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forever wild(1)

*中短篇

*慎入,不做传统向HE担保

*订阅为【周叶FW】

全文目录


  阴郁的黑笼罩住天空,它透不出原本的颜色。

  “搞什么啊好好的庆祝日居然天公不作美!等下下雨怎么办啊我们白把顶楼的露天酒吧包下来了!”黄少天抱怨。

  “要取消吗?”喻文州问叶修。

  “看起来雨势不会小。”叶修朝窗外看了看,“等下真下起来再考虑取消吧,先别扫大家兴,哎我不是早说吗不要搞这种没什么意义的事情,瞧,老天爷都赞成我。”

  “靠靠靠还不是你不会喝酒!要变成网吧你一百个愿意!”黄少天牙痒痒,和张佳乐交换了一个坚定的眼神,“等下随便找家酒吧也要灌醉你!说好了啊今天不许跑!难得的大日子就这么定了!”

  “定什么定,这里谁说的算你们心里没点数么?”叶修在烟灰缸里磕了磕烟灰,再抬起时,余光扫到坐在不远处孤零零的青年,开口唤道:“小周啊。”

  仿佛沉睡被惊醒般,青年直起身子,目光落后于脸庞转动的速度,很缓慢地滑动到叶修身上。

  “一个人在那边做什么呢,咱们要走了。”叶修觉得对方的目光说不出的奇怪,但压在心里没说。

  周泽楷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随后便站了起来,黄少天在叶修旁边,也来了一句嘀咕,“搞什么啊那家伙儿,大家都喜气洋洋的就他一个人在那儿办深沉……”

  倒不是完全认可黄少天的话,但倘若对方都看出来了,那周泽楷今天的确不对劲。明明打赢了比赛,为什么不开心?叶修心里想着,目光随意转动到周泽楷刚才凝视过的窗外,那里只看得见被建筑完全包裹住的一片绿地,是酒店纯属装饰用的中心庭院,嫩绿的叶子铺满地面,安静又孤独。

  下雨了。

  “周泽楷呢?”突然有人奇怪地问道,叶修收回目光,便看见张佳乐、黄少天等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叶修跟着四处张望了一圈,奇了,“他刚才不是还在这儿?”

  “就是说啊一眨眼就不见了!”张佳乐不可思议道:“黄少天你看见他走了吗?可是不可能啊哪儿能走咱们前面啊……是不是从那边走了?”

  “那边走不通,只能上楼。”喻文州认出大厅尽头的另一个出口通向哪里,便开口解释。偌大的空间里客人很少,零星几个都散落在靠近大门的方向,尽头那里是空置的吧台与工作间,连灯都没打开,在阴天里显得说不出的阴森。

  “时间要来不及了,你们先上大巴吧,我去那边看看。”叶修边说边已经朝着那个方向走去,比起外面,通道里更加昏暗,二层台阶旁的窗户渗透进微弱的光,雨水泼打在玻璃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小周?”叶修叫了一声,声音通过楼道向上延伸,化为回音,他在雨声中辨认出上面有脚步声,赶紧追了过去。那脚步声一直向上,并未搭理他的呼唤,叶修沿着一圈又一圈的楼梯上到了顶层,夏雨中楼外有轰鸣的雷声,像是在逐渐靠近,叶修追得气喘吁吁,心里生出怪异的感觉,很想离开,但作为领队他不可能将任何队员置之不理,最起码确认对方不是周泽楷后他才能下去。

  幸好脚步声便是周泽楷本人,否则叶修都不知该如何面对爬上十层的自己。他推开天台的大门,周泽楷站在空旷的雨地里,地面上已经蔓延出水波,雨水绵绵在地上弹动飞溅。

      叶修看着周泽楷,看着对方背对他伫立在水雾中的模样,只觉对方是发了疯,那般浑身浇透,像是迷了路的孩子。叶修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所看见的这幕,赶紧奔过去扯住对方的衣服,在磅礴大雨里抬高音量,“小周你在做什么!快进来——”

  叶修愣了一下,他居然没拽动对方。

  他好歹也是成年人,怎么可能拽一个人的胳膊连一丝都撼动不了?叶修心中怪异感更深了,忍不住松开了周泽楷,却反而被对方死死拽住。周泽楷的脸色白到吓人,黑发湿透地贴在对方俊美的脸颊上,眼神里含着的情绪复杂到让叶修警惕,更何况对方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而且抓着他的力气大到发疼。

  雷声在四处轰鸣,黑云像是要从天上坠下,叶修轻声嘶了一声,想喊人,又想到这大顶楼还下雨打雷的谁能听得到。他尚不明白周泽楷这是在做什么,但本能还是是软下语气,“小周,我们先进室内好吗,你看你浑身都湿透了。”

  “你也湿透了。”周泽楷轻声回道。

  废话还不是因为你,叶修心里这么想但不敢说出来,他有一种预感,眼前人正在一个极度危险的边缘,精神与身体皆是。

      叶修还想劝些什么,但却收了声,因为周泽楷把手贴到了他脸上,以一种令他毛骨悚然的温柔方式缓缓抚摸,像是要给他擦掉雨水。

  但那温度,冰冷刺骨。

  叶修这才意识到周泽楷真的出事了,他没敢立刻甩开对方暧昧而奇怪的动作,目光快速扫视过并未护栏的楼房边缘,忍不住又向自己身后看了眼,希望有人能跟过来,谁都行,只要能通风报信,或者是和他一起按住对方。

  “你知道今天为什么下雨吗,前辈?”

  周泽楷的嗓音低沉,在隆隆雷声下听得并不真切,叶修心里发虚,不知该如何回答,但周泽楷抓着他的手劲很大,逼得他不得不回答:“夏天下雨不是很正常。”

  “不是。”周泽楷像是轻笑了一声,又或是轻叹。

  “是有人在难过。”

  叶修还没问是谁在难过,周泽楷便在他面前突然弯下腰,将人使劲抱了起来。

  “等等小周——”雨水冲刷下叶修这么一嚷嚷差点被呛到,他挣扎起来,但周泽楷的力气像是铁焊般束缚得他难以脱身,对方就这么抱着他向天泰边缘走去, 然后在叶修噎在嗓子眼里的惊慌中跳上边缘高台。

      那样的高度,叶修根本没看清对方是怎么跳上来的,只是觉得视野里房屋一下子都便得低矮,随后自己便悬了空。

  “周泽楷!!”叶修身旁无一物可依靠,只有周泽楷,他死死搂住青年人脖颈,彻底被吓到了,不明白往日里沉默羞涩的男青年为什么突然做这样的事情,还要带上他!他们脚下是下榻宾馆的中心庭院,就是周泽楷刚才紧盯着的那个空间,周围空无一人,楼层与雾气遮盖住他们,也没有行人在叶修可视与求助的范围内。

     叶修不敢狠命挣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周泽楷,如果我做了什么惹你不高兴的事,我向你道歉,你不必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报复什么,而且你好好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们刚打赢比赛,你功不可没,你现在赶紧退回去,我们……”

  他的声音渐渐弱下,怕是雨水朦胧没有看清,周泽楷注视过来的双眸里并没有自杀者的麻木与迷茫,但有鲜血淋漓的厮杀,像是灵魂在痛苦挣扎,放肆尖叫。

  “你是哭了吗?”这种情况下,叶修觉得自己也疯了,问出了这种问题。

  周泽楷听闻眸色闪动,他压低脑袋靠近叶修,两人便在这天地间失了平衡,向下坠落。

  “对不起。”

  叶修猝不及防中心脏高悬,短暂的失重时间里,他听见周泽楷消散在风雨里的道歉——

  “我要救你……”

  嘭——

  重物落地,在瓢泼大雨中转瞬便被淹没。

  “队长,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见两人迟迟不回,回来寻找的黄少天僵在原地,喃喃问向喻文州。

  世界依旧在转动,殷红汇入雨水,流成河。

  ……

  【出现不知名BUG,是否要修复?】

  【是/否】

  【否】

  【是否重新启动?】

  【是/否】

  【否】

  【是否等待重新载入玩家数据?】

  【是/否】

  ……

  【是/否】

  ……

  【是/否】

  

  【是】

 

  

待续。  

  


不良卡了,先把这篇扔上来,不急都会缓慢填的。

评论(54)
热度(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