躯壳6

*周叶&喻叶,battle无3P

全文目录

❀通贩中作品:1. 《双王》二刷2. 荆棘鸟&立牌3.  雪生烟-小料


  叶修注意到了喻文州的目光,他回望过去,正看见苏沐橙隔着楚云秀拍了青年的肩膀,便想站起来过去凑个热闹。突然,耳旁传来一阵起哄声,叶修扭头,就看见周泽楷被三五个人推着走过来,周泽楷手里还拿着个杯子,脸将红不红,一双眼睛不敢看他。

  “叶神,叶神!”有人叫道:“刚才周队聊天时说觉得你特好!喜欢你想敬你一杯!你意下如何!”

  叶修看向周泽楷,后者低着头急着要辩解,活像个被逼良为娼的小媳妇,他便知大概前句是真,后句杜撰了。不过这事不好不给面子,况且面前还是周泽楷这种老实孩子,就想速战速决,便端起果汁杯爽快地与周泽楷的碰了一碰,“巧了,我也觉得我们小周特别好。”

  在众人更激烈的哄闹中,周泽楷目光深深看向叶修,说是柔情四溢都不止,简直恨不得当场吃了他。叶修看得清清楚楚,心里有点犯嘀咕,怎么在别人面前一直腼腆内敛的大男生,搁自己这儿行为总就这么奔放?

  为防止被众人第二次折腾,叶修赶紧四两拨千斤地溜了,蹿到了苏沐橙面前。楚云秀正好去洗手间,叶修坐在对方位置上,一边是苏沐橙一边是喻文州,问两人聊什么呢那么火热。苏沐橙笑嘻嘻地说没什么,把自己用手剥开堆了一簇的瓜子仁给叶修吃,后者拿手掌接着一堆,一边自己吃点,一边给喻文州也分了些,指肚在青年掌心纹路上划过,无意摩挲。

  喻文州抿唇笑,看了看叶修但没任何表示,就听对方和苏沐橙聊天逗趣儿,也不接话。楚云秀回来了赶叶修离开自己座位,男人便拍拍屁股起来,说抽颗烟去。喻文州见对方离开了,便也站起来,跟着去找对方。

  楼层有两个卫生间,一个较远一个近,叶修还真是去抽烟了,结果正抽一半呢被喻文州抓进隔间里干,没敢怎么叫就轻声哼哼。等跪在马桶盖上的膝盖都有了酸意,喻文州才放过男人,临到最后没弄进去,压住叶修的背,借机也从一侧猛扯出纸张,垫在了滚烫之下。

  完事后喻文州伺候叶修收拾干净,两人出来时叶修瞥了眼地面,察觉到水淋淋的地面上鞋印多了两三个,而且只在进门口,没有往隔间那边延伸。他们进来时保洁工刚打扫完地面,叶修记得很清楚他是第一个一脚踩上去的人,再加上喻文州进来应该也就四串,这想必是第三人了。

  根据叶修的回忆,刚才他是没听见有人进来的,这个酒店不是联盟群常来的,此刻也不算饭点,也就几个包厢开着,而且都聚集在了另一个洗手间附近,没必要大老远非跑这边。叶修出洗手间时左右看了看,周围几个包厢都是空的,灯了关了半面,就说真被人听见,不多想,对方应该也是走了,熟人的概率很小。

  回到包厢,叶修毫不意外被黄少天念叨说去哪儿了那么久还以为你带我们队长私奔了,他心不在焉,回了句那可不行,他不值几个钱,喻文州听见了,就似笑非笑地眯眼看他。饭局到了尾声,众人唠嗑也唠得差不多,意犹未尽地纷纷准备离开,叶修接过喻文州递给他的外套,正巧听见远处江波涛说了句“你不是才去了洗手间么,不是闹肚子吧?”

  因为多了“洗手间”这个关键字,叶修不免就看了过去,恰好是江波涛在问周泽楷,后者似乎很不舒服的样子,脸色苍白,但哪怕隔着不少人,叶修这一眼过去还是很快被青年捉到了,对方看了眼叶修,勉强笑了下,扶住江波涛的肩膀小声说了什么,两人便出去了。 

  周泽楷感到翻江倒海的疼与恶心。

  天色已晚,街边药店全数打烊,因众人都还在一起,周泽楷不想这时出言惹人担心。只同江波涛说估计吃得不舒服,便一路忍回了酒店,同杜明要了点肠胃药,跑了几次厕所,渐渐好受了些。周泽楷不舒服极了,湿透的衣服被他别扭地脱下扔到一边,蜷缩在被窝里,额头全是汗,他嘴里阵阵发苦,但因减弱了疼痛,一些记忆反倒鲜明了起来,他在浑浑噩噩中奋力奔跑挣脱,想要挥散,但叶修似痛似爽的喘息声和喻文州的声音混合在一起,不断传入他的脑海里,逼得他听似的缠绕他,梦魇他。

  周泽楷告诉自己,明日还有比赛,不可以,不能想了。但他痛苦死了,头一次身体不适到想落泪,很是控制不住,几番辗转差点想跑出去疯闹一阵然后病个痛快,但想想战队这边和比赛,便又不敢,最终就这样堕入黑色的梦境中,触不到叶修,心如刀绞。

  停止吧,不要了,周泽楷想,真的停止吧。

  第二日,艰难睡了一觉的周泽楷上了赛场,身体不似昨日那般不舒服,不过依旧阵阵发疼。他坚持着打了几轮,但身体不如他意,疼痛在中段突然席卷而至,他连屏幕几乎都看不清,眼前阵阵发黑,操作比往日凌乱迅猛了不少,只求快点结束。

      周泽楷最后都记不得是什么时候结束的比赛,他就知道他浑身是汗地趴在比赛房里,江波涛和方明华风一般地来了。周泽楷被搀扶起,但怕被媒体人和粉丝看见了多生事端,在外人面前还是自己撑着走下了台,进了休息室。周围是大呼小叫的轰鸣,有人抓着他叫着他的名字,周泽楷踉跄了几步,跪到了地上。


  等周泽楷再醒来时,鼻尖缠绕着便是说不清的消毒水味,阳光一片大好的晒着他,温柔地为他翻走了疼痛的页面。

  “急性肠炎,你也是能忍。”轮回客场作战,远在他乡生病比较麻烦,吊水中方明华从附近饭店特地做了不加油盐调料的清粥和汤,念叨起周泽楷的不是来,随即又感慨似地说:“我接到叶修私戳时吓一跳呢。”

  “什么?”周泽楷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出声突然,方明华也吓了一跳,以为是面前人觉得丢面子,便赶紧解释,“你是身体不舒服又不是其他原因,叶修不会因此低看你或者和别人说的,放心吧。”

  “我是说,前辈私戳?”周泽楷慢慢开口。

  “哦哦,是啊,你那场结束时他给我震了个窗,说感觉你不太对,让我们最好去看看你。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但我不是问小江么,他一下子想起来你昨天难受,我们就赶紧去找你了。”方明华说明了一下大概情况,周泽楷静静听着,那副认真劲好似字里行间里裹得什么宝藏,方明华感觉奇怪,但也没多想,又安慰了青年几句,便先出去交费了。

  病房的门被缓缓合拢,房间里除了周泽楷外还有两三人,彼此间都被白色的帘子隔开,远处有刻意压低的交流声。周泽楷心脏跳的太厉害,他用力按住自己的心脏,侧着身子躺着,旁边床位上似乎有人在听歌,耳机有些漏音,里面有一个女声在轻轻地唱:你看我多么渺小一个我,因为你有梦可做。


评论(49)
热度(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