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66)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荆棘鸟购买链接——授权代理


     车辆快速行驶在高速路上,车内寂静无声,司机似是觉得这狭窄空间中压力巨大,于是拧开了收音机开始播放音乐。叶秋在宁静的钢琴曲中看向叶修,后者凝视着窗外,脸庞被不断划过的路灯照得忽明忽暗,察觉到他的目光,转过脸来,握紧了自己弟弟的手。

  叶秋扯出一个笑,回握住对方。

  “先睡会儿。”取票、安检进行的很快,登机后叶修将叶秋头顶的灯光按灭,舱门已经关闭,夜航乘客的聊天声很低,并不打扰休息,“到地后有的忙的。”

  “好。”叶秋将耳机线取掉,退出微信,打开飞行模式,“舅妈说已经推进急救室了,之前还有更急的人在前面排队,没办法……”

  “进去了就好。”叶修将空姐分过来的毛毯递给对方,“睡吧。”

  “嗯你也睡会儿。”

  飞机移动,短暂等待后升空。叶秋脸朝着窗户的方向,叶修不知道对方睡不睡得着,但也没出声打扰,也闭目养神起来。他脑子里涌入了很多事情,有过去家里的、母亲的、父亲的,还有周泽楷的。叶修现在静下来才有空想对方的事情,想到自己刚才几乎算是被逼婚,而且还是被周泽楷这样一个被比他多金帅气的小伙儿逼,联盟那边怕是知道后要心脏病一群人吧,有意思。 

    但真的有意思吗?叶修脑海里闪现出周泽楷当时凝视他的目光,慢慢咀嚼着这个词背后的含义,突然觉得不是那么有趣了。

  “我好像才意识到……”叶秋突然开口,背冲着叶修,声音沙哑,“爸妈老了。”

  “就怎么说…他们很有可能突然就不在了,我们能陪他们的时间越来越少,但我还没做好准备。”

  “没人能在这种事儿上最好万全准备。”叶修低声应答。

  “我刚才闭上眼才突然害怕,怕下飞机,怕等下开机后接到不好的电话。”

  “做好一切可能发生的准备。”叶修拍了拍叶秋的腰,安慰对方,然后帮着向上拉了拉毛毯。

  “等这之后你回来吧,哥,离我们近点。”叶秋突然说。

  叶修一时没回答,好半天后才去看叶秋,但对方呼吸轻缓了起来,便又不作声地扭过脸去。他的手往下,触及到兜里硌到自己的异物,掏出来一看,是周泽楷刚才给他的烟袋。

  男人拿出来完好的一根看了看,突然拆掉烟尾,塞进嘴里嚼了嚼裹着纸的烟草,想起之前周泽楷顺服地低头吻他吹出的烟雾,便觉索然无味。

  …

  周泽楷这一晚睡的很糟糕。

  叶修回去后再也没给他任何的消息,早晨睡醒后到客厅看见还乱着的沙发时,他内心突然浮现出一种无力感,罕见的什么也没收拾,甚至连自己本人都没拾掇拾掇便直接出了门。他起得早,但状态不好,一回战队便被江波涛瞧见了个一清二楚,有些诧异地问他怎么了。

  周泽楷什么也不想说,只是摇摇头。

  “最近几天事情是比较多,也难为你精神差。”江波涛以为自己理解,于是拍拍周泽楷的肩膀,“幸好有好消息,昨晚半夜匿名网站关于那篇吐槽的稿子被删掉了,对方还掉马出来道歉,居然是你前女友的朋友,这件事你知道吧?”

  周泽楷当然知道,倒不是因为经理和队员们都和他说,而是因为就是他把人被逼出来的,通过周喆动用了手段,但他没什么兴趣说这些,便点了点头,“听说了。”

  “居然是想借你炒作,这人心也够黑的,看起来也不是你前女友什么好朋友的样子,估计就是偶尔听对方听到了,看你身份觉得有利可图吧。”看出周泽楷有些心不在焉,江波涛多说了一些,希望让对方能因事情得到解决而开心点,“至于那些安到你头上的事情倒是真有其事,是隔壁游戏一战队的职业选手干过的事儿,这次一并被爆出来,上热搜上的比你之前还快。”

  “杜明呢?”周泽楷再次点点头,问起了其他,江波涛会意,“杜明今天状态不错,看起来是缓过来了,主要也是之前家里人走得突然他反应才有点大,但只要人活着,其实没什么事情是缓不过来的,时间能带走一切。”

  周泽楷侧耳听着江波涛说话,听到对方最后一句,眼眸微动,但仍旧没吭声。江波涛讲了一阵,看见身旁人情绪似乎更差了,整个人像是往无形的潭水里沉,不禁脱口而出,“你是和叶神发生什么了吗?看你心情不好。”

  周泽楷被说破心事,放在扶梯上的手一停,然后继续上楼,轻声嗯了下,“也不是。”

  什么叫也不是,江波涛觉得自己可能问坏事了,在心里小心琢磨,只觉得这个“也不是”好像比“不是”更严重,因为这说明周泽楷可能不知道矛盾到底在哪里,但是就是这样发生了。

  “我不知道……”果然,前面人停下来,转过脸问下一台阶的江波涛,神色平淡,“我想与一个人一辈子,但如果他不想。”

  “我该怎么办。”

  “怎么会呢,我们小周这么优秀,没有谁会不满——”江波涛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反驳,但立刻想起来这次周泽楷的对象不再是那些欣赏崇拜他的女孩子们,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大老爷们,不,大老爷们都不能用来说明这个问题,这个人是叶修,才是这个问题的关键。

  叶修会不满小周吗,不满在哪里,是最近的事情太多导致对方觉得烦吗,对方似乎的确是一个嫌麻烦的人,但他难道不能理解这错并不在小周吗?不会吧不是这种人吧……江波涛脑袋中问题哗哗想着,最后犹豫再三,还是回答,“我不认为会不想,同性恋爱如果不是因为喜欢,那在一起图什么呢?”

  “喜欢和合适是两码事。”周泽楷说。

  江波涛皱眉,并不觉得这话无道理,但放在周泽楷和叶修身上,却总有种违和感。

       周泽楷见江波涛一时间回答不上来,也不着急,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里面依旧没有叶修的任何消息,对方是他所有特关列表里唯一的人,只要对方呼唤他,他就能看见。

  但对方没有,而周泽楷也无法再去追问对方什么,他看得出来叶修想和自己冷静,他尊重对方,无条件尊重,只是内心仍旧惶惶然。有一种他说不上来的情绪从昨晚叶修离开后一直缠绕着他皮肤的每一寸,甚至让他在炎炎夏日感到寒冷。

  在周泽楷的预想里,当叶修得知自己告诉父母后,所有反应里糟糕结果其实占6成,只是等好的预想的确一个都没中时,还是会有所失落。周泽楷昨晚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自己的错误,想检讨与反省,但他发现他内心在抗拒,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只认为是时机不对,无论早晚他依旧会告诉自己的父母,依旧会将这个问题摆在叶修面前,对方还是要面对。叶修是在生气这件事他并未参与,周泽楷听得清楚,但却觉得其实对方是在反对他这个行为的本身,以及这件事代表的意义。

  周泽楷现在能明白一种感觉了,是对喜爱人的无奈与焦虑,过去的他从来明白,现在自己吃到这个苦,突然觉得很对不起过去与他交往过的人,要是再重来一次,他可能会做得比过去好些。

  也就是一瞬间,极快,但剧痛遍布心脏,让周泽楷行走的身形缓了下来,步伐也被逼停止。

  “小周?”江波涛看见周泽楷狠握住栏杆的手青筋暴起,赶紧上前握住对方肩膀,“小周,没事吧?”

  “没……”周泽楷松了劲,整个人像是风吹站不稳般摇晃了一下。

  他浑浑噩噩,才明白这种感受是什么。

  是害怕,他在害怕失去叶修。


评论(32)
热度(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