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荆棘鸟(8)

*黑道paro

*注意排雷

*详情戳【1】

全文目录

周叶本《双王》终宣+预售链接

新春快乐,此乃定时,祝同志们吃好喝好玩好睡好,牌运超高,财运滚滚

【1】

  “你刚才不应该那样。”叶秋边开车边说。

  “放心,他又不敢告状。”叶修说,“再说我也没怎么着他。”

  “谁说这个了。”叶秋瞥了他一眼,“我是说你刚才揍人时应该拿件防身的,周围板砖那么多随便捡块,再不济叫我一起做什么把我引走,万一有意外你个瘸子怎么跑。”

  叶修:“……我上了假弟弟的车,等等你现在思想觉悟怎么这么高了,不当你的乖宝宝、老好人了?”

  “有个屁用。”叶秋没看对方,喃喃自语一样,“还不是做牛做马又不长命,咱爸为中心操劳了一辈子也就那样,而现在你也……”

  男人听闻看向自家弟弟,意味深长地说,“你知道人为什么会犯罪吗?”

  “因为有贪念?还是身不由己?”

  “因为刺激。”男人淡然一笑,“与别人不一样会有优越感,而走捷径达成目的则让人窃喜,甚至有人享受堕落的快感。”

  “宝宝,我们不是好人。”叶修慢吞吞地从兜里掏出根烟点上,“但我对你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主动去变坏。”

  “哥……”叶秋轻唤了一声,说不出的惆怅。

  “你就老老实实当你的助理吧。”男人帅气地说,“剩下的交给我。”

  “谁准你抽烟的,掐了。”

  叶修:“…………哦。”

  

  又过了大概两个月左右的米虫生活,叶修的脚终于拆了夹板,他也终于没理由不再放下游戏手柄去迎接世界。

  “你天天上班也不能陪我玩,我出去做什么。”叶修抱怨。

  “土生土长的中心区的人,除了我以外你还能没个认识的?”叶秋冷笑,“我不管你,反正说什么你今天都必须要踏出这个家门,12点以前不许回来。”

  “行行行听你的听你的。”叶修认输,“你身无分文形影单只的哥哥这就去压马路到12点,被抓了记得保我。”

  “放心,一定让他们多拘留你几天。”叶秋拿起外套和车钥匙,转身又嘱咐了几句,确定对方真的不会再缩在屋子里才离开。

  汽车远处的声音响起,叶修拿起手机输入了一串数字,等对面接通后懒懒开口,“是我。嗯,对,趁他没反应过来前咱俩见一面吧。”

  ……

  “我还以为你被你弟弟扣在家里了呢。”孙哲平比叶修先到的地,拿了瓶啤酒正在喝,目视着叶修进来把外套脱了,脱力般软在桌子上,才悠悠开口。

  “这小子太精了,幸亏他哥哥我比他更机智。”叶修动了动脖子,是他这些日子伪造无所事事游戏模样的后遗症。

  “这次我就不埋汰你了,活着从第十区回来不容易。”孙哲平掏出口袋里的烟,弹弹盒子抽出来两根,一根递给对方,“毕竟你不惹事不开心。”

  “我哪儿有那么容易死。”叶修拿过来烟先闻了闻,然后满意地叼在嘴里,“我离开前碰见乐乐了,我就不信他什么也没和你说。”

  “他就说你摊上大事了。”孙哲平朝远处一直在把门的手下使了个眼色,对方立马站起来出了包厢,还随手把门关上,“轮回和嘉世,难怪你跑得这么快。”

  叶修耸肩,没对此有什么表示,“行了别废话了,叫我干啥。”

  “你走之前托我查的东西。”孙哲平从桌下拿上来一个牛皮带,厚度吓人,“你说的没错,自从你父亲去世后这个案件就被封了起来。你提供的名单上大部分人都已经查无此人,活的记录没有,死的记录没有,要不是你说的和我查到的正好能接上,我就要怀疑你脑子出问题了。”

  “这么大的事情,横跨十多年的连环杀人案件居然被遮盖到如此地步,而局里下面没一人知道,当年调查此事的警察也都不知所踪……”男人脸色阴沉的能滴水,“这中心区的水,也太黑了。”

  “怕不怕?”叶修轻笑,“最后你查出来多少具?3771年至今无论火灾地震人为还是天命,尸体没眼睛的或是额叶受损的都算。”

  “40。”孙哲平点点牛皮纸袋,“全都混到平时的案件里来了,饶是我都没发现这居然是连环案件,毕竟时间线太长,而且也没有固定周期。”

  “但很可惜这个也一定不是正确。”在男人惊讶的眼神下,叶修胳膊肘压上桌子,身体前倾着小声说道:“你知道的,额叶受损不一定死,而且死亡人数也不对,是44。”

  “我离开中心区之前三旧路的那宗煤气爆炸案件,死4伤13那宗。”叶修眼中闪过一丝冰冷,“那4具尸体被炸烂了,没人在乎他们眼睛还在不在原来的地方,脑袋还完不完整。”

  “无论死人还是行尸走肉,不会泄露秘密就可以……”孙哲平沉吟,突然一顿, “那你怎么知道的。”

  叶修没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坐回位置上点起了烟,“你也知道我家老头子最后走的时候,嘴里一直叨叨的是这个案件。他说他早知道这事有问题却收手不敢深查,他说他有太多弱点与顾忌无法豁出去,但最后临终还是后悔自己没做正确的事情。”

  “我能理解,毕竟亏你的福,我也知道这冰山一角了。”孙哲平哼笑了一声,“你父亲已经做了他能做的了,他说的没有错,要真出差错别说他会怎么样,你和叶秋怕是一个都活不了。”

  “你提醒我了,你可帮我盯着点我弟。”叶修突然哎了一声,“他最近很古怪,我怀疑他也在自己瞎鼓捣,他可是我们叶家最后的香火传承了千万不能出事了。”

  “行行行你弟宝贵。”孙哲平无奈,“那么你打算怎么办,东西我给你拿过来了事情也查的差不多了,就差追查凶手,但这步不仅比登天还难,怕是越查越危险,说不定中心区都要动荡。”

  “你说呢?”叶修说,“44个冤魂一直在喊,开区时期的老一辈接连去世查无此人,但他们也许不是好人更别说也和你我没血缘关系。”

  “我当然要管,有人被杀我就要管,我他妈是警察。”孙哲平咒骂一声,“但你呢,管你啥事。”

  “怎么说话的,这凶手害我兄弟还把我爸气死了,这能忍么。”

  “那你告诉我你要怎么做?茫茫人海这案子从二十年前开始,当年主谋是中年人的话现在都半脚踏进棺材了,你从哪里找?”

  叶修盯着孙哲平,脸上的笑意便收敛了起来,直直看着对方,曈昽里满是薄冰。

  “我要说,我有证人呢?”他一字一顿。

  孙哲平喝酒的姿势一僵,遍体生寒,“你说什么?”

  “你不是好奇我怎么知道是44人的吗?”叶修缓缓开口,“最后被害的那一家四口,男人就是第十区开区时下海的大头之一,当年她老婆跟着他一起做活,最困难时期生了孩子却无力抚养只能放到孤儿院。多年后两人腰缠万贯,生活稳定下又生了一男一女,她们回去找大儿子时才发现那家孤儿院倒闭了,辗转了很久才找到了对方。。”

  “……而他们一家人终于能团聚的那天,那人找上门来了。”孙哲平不用叶修再说,头皮都炸开了,“但那人只知道有四人?!”

  “那名父亲把孩子们都藏了起来,一人一个地方,就他运气最好,前两个都被找到杀了。”叶修吐出一口烟,徐徐上升时仿若怪物的爪獠,“那人杀了两个后以为全了,就没再继续搜了。”

  “当年查不出来,可过了这么多年,他们并没有停止杀戮。”叶修直接拿过孙哲平的啤酒灌了一口,然后抹了抹嘴,“销一个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信息不困难,再给他造一个假的也不困难,但即便这样……他大概也没多久安生日子了。”

  “你他妈……操你的叶修,你还有没有不敢做的事情!你就不能找我商量吗?!”孙哲平大冷天出了一身冷汗,他脸色很差,看着面前的男子双手攥拳,“你胆子怎么这么大!……你知不知道你要是这么做了,你——!”

  “沐秋假死,叶秋在老冯手下受保护。”叶修眼神平静,“我……无任何留恋,无所顾忌,大孙。”

  “那变态杀人狂,要找就来找。”

【2】

  叶修从孙哲平那里出来后没第一时间回家,而是打的去了中心区边缘的盟太小城,进了那里的一家酒吧,然后要了杯水,一直坐在那里喝。

  光束灯和激光灯在黑暗中晃动,照在舞池里跳着劲舞的人们身上,叶修耳边全是炸开的电音DJ曲,感觉脑仁都在疼。光怪陆离间不少人都看见了这名独自一人坐在吧台边的男人,在群魔乱舞的人群边显得格外突兀,不少人过来与他搭讪,有男有女,叶修都拒绝了,在调酒师过来第五次倒水时他终于受不了了,“你还没好吗?”

  “九点,早一秒都不行。”调酒师很年轻,甚至不敢说他有没有成年,他淡定地看了眼自己腕表,“还有半个多小时呢。”

  “啊?!什么——?!”叶修大吼,宛如聋子。

  青年无语了,冲他做了个等待的姿势,又被到吧台要酒的顾客叫走了。

  叶修无奈,刚要去拿杯子突然感到后背一刺,他猛地转过脸去,背后是在灯光下肆意跳动的人们,他看不清他们的表情,只能看见他们肢体互相交缠厮磨。叶修又往周围看了一圈,没发现异样,那种审视他的目光也不见了,但足以引起他的警觉。

  叶修站起身走向调酒师,后者还在低头调酒,没去看他。叶修直接越过吧台扯住对方手臂,青年条件反射地要挣脱,看见是他不易察觉地松了口气,然后蹙眉,“说了再等会儿。”

  “我感觉不对劲。”叶修脸色的糟糕不是假的,青年一下子也正色起来,看了看手里的杯子,往下一扔,“妈的算了,活着更重要。”

  “干嘛呢!我的酒呢?!”等着酒的男人不乐意了,叶修凑到那人耳边说了什么,对方愣了愣,看了看青年又看了看他,吹了声口哨,“行啊兄弟,够大胆。”

  叶修回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拽起调酒师就走。

  “你和他说什么呢?”他们往后门走的路上调酒师好奇地问。

  “小孩子不要……”叶修随意要敷衍,突然停下脚步,调酒师跟着停下,酒吧里光线很暗,激光灯快速晃动下看得人眼晕,像是被黑雾包裹,异常没有安全感。

  “跑。”叶修将他扯到自己身前,朝后门一推。

  “你——”调酒师眼中闪过慌乱,但很快镇定下来,不等叶修再重复极麻溜地跑了。男人随手摸上一旁的花瓶,就在这时音乐戛然而止,像是生猛刹车般所有人都停止了他们此刻的动作,众人纷纷看向DJ盘,只见几个人堆在那里,目光毫不犹豫看的就是他。

  “散场了。”一个大汉嗓音很沙哑,“该回家回家。”

  众人莫名其妙,但不及他们说什么那群人衣袖下、腿旁都抽出了打棍,啪啪一甩成了长棍,还有一个极其嚣张地直接打烂了旁边的唱片机,力度狠辣,倘若砸脑袋上根本不知道会有什么惨剧!

  人们很快意识到是有人寻仇要清场,大家惊慌失措地抓起衣服和包,有的连伴儿都不管了只管自己拼命往出挤,生怕打起来刀棍不长眼。他们的判断是正确的,大厅退的人不到一半就有打手冲向了叶修,在女人恐惧的尖叫声中很快打成一团,男人一个花瓶甩出去挡住冲过来的第一个人,猫腰就地滚过一棍子,然后朝与后门相反地方向躲闪。

  叶修抽空看了眼后门发现根本没人过去,这群人不可能没看见和他一起的青年逃走了,那他们恐怕不是门外还有人,就是他们的目标本就是他。叶修思考间朝他冲来的人又多了不少,他且战且退一边躲一边将周围东西随手甩过去,手法极刁钻而精确地打到打手们抓武器的手腕上或是眼前,但终究好汉难敌众拳,手臂挨了一棍子,难以忍受的剧痛害他眉头一皱,根本不想再挨一下。

  “我操——”扶着桌子的手猛地一抽走,下一秒棒子就挥上去了,玻璃桌面应声而碎。叶修飞起一脚将圆桌蹬出去,忘了还未恢复如常的伤腿,生理性抽搐地一缩,另一只脚也跟着在溅满啤酒的光滑地板上一滑,整个人往后仰去。他会摔倒吗?笑话那还是他叶修吗!张牙舞爪间男人扒住另一张桌子稳住了几秒,随后又一滑,成功坐到身后一排的长沙发上。

  但他根本没看见降落地还有个人,他直接整个人都滚进了那人怀里,手还一把抓到对方大腿上。

  

  “兄弟对不住!”叶修只顾得前面的人,没工夫辨认是何人反正也不认识。他撑着对方大腿一边踹飞了前面人指着他的刀子,手下摸到的大腿结实有力,布料也是高级货,后背顶住的也是坚硬的胸肌,叶修意识到身后的兄弟怕是个男模身材的练家子,有人在他怀里如此折腾都坐怀不乱一声不吭,不是吓傻了就是真绝色。

  突然眼前一黑,两个人举着棍子同时落下,动作又快又猛。叶修骂了声要完同时双手抬起遮挡住头部,他不能躲他身后还有个无辜路人呢。但那路人比他能耐,就在叶修准备硬扛时突然两条手臂飞快地从他腋窝下面抬起,男人只来得及看见什么东西划过的那一丝冰冷光线,接着前面人就倒下了。

  被射穿手肘的人在地上凄厉地嚎叫,不仅镇住了后面的人,另一个举着棍子的人身子也僵住了,特别搞笑地维持着铁管向下挥舞的姿势,眼睛瞪着前面的枪口,冷汗从额头滑落。叶修这才发现身后人是玩双枪的,不知何时握在手里的两把手枪稳稳朝前举着,一个枪口对准一个方向。

  叶修镇定下来,但刚要平复的心跳却再次激烈震荡,因为后者的呼吸喷到他的头发上,滚烫而熟悉。

  不知何时又有一群人包围了他们,枪口对准的不是叶修,而是袭击他的人。周泽楷环视了一下四周,右手臂收起,自然地圈在坐在他怀里的叶修腰上,动作随意却暗含霸道。

  “你再动他下试试?”叶修听见对方开口。



评论(115)
热度(1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