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楚酒霖

织一张席,烫一壶酒,徒行三十里点一盏灯,只因你要来,生活便要有点样子。
ღ谢绝转载,转载拉黑
ღ有提供文包下载,在目录里有链接

【周叶】双王(1)

首章注意:

*天王周X天王叶

*娱乐圈paro

*OOC有,狗血有,私设有,有原创人物短暂出没注意

*胡说八道胡编乱造

*不喜勿入

*HE

欢迎订阅【周叶双王】tag

全文目录

***************************

ONE

【1】

   叶修是被重量压醒的。

   他在睡梦中幽幽转醒,就感觉背上好像压着什么,脸下触感也不太对.好像是温乎的,还有像呼吸一样的小风吹面。叶修眨眨眼睛思考了一会儿,终于不得不承认他正躺在一男人怀里,对方一只手还被他枕在脑袋底下,另一手则圈着他,好像有人和对方抢自己一样抱得厚实。

   叶修困难地朝后扭头,看向近在咫尺的青年脸庞。很俊美的一张脸,完美到几乎毫无瑕疵,精致而有魅力,却吓得他横转体三周半滚出对方怀抱然后继续滚下床。

   “嘶——靠……”他趴伏在地毯上五官都扭曲了,屁股后面撕裂般的涨痛以及腰肢要废掉的感觉让他差点哀嚎出声,却在最后及时压住了嗓音。

   叶修挣扎着从一堆枕头、靠枕中爬起,从床沿慢慢探出脑袋,发现对方依旧睡的很香,呼吸平缓,浓密纤长的睫毛遮下一片阴影。因为毯子被叶修卷开,对方那令无数人血脉喷张的年轻身体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在他面前展开。

   赚大发了,他扫过对方结实的八块腹肌,暗暗想到。

   但他没做过多停留,转过身悄悄穿起衣服,房间内一片狼藉,衣服散落的到处都是,叶修都不用脑补也能直观感受到昨晚的一切是多么的疯狂。

   他赤脚踩在极厚的白毛毯上,从灯臂上拿下自己的领带塞进裤兜里,又一瘸一拐的找到自己的手机和钱包,最后胳膊搭在西装外套,提溜着鞋子悄悄打开房门,毫不留恋地闪身离开。

       ……

  “你这是被人抢劫了还是撞鬼了?”陈果诧异地说。 

  叶修气喘吁吁地摆手,热得浑身出汗,他昨晚参加庆功宴就没开车,今早只能跑到外面打车,幸好在关门前想起自己手头没现金,腆着一张老脸又转回去从对方钱夹里抽了一百,这才辗转赶回了公司。 

  “昨晚方锐去接你说你不接电话,黄少天和他说你喝多了直接上楼休息了他才走的,怎么今天就成这幅德行了?”陈果皱着眉头,突然警觉起来,“你不会喝多了搞一夜情了吧?需要公关团队立刻集合吗?”

  “哪能啊!哥是那种人吗?”叶修直起腰身,一字一顿。

  “也是,你喝多了就跟陷入深度昏迷似得,能乱什么性,除非别人睡你。”陈果想想也是,点点头就放心下来,转身恰好没看见叶修一脸沧桑悲凉交织的可怜模样。

  “我是昨晚空调吹多了有点着凉,气色不好,你看我嗓子都哑了。”叶修面不改色的撒谎,“我手头没现金打车费不够到家,你送送我呗,我回去休息几天。”

  “看你状态是不太好,我等得给你把工作往后延延,一会儿叫乔一帆送你。”陈果有些担忧地摸了摸叶修额头,“也没发烧啊,怎么嗓子哑成这样了,昨晚怎么喊了的才能……”

  “我能喊什么?我睡觉我能喊什么?”叶修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迅速反驳。

  “你反应这么大干嘛?我不就猜你们昨晚去K歌了嘛。”陈果满脸莫名其妙。

  大姐你福尔摩斯再世,你别再挑战我心脏了……叶修疲惫地摇摇头,飘着去找乔一帆了。

  回家的路上叶修没撑住在车上就睡着了,乔一帆看他太累也不敢叫他,就把车停楼底等对方睡醒为止。进家后男人趁着最后一点精神劲去洗澡,淋浴时他将手指探入使用过度的xue口里摸了摸,发现并没有she进去的异物感,估计是用tao了,忍不住想挺有进步啊现在知道戴tao了,原来就喜欢猛/干一通she进来。

 但这是和多少人实践后才会的事情叶修就懒得去想了,他浑身酸痛的连淋浴乳都挤不出来,折腾了好半天才收拾好自己,倒在床上便瞬间进入了睡眠状态。这一觉他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下午,醒来后身体虽然依旧酸痛但精神好了很多,就去厨房给自己整了碗桂花藕,边吃边处理手机信息,发现苏沐橙三小时前找他。

  【我这几天拍广告特别累,特别想吃王府后边那家的柚子茶和蛋饼_(:з」∠)_。】

  【那我明天给你去探你班给你带?】

  【好耶!叶修爱你! (/≥▽≤/)  】

  【(≖ ‿ ≖)✧】

  

  隔天叶修将自己收拾干净,随便套了件休闲装出门去买柚子茶和蛋饼,然后直奔苏沐橙拍摄的摄影棚。后者是他工作室旗下艺人所以拍摄现场基本都是熟人,巧的是导演还是王杰希,叶修一进去就被一堆人围住,将他手里提的小吃呼啦一下子全抢光了,一点不客气。

  “你这拍什么广告呢?”叶修将女生要的吃的递给她,他前一阵刚从国外回来,工作室相关事宜还没有从苏沐秋那里交接过来,当然他也没打算全部交接,不过是挂个名字而已。

  “MISOU新款手表,情侣的。”苏沐橙边喝柚子茶边说,“但就需要几个呼啦啦吹我头发的镜头,没别的。”

  “谁和你演情侣呢?”叶修随口问道。

  苏沐橙咬着吸管眨眨眼,用下巴示意叶修往后看,后者不经意一转身,差点撞到身后人怀里。他赶紧后撤抬头,就见一高大俊美青年站在面前,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前辈好。”低沉犹如大提琴一般的嗓音,周泽楷看着眼前表情一瞬间崩裂的男人,眼神说不出的复杂。

  “……小周,原来是你啊。”叶修扯起嘴角,笑声有些干,他装作不经意地重新转向苏沐橙那边,“沐橙我突然想起来,那个我——”

  “前辈。”令人惊讶地是周泽楷突然插话进来,对方一向知礼且沉默,头一次这样打断别人说话,但也不显突兀。只见青年一手掏兜一手抓住叶修的手,将拿出来的微凉金属物放到对方掌心收拢,小声附上一句令围观群众瞬间爆炸的话,“那晚后你忘了这个。”

  那晚?哪晚?!

  在苏沐橙挑眉“哦”一声中,众人面面相觑,惊讶于这一瞬间消息量的巨大。

  叶修与周泽楷作为当今娱乐圈被公认的前后天王级人物,对外关系似乎向来不温不火。前者作为国际知名影星舞台虽不止国内,但每年在国内登几次红地毯上几次颁奖盛典收了多少奖项怕是对方自己也数不清了,十年不短也不长,但对影迷们而言男人依旧神秘无比,让娱记愁白了头发,因为对方低调到简直不像是艺人,很少出席活动也很少和粉丝互动,幽灵一样怎么拿他赚钱?但即便无料也止不住人们爱他爱得如痴如狂,叶修作为全能型艺人在经历过初期由国外主战场转移国内时的质疑后,便再也没人怀疑过对方的实力,你行你来怕,演技够人家三分之一我喊你爷爷。

  和叶修相比周泽楷的一切就明了很多,红遍大江南北多年不褪色的极品男生兼小鲜肉,模特出生,家底殷实,各方面出色到让人忍不住吐槽女娲甩泥点就对方是钻点的。而对方的演技虽没叶修那么精湛,但青年的主场本就是音乐,在这种情况下能和黄少天等知名演员齐头并进已让人感慨江山代有才人出,前辈死在沙滩上。

  叶修和周泽楷在大家的记忆力似乎从没同台出现过。自然,叶修常年在外是一个原因,但对方也时不时和王杰希、韩文清等红人好友一起合影或是出席盛典,这样的概率下周叶两人互动为零,加之两人的标签和高度摆在那里,就实属可疑了,久而久之甚至还传出两人不和的传闻。

  有人煞有其事地猜测是叶修心高气傲,见不得周泽楷入圈比自己晚四年却能和自己相提并论。立马便有人指出这种说法不对,叶神在国内演艺圈的时间真说起来要比周少要晚。于是又有人说你们都不懂,横在他俩中间的苏沐橙才是最重要的原因:周苏二人因早些年的一部电影而被拉配多年,至今也是呼声最高的一对儿“金男玉女”,但苏沐橙却公开表示过自己与叶修关系匪浅,当年嘉世解约后也只有她义无反顾地跟着后者去开辟新天地,这明摆的单箭头三段式修罗场!其实还有很多其他猜测,但看起来最靠谱的就是这个,所以今日叶修前来很多人是抱着看一女两男爱恨情仇的戏份的,结果猝不及防周泽楷直面叶修拿出贴身手表,还言语暗示别人他们有过一夜,就仿若开车突然上高速,写作情敌读作真爱,想想突然有些小激动啊。

  周泽楷是出了名的闷葫芦,除非工作否则不会和周围人有过多交流,按理说遇见并不熟识还可能算得上敌人的叶修,不仅不沉默还如此积极主动怎么看怎么不对劲,更别说还拉小手,画面初期和谐美好,当场就有不少女生捂胸口无声地喊“老夫沉寂多年的少女心啊!!”

  “谢谢小周,我说怎么找不到了原来是那天落宴会厅了!”叶修抓着周泽楷手摇了几下表示感谢,格外真诚,“你不用介意那天不小心打翻杯子的事了,你看这不是手表没坏吗?”

  一朝回到解放前,众人面露失望,周泽楷迟疑了一下但也没说什么,只是盯着对方看了足足十几秒才转身离开。等到演员观众都散的差不多的时候苏沐橙才凑到叶修面前,好气地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和我说?”叶修的手表看似是普通大众款实则全球仅有一块,只有细看才能从银色表盘中发现复杂精致到令人窒息的暗红色花纹,勾出了一朵幽香的蔷薇盛开在伞尖之下,是叶修特地托人设计的,苏沐橙初识对方时男人便一直戴着,按理说不和叶修相熟的人是绝对不清楚那块表是他的,“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从不知道。”

  那是因为你哥怕你开启了什么莫名的世界大门,没告诉你。叶修冷静地想,但自然话不能这么说,“工作上早遇见过,点头之交。”这种消息。

  “哦~是吗?”苏沐橙才不信,看着周泽楷的背影弯了弯嘴角,“可他刚才那眼神委屈的不行呢,像是被你抛弃了一样委屈得不行。”

  抛弃?叶修苦不堪言,但只能干巴巴地“呵呵”。过去的情人前几天的炮友,趁他醉酒拖他上床,他委屈在什么?一想自己那天回去后照身体,那脊背上交错的各种吻/痕和红/肿的腿根和后xue,简直是把他当充气//娃娃用了,还要叉着腿走路。但连绯闻都只能靠粉丝YY的周泽楷大大,有几人能真正知道对方在性事上强势得吓人呢?叶修这苦只能吞肚子里自生自灭。

  “可能怪我没给他留柚子茶。”叶修再次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休息了一会儿,大家继续拍摄。王杰希对广告质量追求的精益求精是国内人士皆知的,这就意味着对方为了追求完美,可能会突然异想天开,不按套路出牌。这不,对方现在就当场改镜头,打算抛弃原本周泽楷带着手表做造型的想法,而是让对方坐在椅子上,再派另一人带着产品手表对其做一个拉领带并挑逗的动作,而周泽楷也需看着对方,做出凝视的感觉。

  这个镜头看似简单,却是整部广告的精髓,王杰希这样一改的确比原来效果好很多,但苦于现场没手模,找了几个人感觉都不对,结果一时陷入了僵局。

  “实在不行后期处理吧?”有人提议。

  王杰希没说话,只是抱臂扫视着周围一圈人,突然眼神一定大步走了过去,过一会儿一个在一旁玩手机的男人被一脸懵逼地拽了过来,王杰希对对方毫不客气直接抓着人家的手“啪”的一巴掌拍到周泽楷锁骨上。

  男人手掌大小适中,骨节修长,带着干净的光滑度。王杰希扶着那只手,让其在周泽楷锁/骨上游弋,仅仅是一个作势要往下摸的举动,就让周围人忍不住脸红心跳起来,气氛顿时旖//旎不已。

  “就你了。”王杰希满意地拍拍叶修,朝一旁人吩咐,“找人给他手画一下,20分钟后开拍。”

  “大眼你问我意见了吗?”叶修难以置信地问道。

  “下次请你吃饭。”王杰希淡定地推着不断挣扎的对方进了化妆间。

  叶修手长得好看是圈里出了名的,不少粉丝都叫嚣着要“舔舔舔”,化妆师如今有幸抓着对方手摸了半天,最后一口咬定根本不用画,只是替对方洗了个手,顺便修了下指甲。

  叶修:“……”

  男人登上台子时周泽楷已经准备好了,对方穿着黑衬衫打着白领带,右侧头发被固定在耳后,左边刘海打着发胶盖住眼睛,造成一种迷离的美感。此时对方正在听王杰希给他讲解姿势,神情极其专注,和脸上精致到几乎妖异的妆容形成了剧烈反差,一种浑然天成的气质让人移不开双眼。

  “我们先试一次。”王杰希都没指导叶修什么,就说了句看着办便挥手准备开拍。灯光打亮造型师撤离,当焦点聚焦完毕后叶修的神色突然就变了,他整个人变得慵懒玩味,像是真的准备勾引周泽楷一样,浑身充满了魅惑。但其实对方入镜的只有一双手,但男人却配合着手的动作,整个人整个身体都进入了状态。场内不少人对叶修演技和敬业程度都深知一二,也不奇怪王杰希都没和对方说什么,毕竟是影帝级别的人这点程度怕是和喝杯水一样信手掂来。

  黑白交织的空间里,周泽楷翘着腿坐在巨大的靠椅上,一只莹白修长的手探向他下巴,轻轻滑动着勾住他的领带,逼迫他仰起头看向镜头外勾//引他的人,面无表情,双眼却饱含深情,一如王杰希所要求的有关于“身不随心的魅惑”主题。

  叶修表情其实并没有变化多少,换个地方就是对方烂泥扶不上墙的模样,但像是头身分离般双手能尽心尽力地扮演着勾//引周泽楷的人。如果只看那一方镜头,人们只会遐想这双手的主人表情的多么的挑衅,眉间含了多少风情,玩味地等着周泽楷落入他的掌心,让那丝质品摩擦的声音延长,拨动着脆弱的神经。周泽楷也恰到好处地配合上对方,微微倾身抓住了那只撩拨他的手,沿着手指向上轻吻,直到手腕的表盘。

  “好咔!”

  众人回过神来,有些不敢相信如此短小的一个镜头眼前两人就像飙戏一般拿出了专业演技,将所有感情都处理的极好,背景音乐也掐的一分不差,完全没有缺点,也就王杰希还挑毛病,“周泽楷你把腿放下,叶修你离他近点……再往前点,你身子卡他腿里,对就这样,这个角度更好,我们再来一遍。”

  大哥你玩我呢?!

  叶修差点崩溃,嘴角隐隐有些抽搐,但这点反抗在王导演眼中是没用的,他只能忍着尴尬站到周泽楷张开的长腿中间。后者在张/开腿时仰头扫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说不出的意味,等着叶修进来,然后将对方暧/昧地夹住。

  如此近距离避免不了肌、/肤接触,现在又是夏天两人都只穿了单裤,叶修他能清晰感受到周泽楷腿部肌肉的紧/ 实与火热,不免又想到种种疯狂的夜晚,老脸都开始发烫。偏偏周泽楷还直勾勾地看着他,不知在想些什么用腿把他夹得极紧,叶修几乎挪动不了脚步,好几次都差点栽对方身上。

  等到结束拍摄时叶修感觉自己几乎要死了,比NG几百次都累。

【2】

  “你这是被人抢劫了,还是撞鬼了?”张新杰扶扶眼镜,好奇地问。

  “我已经懒得解释这个问题了……”叶修瘫软在吧台旁,脸颊贴在冰凉的桌面上,含糊不清地说道。

  广告结束后苏沐橙去赶其他片酬,叶修就独自前往Thunder找兄弟们聊天,Thunder作为酒吧在B市地位极高,普通老百姓没熟人或是内部渠道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是为圈内人士专门开辟的休闲酒吧。厅内装潢精致却不夸张奢华,冷色调暗灯光让人们很有安全感,长相英俊的钢琴师穿着燕尾服坐在三角琴边弹着舒缓的音乐,人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随意聊几句,完全不存在因看见红艺人便急不可耐凑上去搭讪的情况,气氛格外悠闲。

  “参加了个庆功宴后就好几天没有消息,今天还一脸失魂落魄的模样。”Thunder老板肖时钦亲自给叶修调饮料,酒精低到几乎没有,冰蓝色的液体滑入透明的杯子里卷起漩涡,在灯光的照射下折射出柔和的光芒,“说吧,搞了什么事了。”

  “还用猜这?”张新杰笑了,“你不如直接猜他那荒唐一夜的对象是男是女了。”

  叶修还没开口屁股便被猛拍了一把,他条件反射地捂住屁股转身,就看见喻文州穿着蓝色短袖,脸上戴着墨镜冲他笑得温和。

  “反应这么大,肯定是男的。”刚进门的喻文州摘下墨镜,满脸戏谑,“而且他还是被/上的那个。”

  “真的假的?”肖时钦半是惊讶半是看热闹,“谁敢动我们叶影帝的屁股啊?”

  “论‘敢’这个字的话,必须是韩文清了吧?”喻文州背靠在吧台上,认真想了想。

  “我靠你是怎么得出这么可怕的言论的?!”叶修吓得浑身哆嗦。

  “但要真是文清,叶修从床上起来的第一件事一定是和对方同归于尽,而不是夹着屁股跑了。”张新杰耸肩,叶修那天离开房间时他正好给对方打电话,自是知道一点内情的。

  “那么纵观整个娱乐圈谁有本事让我们叶神吓的逃跑呢?”喻文州笑着问。

  “周泽楷吧。”肖时钦说。

  “周泽楷。”张新杰回答。

  “周泽楷。”喻文州给问题画上圆满答案,瞄了眼叶修,满脸高深莫测。

  “再也不要和你们玩耍了……”叶修揉着头发,哀叹着将脸埋入手臂。

  “这次又是怎么回事啊,我说你俩也真是的这么多年来来回回的跟过山车似的,谁逗谁玩呢。”肖时钦忍不住说。

  “就是,有完没完。”张新杰也说。

  “你们这么问我该怎么回答,估计是我真的和他有孽缘吧……不想碰见时总能碰见。”叶修无奈一笑。

  “你那天和我说你住酒店时我还以为你是一个人!好吧就说你没说自己是一个人,但你和谁一起睡不好偏偏和叶修!”江波涛将一叠照片扔在桌子上,周泽楷拿起一张看了看。照片比较模糊但也能辨认出是两个依偎着的男人,一人歪倒在另一人身上,后者搂着前者的腰,抬头盯着电梯层数。

  “这是个女的我都得恭喜你!不仅能增加曝光率你是同性恋甚至性无能的传闻也能不攻自破,虽然这都是你自己害得……”江波涛捏捏鼻梁,无奈地说,“但怎么是叶修呢?!我虽不知道过去的事情但你俩的确闹出过同性绯闻吧?你难道不怕卷土重来更厉害吗?我简直不敢想象那群记者兴奋到像精神患者的样子。”

  江波涛说完转了两圈,突然猛地瞪向周泽楷,“你俩那天……没那啥吧?!”

  “没,对不起。”周泽楷双手交叠在膝盖上,表情无辜,他自然不会承认他诱拐叶修上床了,但表示道歉还是必要的,但这么说出口反而让听者有种“什么也没做真是对不起”的错觉。

  “那就好,也是我刚才急糊涂了,居然怕叶神找你讨说法。”江波涛缓和气氛般地乐了几声。

  “不会。”里里外外都干熟了,别说说法连王法都不好使,周泽楷心想。

  “说起来你和叶神究竟关系如何啊?我从没听你提起过他。”江波涛做助理的时间不长,之前一直对娱乐圈的事情也不算很了解,凭着细心实干一路飞升,又在周泽楷前助理辞职时正巧空闲,才天降到这尊公司大神身边。他对叶修的认知一直停留在“牛逼”和“全能”上面,加上他正式接触时叶修多在国外活动,倘若不是和自家艺人莫名扯上劲爆关系,江波涛都不知何时才会真正注意对方,“那天参加酒会的都在议论纷纷,听说你一直全程跟着叶神?这到底怎么回事,还有我听说你当年的成名曲《荒火》就是叶神选出来然后推荐给冯宪君的?你俩是那时认识的?”

  “不是。”周泽楷眼神看向窗外漆黑的深夜,眼睛是比其更深邃的黑。

  “要更早。”

  ……

  “修,有人找你。”叶修扭过头,就看见一年轻人站在他面前,脸庞俊秀带着未成熟的稚嫩,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有事?”叶修眼中划过一瞬间的怔忪,然后问道。

  周泽楷看着坐在红色跑车上的男人,牛仔裤勾勒出对方长腿和挺翘的臀部,穿着有些发皱的衬衫,却一点也不显邋遢。此时对方正叼着烟看他,眼神慵懒,就像是一只惬意的豹子。

  那目光如此熟悉,却不是对他熟悉。

  周泽楷暗暗捏紧拳头,张口道:“我要和你比赛。”

  周围人都笑了,每天都有人不自量力地来找叶修赛车,最后全都是哭着回去的。但叶修却没笑,他只是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的青年,咬着烟问,“你拿什么和我比?”

  “都可以。”青年脸色有些阴沉,“我的一切。”

  “这么大口气,不怕输了哭鼻子?”

  “不会。”周泽楷干脆地说,然后反问,“你输了怎么办?”

  青年眼睛明亮深邃,漂亮中隐含着一股不容忽视的强势与执着,叶修见此眼眸深处像是点亮了什么,沉默了片刻,回了对方一个桀骜的笑容,“输了,我就归你。




小剧场: 

周泽楷:他们说我不举

叶修:……

周泽楷:你会帮我证明的对吗?只有你能帮我证明。

叶修:……关我屁事【揉腰

*********************

评论(109)
热度(3056)
©花楚酒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