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双王(11)

*娱乐圈paro

*天王周X天王叶

*OOC,不喜误入

*观看注意请戳(1)

全文目录

********************************

【1】

  叶秋“啪”地放下签字笔,看向叶修的表情算得上阴沉。后者直视对方冷若冰霜的模样,无一丝惧怕,甚至算得上压根不当回事,“当年那事之后你劝爸妈把我送出国治疗,因为走的突然,国内所有事情包括退学都是你帮我处理的。”

  “你当时那个样子,我不帮你处理难不成你自己能处理?”叶秋不置可否。

  “那我之前的手机号你怎么给我扔了?”

  “什么扔了是丢了!而且你当时长时间在国外,再办一个有什么不对。”叶秋不耐烦,“你那些朋友回国后不也都联系回来了吗?又没什么损失。”

  男人默默听完,没再继续追问下去,而是突然走近叶秋。光是这样的举动就让后者身体不可察觉地僵硬起来,但对方靠近他后什么也没做,只是一脚将他连人带转椅踹到后面,自己坐在了桌沿上,“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没学会和你哥撒谎时,最起码要冷静吗?”

  叶修这话听得是在开玩笑,语气也近乎云淡风轻,但叶秋却紧张到指节用力扣住了扶手。叶修很少生气,大多数情况下就连生气也是不温不火的,可是只有面对面感受到对方直压下来的怒气你才会知道,这种愤怒有多可怕,多么令人胆寒。

  “你和小周关系从小就不太好,那时你和我说你没他联系方式我信,让你问爸妈你一拖再拖我也没在意。”叶修继续说:“但我前几天同对方问起这些事时,我就感觉另有隐情。”

  “那这关我什么事?”叶秋死不认账。

  “回国后我去找过他,因一些原因当时没见到他本人,所以我留下了我的手机号。”叶修说,“但他从来没给我打过。”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还指望所有人一直记得你不成?”

  “但那天在外面我问起对方时,虽然只有半句,可是我听得很清楚。”叶修说:“小周说他打了,‘但是’……”

  “这个‘但是’是你吧。”叶修居高临下地看着叶秋,“接电话的人是你,对不对?”

  

  而周泽楷这边,也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在他印象里,叶修当年是突然失踪的。他高考完的那个暑假别人在狂欢,他则一直在B市到处寻找对方的消息。但男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朋友与同学都是一问三不知,问起叶家父母则是一副欲言又止不想多谈的模样。一开始周泽楷担心对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担心到惶惶不可度日,他依旧报考了叶修的学校,一边念书一边继续打听对方的消息。直到有一天下课,宿舍管理员递给他一个电话号码,对方自称是他表哥,让他记得回电。

  周泽楷没有什么表哥,那时就知道对方一定是叶修,他拼命抑制着自己的激动去拨通了电话。那边接听的很快,是熟悉不已的男人的声音,比过去要温润一些,然后问他,他是谁。周泽楷一开始不以为意,报了自己的名字,但预想中的笑意与惊喜都没有,那边沉默了一阵,似乎在思考,然后又问了一遍。

  “周泽楷……是哪位?” 

  周泽楷至今还记得那一瞬间他的感受,浑身发冷,眼眶发酸,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抖,最终像是株被冬雪掩埋的脆弱土苗,褪去了所有水分,冻死在了土地上。

  之后周泽楷便再也没打过那个电话,存都没存,像是爱之深伤之切,他再也不愿去回想有关对方的任何。周泽楷当时只觉得自己像个小丑,准备了一台戏,把叶修放在了最重要的角色上,却根本没意识到对方也许不仅不稀罕去饰演,甚至连去看这场戏的兴趣都没有。他那时都没意识到既然叶修不认识他那么为何会去看他,为何会给他留电话,他自顾自的替对方补全了原因,也许是叶父母同他提起自己去找过他;也许是受父母之命敷衍了事;总之答案就是对方来找他,不是因为他是“周泽楷”,而是因为他是“父亲战友家的孩子”。

  青年扔掉了所有与对方的回忆,扔掉了所有钦慕与爱恋,沉稳而日渐成熟。直到很久后他终于从伤痛中平复,终于能坦然面对过去,即便意识到了当时推测的武断,即便察觉到了说不通的地方,他也淡然了,无心去计较。

  要不是后来叶修做了演员,成日出现在他总能看到的地方;要不是他心中憋着一股劲儿,以至于也要去做演员追随对方走过的路,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生活让对方如此乐不思蜀;要不是恰巧在国外相遇,幼稚的想要报复,却到最后,尘封而没消失的爱恋卷土重来……

  此时此刻,周泽楷认真去回想那晚在叶修楼下对方问他的问题,回想叶修的每一个表情,又想到了叶秋的态度。他突然意识到,他同叶修之间可能真的有一个误会,而正是那简简单单的误会使得他们一步错,步步错,犹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之后的悲伤一发不可收拾的上演。

  “嗡!”手机传来的震动让青年回过神来,他扫了眼短信里的手机号,有些抱歉地看向面前的安教授,“不好意思,急事。”

  “哦哦好,那你快去忙吧,有空回学校看看。”安教授了然大明星工作繁忙,理解地拍拍对方的肩膀,“顺便也替我跟小叶问声好,让他一定多加油。”

  “不过他已经很不错了,根本不用担心,他那种人走到哪里都不会差的。”

  “当然小周你也不错,论外在条件你比叶修适合当明星多了,当年学校追你的女生能绕天安门5圈了,我们都开玩笑其实你上错大学了。”安教授呵呵一笑,“你俩也是有缘,从小相识不说大学和工作居然也能走到一起,多多互相扶持啊。”

  这不是缘分,周泽楷心想,这是他付出一切,一直拼命追赶对方的结果。

  “改日……”周泽楷开口,“会同前辈一起去看您。”

  所以他有什么理由不继续追过去。

  “一定。”

【2】

  “你这是什么意思?”相距不远的高楼顶层中,叶修抖抖自己被叶秋牢牢桎梏的手腕,“承认就承认,抓着我做什么,怕我揍你?”

  “你要揍就揍好了。”叶秋从椅子上站起来,眼中一片平静,“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你早知为何要做?”叶修反问,“叶秋,我不记得我吩咐过你需要这样做,也不记得我需要你干涉我的人际关系。”

  “我能告诉你我的确很抱歉,也很愧疚。”叶秋语气执拗,“但我不后悔。”

  男人向着自家哥哥逼近了一步,这样不安全的距离让叶修眉头隐约皱了起来,更是在听见对方下一句话大吃一惊,“我不会让你和周泽楷在一起的。”

  “其实我一直想问了,小周怎么惹你了你对他敌意那么重。”叶修差点气笑了,“你管的太宽了吧,爸妈也不是不知道我的性向问题,要是说是因为小周是周叔——”

  “你也知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让老爸多难做人?对你自己有多大影响?”叶秋烦躁地说,“而且你和周泽楷根本就不合适!我不是说歧视同性恋……但哥你不可以,我不能看着你陷进去!你想把爸妈气病吗?!”

  “这事我会处理的,你不用管。”叶修满脸平静,显然早已想过这方面问题,这种态度更是让叶秋愤怒,“你是我哥我怎么能不管你!而且周泽楷把你害得还不够惨吗?!”

  “瞎说什么。”叶修脸色终于沉了下来,“我无论活成什么德行都和你们任何人无关,无论你还是周泽楷都对我没责任,而我也同样不对你们的行为负责。”

  “无关?怎么无关?”叶秋冷笑,“要不是我把你推下楼,你用得着退学?要不是周泽楷当年不安好心,你会喜欢男人?这叫无关?那什么才叫有关?大话不是这么说的哥哥。”

  “你说得对,这些我都承认。”叶修说,“但是我从来没怪过你或是怪过他,人各有命,叶秋,我认命了,是你不认。”

  这一句话叶秋顿时脸色煞白,男人一瞬间变得格外脆弱,身体摇摇欲坠似乎快要摔倒,叶修吓了一跳赶紧去扶对方,但却在手触及到对方手臂时突生状况。叶秋猛地反手揪着他就是一个擒拿,他整个人被按到桌子上,脸朝下,书桌上的笔筒装饰物顿时被撞倒滚做一团,噼里啪啦地往地上摔。

  “我认不了,不把你掰回正道我认不了。”叶秋一字一顿,“随你怎么说吧,但是我要替你负责,我当年毁了你,我必须要把你重新送回去。”

  男人手往抽屉里伸,一阵金属碰撞声后有什么银色的器物被拿了出来。叶修挣扎着看了一眼顿时就惊住了,意识到对方要做什么后就开始拼命踢踹对方。两人都是成年男子力气都不小,一时间办公室里就跟拆房子一样震天动地。叶修很快败阵下来,他论力气本就没叶秋大,加上昨夜后身体的不适,几乎被完全按压在桌面上无法动弹,但叶秋其实也没讨到多大便宜,他顾忌哥哥伤势不敢太用全力,身后书柜玻璃制品摔碎了多半,架子都撞散了。

  “你是不是在办公室总玩PLAY啊放着这种玩意儿!”叶修挣脱不开,气的脸红脖子粗,嘴上却不服输,“要不要再塞把枪啊!我要举报你!”

  “这就是给你准备的。”叶秋死死扣住男人,“我上次就和你说了,再惹事我就把你绑回家,你以为我在开玩笑?”

  “我他妈哪里知道你真是字面上的意思!你这么把我绑回去你才是要吓死爸妈!你才是不孝的那个!”

  “我还有别的房产。”叶秋语气冷静,“你现在听不进去我说话无所谓,我早晚让你听进去,但你休想再去找周泽楷,演艺圈那边我也会通知你退圈,总之你必须和我回家!”

  “那我吃什么——你养我啊?!”

  叶秋没理他,似乎觉得这个方法可行。于是更用力地去扣住叶修双手,但只扣上了单边,另一边怎么也扣不到,正要下死劲时身下人突然浑身震颤,随后徒然身子一软,像是昏了过去。

  “哥?!”叶秋吓了一大跳,扳过男人一看,对方紧闭着双眼,太阳穴青筋暴起,模样格外痛苦不像是装的,赶紧把对方拦腰抱到沙发上,掏出手机打急救。但他还没来得及拨号躺着的男人却突然跳起来往外跑去,叶秋一愣来不及阻拦,叶修已经一个健步蹿出了办公室,连电梯都没等直接撞开消防通道跑了。

  “哥——!”叶秋急了,他知道对方不是装疼是真疼,这种状况下慌张跑路危险性不必多说,但他不敢追过去深怕把叶修惹急了做出什么更离谱的事情,赶紧扭头冲愣在一旁的助理吼道:“愣着干什么!通知保镖把一二层的门都堵住了!窗户也别放过!把我哥拦住!”

    

  叶修跑得飞快,许是起的过猛气血亏,眼前阵阵发黑让他几乎看不见脚下的台阶,好几次都差点绊倒栽下去。他右手上叮呤咣啷挂着半边手铐,跟逃犯一样慌不择路,手掌摩擦在楼梯扶手上做支撑,一层一层地往下跑。过程中他恶心的厉害,看着苍白的消防楼梯几乎花了眼,手心的肌肤被扶手油漆蹭到发疼,但也不敢停下来。叶秋这次是玩真的,叶修毫不怀疑对方是要将他关起来,叶家在B市有自己的门户,多数行业只手遮天,别说藏他一个本家人,把他身份证黑了让他成无户籍的透明人都行。

  “靠——”叶修脚下一滑,他眼疾手快地死死拽住扶手,借着惯性后栽,腰胯撞击到凸起的台阶上,剧烈的疼痛差点没让他汗滴下来。他现在已经浑身是汗,从十九层连续不停跑下来已经耗费了他大半的体力,一旦停下他几乎就再也站不起来。

  男人平复了一下呼吸,仔细聆听了一下安全通道里的声音,发现叶秋大概本人没追过来,但绝对不会放过他,一定是去出口堵他了。叶修想到这里就静静在楼梯里坐了一会儿,推测着估计人到一楼逮他去了,他才扶着腰踉跄地推开不知哪层楼的门。室内是集中办公区,贴着磨砂的独立办公间里不断传来上班族打字、谈论的声音,他把没扣住的那半手铐塞兜里,快速地穿过区域间走廊到了电梯间,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地下停车场。

  叶修掏出手机,才发现不知何时手机关机了,试探着按了按居然还能打开。结果刚跳到待机画面时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周泽楷三个大字简直金光闪闪,他迅速接了,对面似乎比他还紧张,“你在哪儿?”

  “朝阳区的叶氏集团大楼你知不知道?”叶修也顾不上别的了,“我现在在去地下,你赶紧过来接我。”

  “我就在你们楼——”

  青年声音戛然而止,叶修喂喂了几声,拿手里一看发现是电量彻底死亡,没余地了。电梯正好到达地下,叶修开门就跑,差点迎面撞进来人怀里。

  “我靠——”他看清对方是谁,转头就不知要往哪边跑,后脖被大力一扯差点呛死,然后整个人被拦腰扛了起来。

  “好啊,大少爷。”林敬言拍拍叶修屁股,笑的有些痞,“二少爷叫你回家吃饭。” 

  双拳难敌四手,叶修被扯进车里怕已是定局,却还不认输地挣扎着,脚踩在门上死活不进去。

  “老林你他妈不好好当你XX特种兵跑来拐卖人口!我们军人的脸都让你丢尽了!”叶修双手死死扒住车框,整个人张开挂在那里。竟一时间捅也捅不进去,扯也扯不下来,嘴上还在骂着,烦死人了。

  “现在混口饭吃不容易,赏脸配合下呗?”林敬言抱臂在一旁看热闹,见叶修是真的要生气了才慢悠悠地开口劝道:“这群新来的兵痞子下手没个轻重,你现在真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也是奉命行事,看在旧情份上给个面子啊。”

  “你都不放我走我给你个屁面子!”

  叶修被按住脑袋,本能地反手一拳打在身后保镖身上。对方是新来的并不知道叶修身份,只当对方是逃跑的小傍家,脸上挂不住顿时火了,当下揪住男人后领便将对方大力扯下来掼到地上,林敬言脸色一变,但对方的脚已经照着叶修头又踢了过去,会拳脚的向来分不清轻重,这一下倘若真踹头上去对方半条命都要没了。

  但不及林敬言阻止,对叶修施暴的保镖徒然身子一顿,随后便飞了出去,脚擦着前者的发丝摔到了一米开外。没人反应过来,接下来又是一个距离叶修近的保镖被击倒,门牙都被打掉了,摔倒在地呕出一口血来。

  这群人都是当年都是数一数二的散打冠军,但转眼间两个就被打倒在地。其余几人这才反应过来,朝着来人就要动手,却被林敬言吼住,“也不看看谁还在这里!波及到了你们就拿命偿吧!”

  叶修被保镖那一下扯得眼冒金星,还没来得及看清周围就被人扯住胳膊,用力从地上拽起。揽在他腰上的手臂结实有力,裹紧他的拥抱滚烫到令人心安,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几乎瞬间就卸下了防备,仿若坠入桃花乡,什么也不用担心了。

  “你是……”林敬言看着面前的高大青年,目光在他和叶修只见游弋,很快就想起这张脸他在哪里见过。

  周泽楷看着叶修,温柔地将对方拉到自己身后。再抬起头看向他们时却变得冷若冰霜,像是被激怒的野兽一般,目光变得危险而渗人。

  “周泽楷。”林敬言叫出了青年的名字,“你想干什么?”

  “人是我的。”周泽楷直视对方,一字一顿,“我要带走。”


评论(84)
热度(1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