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楚酒霖

织一张席,烫一壶酒,徒行三十里点一盏灯,只因你要来,生活便要有点样子。
ღ谢绝转载,转载拉黑
ღ有提供文包下载,在目录里有链接

【周叶】深海(1-2)

*人鱼周X研究员叶

*魔幻现实风

*肉有,雷者勿入

*此文仅供娱乐,一切全为作者瞎扯,普通的撕逼我会普通的拉黑

*不喜勿入

欢迎订阅【周叶深海】标签(因为光是‘深海’的话,这个标签已经被用了

叶修的生贺居然让我拖到了现在,我的内心是崩溃的……按原来说好的,先来个周叶,其他慢慢来。我一想人鱼小周【消音】人类老叶……太带感了啊太带感【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       

      叶修喜欢海洋,尤其是深海。

  他喜欢它的一切颜色,从上到下,从浅到深,一层一层的渐变着,不断焕发着更深更美的色彩。从海底往上看,就能看见海平面闪烁着一片破碎的银光,阳光沉入海中就像是天堂的光柱。而你沉没在里,四周总是悄然无声,寂静又美丽。

  这里孕育着世间的万物,美好的、邪恶的、庞大的、渺小的……无穷无尽,源源不断,带给人们惊喜。

  当然,也有恐惧。

  叶修紧贴着座位靠背,坐姿别扭又僵硬,他把身体隐藏在窗口边的死角里,头部却谨慎的贴在窗侧,快速地观察着外面的动静。他的胸膛因紧张而急促起伏着,但发出的呼吸声却既克制又轻微,看得出他的控制能力极好。

  突然他的脑袋猛地后撤,身体更加紧缩进阴影之中,下一秒抗压玻璃外便出现了一个庞大的轮廓,顿时将室内狭窄的空间遮得漆黑一片。

       庞然大物在路过窗口时停顿了一下,似乎在观察窗户里面的动静,那双与人类完全不同的细小眼球诡异的动了一下,然后又缓缓游过。

  那是一条成年牛鲨。

  “咣!”一声巨大的撞击声,沉闷的让叶修头皮一紧。他早在被牛鲨包围时便关掉了所有的照明设备,使整个球型潜水器看起来就像是海中一块普通的岩石。但牛鲨似乎能感受到坚硬铁皮里传出的诱人食物香气,不断来回撞击着机身,观察着里面的动静,就像是在逗弄垂死的猎物。

        潜水器像是一个被绳子串住悬在半空的圆球一样,在海里被撞击的来回翻滚转动。叶修在里面几乎稳不住身子,一旁检测器发出刺耳的警告声,红灯不断的突突闪烁着,告知他眼前危险的紧迫。

  叶修所搭乘的小型潜水器本就只是用于浅海探测,只相当于普通潜水器的“简易版”。不具备任何攻击装置或是移动功能。在上面研究船里的同事急的团团转,但一旦他们想将潜水器拉上去,牛鲨便仿佛受到了刺激,撕咬撞击得更加剧烈,机器的连接绳索发出的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让他们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通过无线电波和叶修进行交流。

       叶修听着在剧烈抖动中越来越急促的撞击声,就像是死亡秒针的倒计时。

  “叶修?!叶修你怎么样了?!”嘶嘶的电流声里是一名年轻男子焦急的声音,对于一直冷静温和的对方来讲,这样不正常的语气也暗示了叶修此时危急的处境“我们会想办法把牛鲨引走,你坚持住!”

  叶修手指触摸/到座位旁的一个按键,那是紧急逃生按钮,只适用于他乘坐的这种潜水器专用。按下后潜水艇会在瞬间灌水加压,在人体可接受压力范围内快速灌满机体,使其可以顺利解体,并将驾驶员连同身下座位一齐弹出。之后座位下的电动浆会帮助驾驶员快速上潜,等对方浮出海面后座位会爆出气垫,等待打捞与救援。

  但这个逃脱方法,一般只用于潜水器故障或是缆绳断裂,根本不适用于叶修现在的情况。牛鲨无缘无故袭击潜水器的事情虽不罕见,但在非鲨鱼出没区域来讲,还是太过罕见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仅仅是研究船仪器片刻的失灵,但等到一切重回正常时,他已经是“沉船屠夫”的猎物了。

  叶修坐在警报响个不停的狭窄空间里想,自己大概是不会选择这种求生方法的。因为潜水器解体意味着他将瞬间被海水淹没,即便有氧气罐和动力推动,也代表着他将整个人置身于海中。

  没错,没有任何隔阂,与大海亲密接触。

       这可能在任何同海洋打交道的相关人士来说,根本没什么,可他做不到。

  想到这里,叶修放在按钮上的手指移开了,他本人放弃般的轻叹一声,全身都摊在了座位上。

  “对不住啊文州。”叶修的声音不是很清晰,但里面满含的无奈仍旧透过对讲机传到了另一边,“非让你同意我这次下来。”

         “你现在给我录音,哥要是真栽这儿了,最起码靠我的遗言他们不会责怪你。”

  “你胡说什……”

  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消停片刻的牛鲨又折腾了起来,而这次,连接潜水艇与研究船之间的电缆被一口咬断,所有系统在一瞬间熄灭,叶修所在空间顿时陷入一片漆黑,片刻后自动亮起暗红色的紧急电源。

       就在这时,因所有装置强制重启,曾被叶修手动熄灭的外部照明探灯自动打开,昏暗的海水瞬间被强光照射的宛如白昼,然后连接的外部显示屏画面吓傻了一干人等。。

       牛鲨正对着屏幕“自拍”,特写的诡异头部更显狰狞,成排的尖利牙齿比骷髅还要惨白,黏着残破的生物碎块,窄小的眼白上下翻动着,让叶修感到一阵恶寒。

  “滴滴——”叶修抬眼去看,不禁暗骂一声,环境控制装置的按钮闪起了警告的红灯,这意味着氧气供给与二氧化碳吸收出现了问题,氧气将在五分钟内耗尽。

         这还不是最惨的,牛鲨已咬断了两根连接线和电缆,如果再咬断剩下的两根,不用等氧气用完,叶修就会带着这个价值几百万美元的“铁棺材”下到海底最深处,被压成碎片。

  牛鲨还在继续绕着潜水器游动,似乎感受到了叶修的焦虑,它反而悠哉起来,开始用泛白的眼球观察四周,而不是东撞西撞。叶修从没离这种生物这么近过,往常都是它们在养殖馆里游,而他隔着厚玻璃在外面写报告,如今风水轮流转,对方等着到时候吃美食,他在里面写报告,当遗书用。

  铁链的断裂声让叶修心一沉,潜水器外壳已被撞击的变形,加上牛鲨四周游动带起的海波,平衡不保的潜水器几乎天地颠倒。叶修在里面扶着把手尽量稳住身形,屏幕镜头跟着转体正对昏暗海底,漆黑的就像是深渊。

  要死了?叶修心想,但比起恐惧,有的只是满满的遗憾。

       他的脑海里有一个模糊的轮廓,他凝视它时,就会一阵心痛,但是他却不知那是什么。

  正当叶修思绪恍惚、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从深海里传来了浑厚的叫声,就像是沉没在海底的古钟轰然作响,顷刻间穿透了他的脑海。不仅让牛鲨停止了动作,连他自己都彷佛被声音带离了这里。

  那像是一种近似于吟唱的叫声,古朴悲凉,穿透蔚蓝的海洋,只用一瞬,却仿佛花费了千年。那种通入四肢百汇的未知语言,清澈而空灵,宁静悠远,让听见的人们都彷佛遗忘了所有思绪,只求那声音能一直不停,溺死在里面也愿意。

  叶修率先回过神来,激动地睁大了眼睛,放射出了刚才所没有的光彩。

       他并非是对声音痴迷,虽然那的确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但更让他兴奋却是声音的发起者。

      让他出现在这里,并且造成这种局面的罪魁祸首, 或是说叶修的“目的”,出现了。

  一切发生的很快。

  叶修只感觉潜水器在海中一晃,然后有什么东西以极快的速度从窗外游过,他眼角掠过牛鲨甩动的尾巴,然后窗户就洒满了鲜红。

  他什么也看不见,但他清楚牛鲨被袭击了,潜水器又剧烈晃动了几下,但并非被攻击,而是牛鲨的尾巴拍在器壁上的濒死挣扎。

        叶修心砰砰直跳,他慢慢操作手杆,将外部照明灯调整角度,正对像那团浑浊的血雾。

  看清画面后的他这回呼吸也差点停止了。

  他这里是嗜血盛宴的上等席,从没有任何人能像他如此幸运——零距离观察人鱼捕食的现场。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牛鲨此时在血雾中半死不活的漂浮着,支离破碎的肉块散在周围,它的周围围着3,4个模糊的身影,和人类相似的手臂扒着还在垂死挣扎的牛鲨,猛地一扯,猩红的血液就像是绽放在海中的红花。

        叶修看见身影们极美的鱼尾在矫捷的摆动,庞大的牛鲨终是被残忍的撕成几半,再也没有了声息。

  一切只在几十秒。

  叶修有些后知后觉地张大嘴,等到牛鲨残破的头颅漂过镜头时,他才双/腿发软的坐回椅子上,浑身冒着虚汗,后背阵阵发凉。

        这场杀戮实力太过悬殊,让他这个常年坐研究室,光看不管屠的知识青年有点吓到。但没过多久叶修就意识到即使牛鲨不在了,他也并未脱险,甚至比之前还要危险。

  因为有时对于人鱼,人类也是不错的食物。


  经过近万年坚持不懈的探索与研究,在上个世纪,人类终于成功证实了人鱼的存在,并且同样证实了它们是智商不亚于人类的海洋之王。

       人鱼有着不输给人类社会的阶级性与区域划分,也有着自己的捕食方式与猎食对象。大部分人鱼对人类并不友善,尤其是当人鱼的存在被公开后,人类与人鱼的矛盾便越来越激烈。无数人类像对对抹香鲸等海洋生物般抓捕人鱼,将它们的身体解剖研究或是高价拍卖,更有甚者直接饲养,

      而人鱼对此的反抗则是离开了它们隐秘的居住地,开始在沿海城市等地域对人类进行诱/惑,进行捕食或是发/情期的泄/欲,也有不少人鱼部落与人类争夺领土。

      人鱼是人类很可怕的敌人,科学表明大多数人鱼能听懂并模仿人类的语言,并能有意识的学习人类一切知识,不过叶修觉得其实很多时候,人鱼从不思考他们人类和平实吃的鱼有什么不同,他自己目前的情况可能对它们来讲,就是个鱼罐头——手撕层铁壳的事。

       虽然状况如此危险,叶修却也没停下记录的双手,毕竟这画面实在太过宝贵,像他这种有职业病很重的人来说根本停不下来。

       人鱼聪敏而狡猾,即使人类再深入研究也很难探寻到它们的固定居所,更别说在水里自在遨游的对它们进行长期追踪了。叶修他们的研究团队本就是因为在这一片海域中探测到了人鱼所用声波,才来寻找它们遗留的痕迹的,但没想到中了头等奖,直接碰到了正主,叶修激动的都要觉得被牛鲨撞几下太值了!

  叶修忙着操作摄像头想进行拍照,但动了好几下屏幕都是黑的,他奇怪的想从窗户外看看机器是否被遮挡了,一扭头,正好和趴在窗户上的人鱼对上眼。

       这其实非常危险的行为,因为人鱼高傲又残忍,不会忍受任何生物同其直视。而且这下叶修是彻底暴露了自己,包括舱内的一切,甚至他在做什么,都被人鱼尽收眼底。

      但是人鱼没任何反应,只是直勾勾的盯着他,而叶修竟也转不走视线,和对方隔着玻璃,四目相交。

  他根本没想到,就是这无意识的对视,让让对方的身影闯入他的世界、他的生活。

       从此以后,无法消磨、无法损毁。纵使10年,20年,50年……一闭眼,便会浮现。

  叶修从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人鱼。

  他在美国的人鱼研究基地里见过两条被圈养在海边的人鱼,美丽的身姿在海水中滑动出动人的弧度,但眼前这条才让他真正意识到,这些早在人类童话故事里,或是传说中,靠着容貌与歌声诱/惑人类沉溺的种族,当真名副其实。

  这是一条雄性人鱼,有着不亚于男模的身高与身材。洁白的皮肤像是中国雅韵的上等瓷器,细腻又光滑,淡蓝色的鱼鳞随着鱼尾的摆动幻化出绝美的光泽,在深蓝的海水中彷佛幽幽发着光。和人类并无二致的上半身修长美丽,结实的胸膛与腹肌像雕塑一般,薄薄的肌肉下似乎蕴含/着无穷的力量,让叶修羡慕不已。

       叶修抽空看了一眼人鱼身后,发现其它人鱼并没有介意这条人鱼的单独行动,在靠实力说话的人鱼群体中,一般意味着这条人鱼具有着先锋或统领能力。

      人鱼眨着眼看着叶修,并没有对叶修对它的直视表现出任何愤怒或不满。那双灵动的眼睛比人类的还漂亮,带着说不出的诱/惑。

      对方那张俊美的容颜距离叶修只有几尺的距离,飘荡的发丝在水中揉开,像是泼开的水墨,勾的叶修眼神直接滑了进去,等他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把手贴在了玻璃窗上,似乎是要抚摸对方。

  叶修被自己的行为吓了一跳,正要收回手时,就看见人鱼也伸出了手,隔着玻璃和他的手掌贴在了一起。

       时间几乎停止了。

  人鱼的手掌比他的还要宽大些,叶修自持手形好看,但对方的手指比他的还要修长漂亮,要不是有些尖锐的指甲和指间半透明的薄膜,光用这手去拍广告都能迷倒一大票人。他几乎忍不住想尝试和它触碰,感受或滑腻或柔软的触感从他肌肤上蔓延,带给他任何别样的感觉体验。 

  人鱼在外面歪着头,彷佛在询问他在做什么,叶修这才回过神来,将手撤掉。明明是坚硬冰凉的玻璃,刚才他却彷佛已经感受到了对方掌间的触感,心跳得飞快,脸也莫名其妙的红了。

  人鱼在叶修收回了手后就有些不满,绕着潜水器来回游动,看起来像是在琢磨怎么才能把这个潜水器扒掉,这种认知让叶修胃不舒服的蠕动了一下。外面不见了其它人鱼的踪影,连同牛鲨的尸体和血丝消失了个一干二净。

  潜水器轻微震动了一下,然后开始缓缓上移。叶修顿时松了一口气,早在电缆断裂后他就与研究船失去了联系,想必现在上面的人意识到牛鲨的危险已经消失,决定对他实施救援。

      不过因为如今研究船无法与潜水艇分享屏幕,上面的人一定不知道叶修身边还有条人鱼。叶修看着窗户外坚持不懈和潜水器一起缓慢上移的对方,一时搞不清它到底想干嘛。

      人鱼似乎就是想和叶修待着,发现叶修要离开便不高兴的敲着玻璃,嘴一张一合的在说些什么,叶修用手势表示自己听不见,也听不懂。

  人鱼的成长和智商发展是同步的,就和人类一样。它们同样有着幼年期、青年期、壮年期和老年期,在青年期和壮年期的人鱼智商通常是最高的,它们有着自己的语言,却也有很多无意识中学得人类的语言,并能成功运用,有些甚至还能学习多门语言,只是并非很普遍。且通过人类研究,发现那些拥有高智商的人鱼,往往都会成为各个部落的首领。

       叶修看着窗外的人鱼,猜测对方可能就是某人鱼部落的首领。

  人鱼又来到窗户前,冲着叶修比划,看起来像是要打破潜水器,这把叶修吓得不轻,急忙摆手然后指自己脑袋顶。他原本下潜的深度大约有120米,此时已经到了50米左右,浅蓝的海水被光线照射/出晶莹剔透的样子。叶修虽然也想多一些时间观察人鱼,同时也好奇这只人鱼为何如此亲近他,可惜情况不容许——他已经有些缺氧了。

  人鱼顺着叶修手指的方向抬头上看,然后一划就蹿了上去,没过一会儿叶修便听见有些诡异的摩擦声。像是什么连接断裂的声音。

  片刻后他看见人鱼游到窗前,一脸无辜的看着他,手里举着……半截铁链。

  叶修脸都绿了。

  他根本来不及咒骂出声,只剩一根铁链连接的潜水器恰巧在此时被拉出了海面,失去平衡的机体翻转了半圈,然后在机器马达的刺耳摩擦声中不堪负重,伴随着断裂的巨响,直接“噗通”一声坠了下去重回大海怀抱。

  卧/槽!!叶修在急速的下沉中咒骂出声,仪表盘上的指针来回剧烈抖动着,下潜的米数不断跳动,20米,54米,8/9,120……在几乎失重的颠簸中他感觉自己呼吸困难、头晕目眩,似乎氧气即将用尽,潜水器所在400米一下就会因水压而自动解体,那时叶修就会被一堆废铁拖着沉向深海,在胸腔破裂或是肺部进水前被水压成片片。

  突然机器猛地一滞,下坠速度遽减。叶修扒着窗户一看,便看见机底有条银蓝的尾巴来回扫动着,原来是人鱼拖住了沉重的潜水器,阻止它带着叶修下沉。

  叶修乘坐的潜水器是比较老旧的笨重款,好几吨的机身居然就那样被稳在了海中。但这样也不足以让叶修脱险,因为潜水器无法自动上浮,那么这条人鱼会怎么做?

  叶修似乎又遗忘了自己危险的处境,好奇地观察着人鱼的动作,就像是看到大猩猩在他面前读书一样。但当他发现人鱼一边拖着潜水器上移,一边用着不亚于牛鲨的巨大的力气冲击着机身,凿在早已脆弱的凹面时……他简直是崩溃的。

       人鱼虽聪明,但通常喜欢直线解决问题,对于这条人鱼来讲:叶修被困在里面,它要让他出来,那就把外面的大东西凿开。

      就是这么简单。

      人鱼自然不懂人类里有种人叫“旱鸭子”,还有一种病症叫深海恐惧症。

  看着窗外不断摆动的鱼尾和仪表盘晃动的指针,叶修根本无法阻止人鱼的举动,而潜水器也终于承受不住,在吱呀声中开始向里喷水,要是等到对方真的砸烂时他再出去,还不如让人鱼直接扔了潜水器让他下沉死的痛快点。

  叶修无奈的看向座位旁的按钮,扯过一边的嘴塞塞进嘴里,心里暗骂的自己居然被一条鱼逼到了这一步,接着咬牙闭住眼,狠狠的按了上去。

  顿时座位下面发出气体的压缩声,海水顷刻间倒灌下来,潜水器开始解体,他整个人连同座位被弹进了海里。

  身体被冰凉的海水淹没的感觉另叶修瞪大了双眼,他借着冲力向上冲去,配备的减压装置让他降低最大限度的不适,但他胸腔仍旧像是要爆炸,眼前一片酸疼什么也看不见。

  叶修知道他离海面不远,但他根本撑不到那里。在屏幕里看到的一切和亲临又变成了两个世界,逼/迫喻文州答应自己这次的下潜已经用完了他所有的勇气和冷静,他再也支撑不住更多。

      他看着脚下的深渊,放弃了挣扎。

  渐渐地眼前越来越黑,他的手脚软/绵绵的泡在水中,愣愣地看着遥远的海面,在他的瞳孔里,最后只剩下一小片耀眼揉动的光斑。

  嘴中冒出一串水泡,细小的水珠覆在他的皮肤和嘴唇上,他整个人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黑色的头发在脸颊边飞舞,随着眼睛慢慢的阖上,看起来像是要睡着了。

  直到他被一把搂住,一双有力的胳膊将他从座位里扯了出来,抱着他快速上游。

  叶修双手攀在对方光滑的后背上,碰触到了柔软的像海藻一样的头发,接着什么东西抬起 了他的下巴。

       叶修微微睁开眼,便看见那张美得让人恍惚的脸庞贴了过来,什么冰凉的柔软覆上了他的嘴唇,清冽的气体通入了他的肺腑。

  他眨了眨眼,似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过了好一阵,叶修的手脚扭动起来,似乎挣扎着想离开人鱼。对方显然也明白叶修的举动,但却比刚才更大力的搂住他,鱼尾强硬的缠了上去,就像霸占着属于它自己的东西。叶修能感觉到坚硬的鳞片在他腿/间摩擦的触感,还有柔韧的力度,使得两人无一丝缝隙的紧贴在了一起。

  氧气通过对方的嘴巴向叶修源源不断的输送过来,人鱼紧闭着眼帘,纤长的睫毛在水中微微抖动,漆黑的长发在两人身边飞舞,同叶修的融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越来越近的水面上闪烁着一片刺眼的光斑,阳光照射/进水里像是能滑动般搅的海水呈现出了不同的色彩。无数小鱼在两人身边游动,一群群的变换着队形,似乎好奇水中的他们,俏皮的在身边转动,之后光速一般的游走。

  这是叶修第一次亲自感受到大海如此的柔软与明亮,像是真正孕育生命的地方,充满着温暖。

  就连人鱼冰冷坚硬的拥抱也变得炙热起来,有了一种他似曾相识的恍惚感。

  叶修紧紧扣住人鱼的肩膀,对方睁开眼睛盯着他,他看不懂对方眼神的含义,却从那澄蓝深邃的瞳孔中看到了满目柔波,像是耀眼的苍穹布满了星辰,也像是这个海洋一样宽广。

  明明人鱼最擅长将人类从船上扯下,然后用鱼尾裹住对方,将之扯入深海溺死、生吞活剥。

      可叶修却直觉对方并不会那样做,即使他现在动弹不得也丝毫没有恐惧。

  彷佛早已溺死在了对方的怀中。

**********************************

并没有那种潜水器【吧】,剧情需要我胡说八道的

千万别和我说啥水压啊密度啊海水深度啊,我就是脑洞大,求放过




评论(56)
热度(1019)
©花楚酒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