来,似乎在刚才团队赛的时候那几个前辈根本没管他!自打他出生他还从未受过这种委屈,这什么意思?周泽楷一手遮天?还是他被孤立了?对方针对他,别人全都不敢吭声了?!这么狗屁游戏!什么狗屁地方!

  杨柯感到背后有人路过,他扭头,看见是苏沐橙,介于对方两次救他,他脸上缓和了点表情,刚要示好,就听对方说:“还敢骂吗?”

  杨柯愣在原地,苏沐橙笑容未变,一甩头发,步伐轻盈地离开了。

  “一群大人针对个小毛孩子,你们也是幼稚。”韩文清本轮没参加,和叶修并排站在二楼露天过道里,看着热闹里叶修说道。

  “你从来都不会生这种气。”韩文清这话说得没什么情绪,叶修笑了声没再回话,韩文清也不在乎,他盯着全息投影的比赛场地,看着绚烂的光影盛况,缓缓舒了口气,“我们一开始……哪里能这样看比赛。”

  “可不是,一个小破馆儿都坐不满人,我记得第一次大屏幕边角还破了个洞,投影都成问题。”叶修轻笑,“二三赛季开始有粉丝了,她们给咱们宣传票,还雇人来看比赛,最后搞得那照片里像是有人山人海。”

  “嗯。”韩文清也想起来了,跟着笑了声,“我还记得结束后鞠躬,她们都哭了。”

  “可不是么……”一声轻叹散开在观众们的尖叫中,很快便无影无踪。叶修腿弯下来,胳膊肘搭在栏杆上,“也不知道这些人现在怎么样了。”

  “我明年打算退役。”韩文清突然开口。

  “舍得?”叶修一直关注着联盟的事情,韩文清的体力与精力无法与巅峰时候相比他是知道的,就连他自己也是一样,所以他只问结果,不问为什么。

  “有什么不舍得?”韩文清瞥了眼对方,重新转回脸,“你走了也过得很好。”

  “为什么会不好?”叶修说:“那你打算之后怎么办?”

  “不知道,可能留霸图,可能去联盟。”韩文清说:“也可能离开。”

  “嗯。”叶修没再问下去,应了一声,“那你再拿个冠军,给自己当个践行礼。”

  “用不着你说。”

  话到这里,便又没有了继续,两人再次安静下来,一齐注视着眼前偌大的体育馆,有着真正的人山人海。

  

  本日活动结束后,众人老规矩一起吃饭,因为人多便分了几波走。周泽楷跟着队友们出门后破天荒看见叶修在等他,轮回各位立即一阵阴阳怪气咳嗽,随后便推推搡搡地走了。

  “我前阵子出国去看了下雪峰那里的情况。”站在走廊里,周围还要别人,但叶修就这么直接切入主题,看向周泽楷,“我觉得很好,想试试。”

  两人耳边是空气尖细的轰鸣。

  “好。”周泽楷没犹豫三秒,点了点头,“你开心就好。”

  “你还能在这里待很久。”

  “我知道。”

  “异地恋听说成功率很低。”

  “我知道。”

  “异国……你过去想过吗?”

  “没有。”周泽楷平静地说,“但我正在想。”

  他这辈子不怕疼,也许也不怕死,很少哭,很少后悔,但几次流泪,几次不舍,都留在了叶修这里。

       他知道他不会再放开这个人。

  “我也没想过,但听着就很奔波。”叶修拖着长调,有笑,有试探,还有认真。

  走廊里人走得差不多了,离开时踏出的脚步声在清晰地回响。有人路过,有的认出他们,好奇看两眼;有的不认识他们,也会那么一瞥,但就周泽楷而言,那都是无足轻重。

  “你……”青年知道成败在此一举,却从未感受过如此的心绪平静,“你是我这一生——”

  叶修的目光专注在他身上,周泽楷透过对方的眼,突然看见那年读书时,少男少女不知情滋味,学着过去人抄情诗的时光。周泽楷当年几乎收到了所有来自初中课本的情诗抄送表白,《蒹葭》在之中尤其火,课上大家因诗词而起哄,他拿起纸张,想有几人能真正明白什么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周泽楷突然想,不知那年自己能否知道,从不屑这些的他未来会有一天阅尽千万首诗,也难以和一个人形容清这刻骨的滋味。

  “你是我这一生里唯一想要的奔波。”周泽楷牵住叶修的手,半是强硬,半是央求,“我想吻你,让我吻你。”

  叶修看都没看周围,垫了下脚,凑到周泽楷嘴边,小声问道:“那你等什么呢?”


评论(120)
热度(1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