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68)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荆棘鸟购买链接——授权代理


  “不是说不用去了吗?”叶修一通电话回来后就让叶秋帮忙定明日去G市的机票,后者有些摸不着头脑,“我还以为你请好假了,最起码能休息一阵子呢。”

  “好像那边人手腾不开,不好给别人添麻烦。”叶修避重就轻地说:“我明早飞机赶过去,下午就飞回来,这段期间没我在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这边这么多人,又请了护理师,妈这不也挺好,要实在不行的话你就先回去工作吧。”叶秋不疑有他,迅速说道。

  “是什么比赛的事情吗?”叶母正在喝汤,听闻突然出声询问。

  “嗯,是我的工作。”

  “秋儿,帮我去下面买碗米粥吧,我不想喝这个汤了。”叶母将汤碗递还给叶秋,后者自然以病人要求为首任,直接拿上钱包便关门离开了。

  “把你这么着吓回来,妈妈也是挺抱歉的。”叶母开口道。

  “哪儿的话,您都这样了我还不回来就太不是东西了。”叶修拉开凳子坐在叶母床前,拿了个苹果削起来,“心脏安支架是大事儿,您以后凡事都小心着点。”

  “嗯,我心里有数,对了,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是同事吗?”叶母这话问得有刻意,叶修奇怪,但还是老实说了,“不是,我租房那边的后辈,见我好几天都不在就问问。”

  “是那个周泽楷吗?”叶修这下有些吃惊了,没想到叶母清晰地吐出了这个人的名字,只好点点头。

  “前阵子你和他有点奇怪的新闻啊。”叶母继续开口,接触到叶修的眼神,笑了笑,“怎么,真当娘不上网?过去是查不到,现在知晓了我还不瞅瞅?”

  “媒体乱写的,和娱乐新闻一样不靠谱,您没事少看点。”叶修忍不住说。

  “你慌什么,我又没看见啥。”

  叶修觉得不对劲,削水果的动作停了下来,认为叶母似乎话里有话。果然,叶母接着便说:“和同事什么的都保持些距离,别乱站队,也注意点个人影响,不止是我家里人都看着呢。”

  “有人和您说三道四了?”叶修奇了,“我以为我扶不上墙是全家周知的。”

  “跟他们不少人的孩子比起来,你可不算扶不上墙。”叶母哼了一声,拍了拍叶修的手,有些语重心长地说:“过去周围人笑你,现在时代不同了,我老了是没法理解这些游戏上的事儿,但连你爸都认同了,你难道还不知道吗?”

  “你现在的责任不同了,叶修,而且大姨们都想着给你介绍对象,姑娘们的接受程度有限,哪怕是为了娘也好,你啊,以后事事注意着点,给自己留点好印象。”

  “最起码在我活着的时候,最后稍微省点心吧,算是我的任性。”

  “您说什么呢?”叶修有些哭笑不得,但心里沉得厉害,“妈您这次这么大事儿都挺过来了,眼瞅着朝着长命百岁去的,哪儿能说这些胡话。”

  “可能这次大难不死,让我想明白了一些事,也怕了一些事。”叶母眼纹舒展,保养良好的容貌上带着感慨的xiaoxi,“如果可以,听听话吧。”

  和叶母聊完后叶修出去刷饭盆,叶秋不知何时回来,站在前者身后,“妈和你聊完了?”

  “嗯。”叶修甩了甩饭盆里残留的水,“她喝粥呢?”

  “没怎么喝,估计就是想让我出去。”叶秋耸肩,拿出手机,“给你定了7点半的飞机,我送你,行吗?”

  “不用你送,这边随便打个车就过去了。”叶修擦干手,随口便拒绝了,叶秋那边安静了会儿,然后开口,“还是让我送吧。”

  “之前那晚我好像太累了,和你说了些奇怪的话,你别有压力。”可能是叶修脸上明摆着的疑问表情太明显,叶秋撇过头,有些不自然地说,“其实这么多年了也不是需要你最后才重回来做乖儿子,而且我看你离得近了,才是对爸妈健康不好,迟早被你气死。”

  “反正……自从那年开始知道你那边的情况后,我是全力支持你做你喜欢的事儿的,爸的反对声也少了,我觉得这挺好的。”

  “你,是叶秋吗?”叶修问。

  “怎么啊!而且我之前也不过是让你过年回家!别的我也没怎么管吧——”叶秋收起手机,挺生气的,“还有把那些熬夜抽烟不运动的懒毛病都改掉!多活几天不好吗?”

  “行行听你的,弟弟今日这么可爱,哥能说什么。”叶修将饭盆塞到叶秋怀里,“如果能帮哥哥拿回去,今日的你就更可爱了。”

  “……走开!”

  第二天一大早等保姆阿姨来了之后,叶秋便载着哈欠连天的叶修驶向机场,眼瞅着快到时后者冷不丁说了句,老弟你辛苦了。

  “怎么了突然?”叶秋表情跟被雷劈了一样,“你是我哥吗?”

  “不是你哥还是谁。”叶修抱住胳膊,说出了不仅是近些日子才考虑到的想法,“这些年爸妈都是你照看的,我的帮助一直挺有限,妈这次的事情让我想了很多,的确我很不负责。如今我该做的事情都差不多做完了,也该收收心了,以后会经常回来看看,帮帮你忙。”

  “能弥补多少是多少吧。”

  “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相比叶修的坦然,叶秋语塞的厉害,他过去不是没埋怨过前者,家里两个孩子,主力却是他这个做弟弟的,甚至年轻时还和对方吵过,凭什么他能去追求梦想,而自己却守在家里不得不听父母的安排。

        但白驹过隙,岁月催人老,梦想这个词离叶秋很远了,更何况叶修的追逐也并非一帆风顺,苦的他都看在眼里,现在他们都长大很久了,叶秋后来习惯了也就不觉得有什么。可是现在,突然听见那人说了他过去等了很多年的话,居然不知该做什么反应,心头却热了,“我也不是不快乐,其实我也没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当年想离家出走也是一时糊涂,后来想清楚了还有点感谢你偷走我包呢。”

  叶修听着,手肘放在窗边,嘴角带着弧度,是很轻松的状态,叶秋也是同样,但没维持多久,便狠狠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感冒了?”叶修问道。

  “不是,就是喉咙有点痒,没关系……”叶秋说完又是一阵不舒服的咳嗽,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叶修低头寻找水瓶,发现对方滚到了后座底下便伸手去够,结果车辆一晃水瓶滚更远了,他无奈,只好便探出身子去抓。

  “哥——!!”

  不知是刹车声先至,还是叶秋的手伸过来的更快,叶修快速转回头,一片瞬间变为噩梦的前路里,冒着烟的车辆疯狂擦转着逼近,倒映进他的虹膜。

  像是慢镜头,毁天灭地的大力撞击过来,车内一切东西全都飞起,正副驾驶座安全气囊全部弹出,遮住了叶修全部的视野,什么东西狠狠打在他肩膀上,然后便是一阵晕眩的偏移。

  也是好笑,在这种身体、意识,什么都反应不过来的瞬间,叶修除了伸手想去护他弟弟外,大脑里亲朋与往事走马灯般晃过,最后,却定格在一人身上。


评论(86)
热度(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