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王(6)

*娱乐圈paro

*天王周X天王叶

*OOC,不喜误入

观看注意戳(1)

本章天雷狗血,注意注意。

全文目录

*************************************

【1】

  周泽楷离开叶修后去了连廊,只有孙哲平靠在那边的栏杆上抽烟,看见青年过来眯了眯眼睛,“你俩是不上头条不罢休不成?仗着在我场子里这么肆无忌惮?”

  周泽楷摇了摇头,朝着他伸出手。后者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但还是拿出了烟盒,“你不早戒了吗?”

  青年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点燃后深吸了一口,然后便望着窗外发呆。要是被对方粉丝们看见他这副模样,在惊讶自家男神居然抽烟之前一定先会被对方此时倦怠性感的模样帅到尖叫。周泽楷烟瘾不重,过去一直不抽烟,直到上大学那阵因为叶修的事来势凶猛,之后因同对方在一起戒了一阵,如今又犯了。

  “对了,你猜刚才谁给我打电话了?”孙哲平扬扬手机。

  “谁?”周泽楷从不猜,直接问。

  “叶秋。”孙哲平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上来就问我他哥是不是在和你拍戏。一听我回答说是,立马要带叶修走,还让我放人,好像我逼着未成年做工一样。”

  “你不放人,叶修不会走。”周泽楷表情没怎么变。

  “你和叶秋很熟?”孙哲平半晌才问到。

  “认识。”周泽楷回答。

  “不只这么简单吧,他对你态度可警觉的很。”孙哲平轻笑,“像他哥和你再多待一秒就会怀孕一样。”

  “他喜欢他哥。”周泽楷说,“而我对前辈图谋不轨。”言下之意,他们处于某种合乎情理的敌对关系。如此言简意赅,霸气侧漏的说法,饶是孙哲平这号人物都被震住了,烟差点呛嗓子里。

  “你俩不是分了吗?”孙哲平探头看了看有没有人在周围偷听,转过来时表情就认真多了,“这现在闹得哪出?”

  “我在重新追求。”周泽楷一顿,心想说不定过了今晚自己就彻底失恋了。

  “我先不管叶秋这边到底怎么回事,你和叶修这问题你可得想清楚,前几年那事儿风头其实一直没过,你们如今地位越来越高,知名度也越来越大,不比当年。这次再出事谁也替谁顶不了。”孙哲平说的都是大实话,周泽楷也知道,所以一时间也没回答,只是默默抽着烟。

  “非叶修不行?”孙哲平看青年这倔劲上来了,也无奈了,“就必须是叶修?”

  “嗯。”周泽楷回答,要是能选择一个人陪他度过余生,他一定要叶修。

  片场一片热闹,远处传来人们逗趣聊天的声音,连廊里却安静到针落地也能听得清。周泽楷毫无隐瞒,这份坦荡让人无话可说。于是孙哲平掐了烟,“随你吧。”

  他知道这不是他能劝住的事情了,只求老天爷真能开眼,让这俩人少受点折磨。

  “不过你也注意点分寸,你脾气我知道,叶修的脾气我也知道。”孙哲平拍拍周泽楷肩膀,“那人吃软不吃硬,最受不得被你护着,还爱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否则那是他也不会和你闹成那样。”

  周泽楷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你刚才说叶秋……”

  “嗯,怎么?”孙哲平有些疑惑,然后也想起来了,“对,我放人了。叶秋已经来了估计现在叶修也走了吧?你们难不成还有约?”

   

  “你怎么过来了?”叶修问。

  “你回国以后一直没回家,爸妈让我有时间就接你回家吃个饭。”叶秋胳膊搭在车窗旁,示意对方上车。

  男人看了眼车门,“我正拍戏呢,下回的吧。”

  “给你请假了,就说你现在回去上面也收工了。”叶秋很坚持,甚至亲自打开车门下来去拉叶修胳膊,将男人直接打包赛车里。路虎底盘高叶修被这么一搞差点磕到膝盖,他却没在意而是问起别的,“收工了?现在?”

  “嗯。”叶秋给叶修揉了揉膝盖,但却没停止继续把人往里推的动作,同时还将对方裤兜里的手机拿走了。

  “你拿我手机做什么?”叶修拧眉,伸手去抢,“还我。”

  “怕你找借口又跑了。”叶秋“嘭”地甩上叶修那边的车门,然后坐回驾驶座,叶修又从后排探过去够,“你等等先给我——我有事要打电话!”

  “给谁打?”叶秋扫了他一眼。

  “给文州啊,今天他我助理,我跑了能不和他说吗?要不我先回去一趟……”叶修拉了拉车门发现已经上锁了,眼睛瞪大了,“你确定是带我回家吃饭,而不是找地把我投江?”

  “也就你,回家吃饭还要掳回去。”叶秋哼了一声,拿着叶修手机轻松开锁,翻到喻文州的手机号,拨通后放到耳边直到对方接听,“喂?喻少好,对我是叶秋,嗯我带我哥回去吃个饭……嗯辛苦你了,好的我知道了,麻烦你了,再联系。”

  叶秋挂了电话后将手机直接塞到驾驶室的车门置物槽里,扭头问他,“打完了,你还想联系谁?”

  见叶修没说话叶秋便扭回头发动车辆,前者手指在门把手边不由自主地抖动了几下,朝着窗外张望。车辆起步,电梯口越来越远,直到转过弯道,爬上出口的坡道,叶修也没看见周泽楷下来。

  “干什么呢?”叶秋分神从镜子里看了眼叶修,眉头紧锁,“坐好了。”

  “没什么。”叶修坐好后头枕住垫子,闭住了眼睛,“我累了,先睡会儿。”

  叶秋应了一声,伸手把空凋风调高了些,把风向拨到吹不到叶修的地方。 

  高峰期B市的交通就和粘稠的蜂蜜般,直面落日,空气晃动出扭曲的光影,每辆车的车身与玻璃都带着金黄的光晕,驾驶人默默打开遮光板或者戴上墨镜,焦躁却早已习惯地等待着短暂的绿灯放行。

  叶秋开车带着叶修几乎横跨了半个B市,叶修在座位上睡得混天黑地,醒来和叶秋唠唠嗑尝试要回手机,失败后闲的无聊又接着睡。从竖着坐着睡一直睡成横着蜷缩着睡,翻来覆去想着心事,但最后熬不过无聊与疲惫,最后在车轮碾过沙石,行车越来越通畅下陷入了沉睡。

  等到叶秋将车停入别墅车库后喊叶修,后者也不为所动,叶秋开车门爬到后座去摇叶修,反倒被对方哼哼着缠住,好半天都动不了。

  “叶——”叶秋刚想抬手揍人,但在倾泻的阳光下看见叶修睡花的脸和眼皮下遮不住的黑眼圈,终是没忍心下手,最后半拖半拽着对方下了车,调整了一下对方缠着自己的姿势,憋着气使劲把对方抱了起来。

  “你可抓住了……”叶秋艰难地抬脚踹关车门,像抱着一个巨婴一样艰难地抱着对方走出了车库,然后在脱力前赶紧把对方扔进花园的凉椅中。

  “唔……”叶修瘫软在椅子里睡眼惺忪地看了看周围,发现有叶秋在后立刻又闭住眼了,放心地继续软了下去。

  “你起来!”叶秋气不打一处来,抬脚踢了踢他哥,可是后者丝毫不为所动,大有“你不管我我就在这里睡个天荒地老的架势。”

  “哟大少爷回来了?睡着了?”提着菜的中年妇女看见路过时看见这边动静,笑了,“我找小张他们过来把他背回房间去吧。”

  “不用了。”叶秋泄气地说,“王婶您忙,我哥我来就行,爸妈呢?”

  “对了刚才夫人说联系不上你,让我等你回来告诉你她们今晚突然局长请饭局,让你们回来了就过去。”

  “我哥怎么可能会去。”叶秋对自家父母临时变卦这种事早习以为常,但也不免有些赌气,“我也不去了,王婶您简单做点菜,我和哥哥在家吃。”

  “行吧,我去做你们爱吃的油焖大虾去。”王婶笑呵呵地走了,叶秋看看平稳呼吸着的叶修,认命般地拽着对方胳膊弯下腰,将对方背到背上。

  “好重……哥哥你该减肥了。”叶秋闷闷地说,叶修像是听到般呢喃了一声,脸庞在叶秋脖颈后蹭了蹭,找了个好位置贴着不动了。

  男人背着身上人走的步伐缓了缓,然后慢慢走进家门。

  不知睡了多久叶修被热醒,迷迷糊糊地扒拉了一下才发现是有人睡在了他身边,吓得他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怎么?”身旁人被吵醒迷迷糊糊地问他,叶修这才发现身旁人是叶秋,如释重负地说,“吓死我了是你啊,我还以为……”

  是周泽楷。叶修话没说出口,惊醒了闭紧了嘴巴。叶秋却听得清楚不打算放过他,“你以为是谁?”

  “没谁,你接着睡吧。”叶修赶紧按住叶秋要起来的身子,后者不听挣扎了几下,“你别打马虎眼!你之前以为是谁?你有新对象了?女的?”

  “你比爸妈还操心。”叶修没正面回答,正巧门外王婶敲门让两人下去吃饭,男人便不在停留,站起来拿起一旁外套就往出走,“这味一闻就是油焖大虾!王婶您着手艺十里飘香……”

  叶秋听着越来越远的说话声,烦躁地拽开身上盖着的空调被。

  吃饭时只有兄弟两人,王婶为了省电别的屋子包括客厅灯都没开,只给他们留了餐厅的顶灯。两人默默吃了一会儿饭,叶修吃饭后率先提出要离开,让叶秋借他车。

  “你要去哪儿?”叶秋说。

  “回家啊,我明天一大早就有戏,这里离那边太远。”叶修说。

  “我明天一大早送你不可以吗?”叶秋问。

  “那要几点起啊那边8点就开工。”叶修擦了擦嘴就站起来,“车钥匙给我。”

       叶秋没动,突然问道:“你要去找谁?”

       “谁也不找。”叶修蹙眉,“快点,我困了。”

  叶秋把车钥匙递了过去,叶修过去摸了摸叶秋的头,低声说,“我走了,替我和爸妈问好。”

  “嗯。”叶秋没看他,低着头应到。

  门厅传来大门紧闭的响声,屋内又变得一片安静。叶秋一个人坐在餐桌旁,看着叶修空掉的饭碗,一时说不出什么滋味。男人继续夹菜塞进嘴巴里,慢慢地咀嚼,然后下咽。但却因为对面陪他的人不在了,味道便不再那么鲜香。

  他穿着衬衫长裤,一副精英派头,与衣着随意的叶修是两个极端,但他始终是那个人的弟弟。

  叶秋猛地放下碗筷。

【2】

  叶修一路狂飙,道路旁的路灯从车侧快速划过,化成一片黄色光影。他这这样一路一直开一直开,说着要回家手却转动方向盘驶回了片场的车库。到哪里时整个大楼一片漆黑,地下停车场的入口门帘紧闭,他愣了好一阵才突然意识到现在几点了。

  叶修拿出手机点在周泽楷的号码上,迟疑了好半天才按下去,结果很快对面便传来了冷漠的女声,无奈之下他只好调头离开,慢慢开回家,心却越悬越高,想周泽楷,想那个约定,想错过的这次机会,以及以后两人形同陌路的场景。

  等男人慢吞吞开回家时已经快12点了,整个小区道路宽广空无一人,一排路灯驱散着浓重的黑暗。叶修自家车库里停放的他自己的车辆,只能将叶秋的车停在房屋下,就在他找位置时触及一辆车的车牌号后他心里一紧,条件反射地踩下刹车。

  “吱——!”

  叶修身体随着急刹前倾了一下,眼睛一直直勾勾地盯着那辆车,“不会吧。”

  他将车停在一边下车跑了过去,夏夜里的路灯上绕动着飞蛾,照射在地面上斑驳着晃动着的黑影,纷乱纠缠着就像是他此时的内心。叶修注视着的那辆纯黑色的汽车没有因叶修靠近而有丝毫反应,像是月光下沉睡的巨兽,挡风玻璃里一个熟悉的身影同样也没反应,头低垂着似乎睡的很熟,他过来了都没发现。

  “叩叩——”叶修敲了敲留了条缝隙的车窗。

  周泽楷猛地惊醒,先是对周围漆黑一片的环境迷茫了一阵,然后看向窗外叶修,迷迷糊糊地打开车门下来了,却似乎不知道说什么,手足无措地看着面前人。

  叶修原本想笑,但声音却显得有些干涩,“大半夜跑人家楼底下做什么呢?”

  “等你。”周泽楷说,“你没等我,说好的。”

  青年语气直白,带着三分委屈三分埋怨,却没丝毫叶修爽约的愤怒,后者原本想解释,翻任凭话语百般纠缠于齿间也蹦不出半个字,怎么解释都那么苍白无力,仿佛是借口。他其实有很多方式拒绝跟叶秋回家,也有很多方式联系周泽楷,但他一直在迟疑,一次次错过了联系对方的机会,如今正要心死,凉灰却复燃。

  “你不是说就一次了吗?”叶修忍不住问。

  “骗你的。”周泽楷这才和男人对上眼神,“你没来,就不算。”

  像是春日第一场风,冬日第一场雪,叶修的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我喜欢你。”周泽楷继续说,“你喜欢我吗?”

  “你指的哪种喜欢?”叶修问。

  “喜欢能有几种?”周泽楷反问。

  “想在一起的,想亲、/吻的,想、/上/床的。”男人真的思考了一下。

  “这些我都想。”周泽楷回答。

  于是叶修动弹了,他突然扯住周泽楷的领子,猛地吻、/了上去,只一瞬后者便更汹涌地反扑过去,两人身体撞上车辆发出沉闷的声响,但无人在意。黄色的路灯下,车与车之间的空隙,周泽楷 吻/、得激烈而汹涌,牢牢拥抱着怀里的人,凶悍无比,像是要直接吻到窒息,吞噬掉一切。

  叶修揪着周泽楷的衣服,被动地承/受着,但却没有阻拦,只是指尖发白地克制着,腿部因刺激前踢了一下,却正好撞到车上,立马嘶了一声。

  这声嘶在接吻间隙里微不可闻,但周泽楷察觉了,立刻停止了动作,“?”

  “没事,磕了一下。”叶修回答,周泽楷扶着他走出车辆之间的间隙到了外面空旷的水泥地上,随后蹲下握住他的腿,“哪边?这边?”

  有些发烫的手掌覆在膝头,叶修能看见青年发顶和纤细的睫毛,还有些透红的嘴唇上带着的接吻痕迹,多半是他干的。

  叶修心跳得比平常要快很多,几乎令他难以承受。他深深呼出一口气,承认了一直徘徊在心里,却自我隐瞒的事实。

  他其实很喜欢周泽楷,根本不愿意放手。

  

  周泽楷蹲在那里给叶修揉了好一会儿,两人之间的气氛古怪不已,僵硬而又柔软,冰冷却又暧昧。叶修喉咙发紧,措辞了好半天才开口,“行了小周,你起来,我有话问你。”

  周泽楷默默站起来,距离叶修很近,几乎再往前凑凑就能继续亲吻。叶修感觉到压迫忍不住站直身子,这才发现原来要和对方说话本就要站直才不用仰头,青年不再年少,也不需要再勾着他的臂膀,他终将长大。

  叶修突然有些后悔这么开口,他的确有事要问对方,但那都是陈年旧事了,他放不下,还要强迫对方想起来吗?

  “什么?”周泽楷像是也有事要问他一样,催促他先问。

  “你还记得你上军校那年,咱俩QQ联系的事情吗?”叶修还是问了,语气有些尴尬。

  周泽楷听闻目光一闪,抿了抿唇点点头,脸色不太好。叶修一看心里的猜测便被证实了八分,心里也跟着一凉,但还是硬着头皮继续问了下去,“我那时惹你生气了吗?你为什么不加我?”

  周泽楷蹙起眉毛,“因为你那时——”

  “哥。”压抑着怒意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同时也撕碎了本该寂静的夏日深夜。叶修听见那个声音心里咯噔一下,扭头就看见叶秋提着一兜子东西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俩,眼中有什么被点燃,“你们……在做什么?”

  “叶秋?你怎么……”叶修有些惊讶,叶秋穿着没变,但散发出的气息却与晚餐时的温柔大相径庭,要是刚才吃饭时那个是他朝夕相处的弟弟,那么现在遇见的就像是一个陌生人,脸上挂着愤怒与紧张,犹如喷火的猛兽。

  在叶修记忆里这样愤怒的叶秋只出现过两次,一次导致他们兄弟俩一起从楼梯上滚了下去,一次导致他几乎被绑着扔进了开往国外的飞机。


****************************

唉好想谈恋爱(捧住脸

什么都不要问(尔康手,我知道你们满心的不解,莫方这都是我设计好的套路(强行装X,之后都会解释的

 @阴天有雨 我一定比你先完结,我要狠狠嘲笑你。

评论(71)
热度(1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