躯壳3

  有没有试过移不开眼的滋味。

  周泽楷没由来的想起自己还上学时,班里曾有不少女生喜欢他,追得最凶的一个被他的朋友开玩笑说:“你看XXX,只要你在哪儿,方圆二十米,一定找得到她。”

  不受人为控制,甚至无所自知,会追随对方,这是倾慕,如一天这情绪外泄难以遮掩,便是喜欢。

  周泽楷在近些日子,QQ找了他初中的这位好友聊天,将对叶秋不可抑制的注意与好奇全数盘出,只隐瞒了是谁和性别。他的好友比他激动多了,好几个叹号敲过来,“天啊X中风云校草终于石头动初心,迎来第一春了!”

  周泽楷没理奇怪的外号,认认真真地打字,“可是我应该只是想和他交流游戏,我只是一直很向往他。”

  “向往多了在意多了是会变质的!”

  是这样吗?周泽楷呆呆地看着对话框,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甚至就是这么一回事,原来他对叶秋长期以往的求胜欲,在阴差阳错的好奇中与主动追随中,蜕化了。

  原来这就是喜欢。

  

  不过一个可有可无的打火机,周泽楷拖了小半年时间,并在这之中冠以无数借口,终于在来年的全明星周末里找到单独相处的时间,还给了对方。

  叶秋依旧并未上场,藏在全明星选手的席位最后面,装作普通的嘉世成员撩了会儿骚,惹得张佳乐连连跳脚。周泽楷一席人上场后座位上男人也离开了,但就站在台下出口处,就那般抱着胳膊靠着,怡然自得地看着他们,或者说,看着喻文州。

  全场都在为周泽楷等人疯狂鼓掌呐喊,而周泽楷却注意着叶秋,注意到对方附和周围欢呼声般地抬起下巴,朝着他们的方向吹了个飞吻,而他身旁的喻文州肩膀一颤,在主持人放大的声音遮掩下悄悄发笑。

  周泽楷站在灯光下,叶秋在暗里,他们的距离被切割得似乎遥不可及,周泽楷有些走神,等在回过神来时是发现叶秋也在看他,男生的心脏像是被慌不择路的小鹿一头撞上,赶紧错开目光。

  之后坐入比赛席前,周泽楷借着角度忍不住又看过去,但叶秋已经离开了。

  第一日活动结束,周泽楷看都没敢看观众席,低着头和所有人打完招呼,便匆匆要回轮回的队员身边,不敢多待,甚至连王杰希等人喊他一齐吃饭的邀请都没听见。但叶秋真是要了他的命,男人堵在了他的必经之路上,在周泽楷一脸错愕地说出什么前,抬手打了个招呼,就将他一切都憋回了肚子里,“小周,有空吗?”

  “陪我吃个饭吧。”

  年初的Q市白雪皑皑,叶秋穿着黑色偏长的羽绒服,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拉了拉下巴处的衣领,方便让周泽楷更好的听见他说话,“我知道周围有个烧烤店很不错,你吃么?”

  周泽楷胡乱点头,刚要跟在男人背后踏出去,便被对方拦住了,“小周你这是没被你家女粉围追堵截过么?口罩呢?”

  周泽楷听闻赶紧说我知道的,结果一摸空无一物的兜,记忆回闪到方明华跟他借口罩出去买烟那刻,表情一空,啊了一声。周泽楷听见叶秋哈哈大笑,从自己兜里摸了摸,摸出一个黑色口罩,递给他,“哥用的,你介意么?”

  “这……”周泽楷脸上一烫,很是迟疑。

  “我就用过一次,很干净的。”叶秋以为面前人介意卫生问题,便说:“当然你要是觉得不行,我们就不去了,下——”

  周泽楷赶紧抓住口罩,手掌擦过叶秋的指尖,皮肤纹理火燎般地带给神经难以言说的酥麻,他遮掩般地低下头,用刘海挡住叶秋的目光,戴好后挺直了身子,默默朝男人一点头。

  “需要走一段,可以吗?”

  周泽楷再次点头,叶秋又笑了,“你还真是不爱说话。”

  周泽楷以为叶秋觉得自己闷,簇了下眉,绞尽脑汁想了想说什么,最后只能回到荣耀上,他不敢再提和嘉世战队有关的事情,但也怕说自己的对方不感兴趣,权衡二三,最终挤出来一句,“刚才喻队,打得很好。”

  新秀挑战赛的输赢大多数人都不会放在心上,但喻文州那一场的绝地翻盘,惊艳了不少人,颇有讨论价值。叶秋脸转过来,若有所思地盯着周泽楷瞧了一瞧,认不主点点头,“是不错,文州很擅长这个,蓝雨这赛季发力很足,我们都要小心啊。”

  “前辈。”周泽楷在雪中站住,声音被风吹得不稳,“你很了解喻队?”

  问一件双方都心知肚明的事情,能有什么意外的结果。叶秋侧着身子,嘴边吐出白雾,笑了笑,“自然。”

  “我的人,我自然了解。”

  ……

  回到酒店,周泽楷的大衣上夹着风雪,像是经过长途跋涉后的旅人,在孤寂和痛苦中沉默。男生本是青春好看的脸上带满萧瑟,在队友的询问下用最后的力气露出一丝笑容,强调自己是被风冻坏了,睡一觉便好。

  睡一觉,忘了一切便好了。

  周泽楷哪里会怪叶修,对方突然约他吃饭一定不会是因为他,这点他早该想到了,而且他那么多眼的注视,总会让叶秋发觉一二,因此认定他知晓了自己同喻文州的事情,公式完全成立。周泽楷有些觉得自己好笑,或者是可怜,他汹涌的怅然若失,其实根本不配。他是毫无疑问的外人,突然降临,对唯一的两名主角间的暧昧互动视而不见,试图横插一脚,他的愧疚与尴尬,在叶修利落的死刑下滋生暗长,差点令他在大庭广众下失态。

  周泽楷相信叶秋是看不出自己喜欢他的,他如今将死了的心藏起来,如愿以偿,又如释重负地缩在角落里,等待时间将他对叶秋的悸动消耗殆尽,然后重新做回自己。

  这场梦,不过是过得太快,但他谢谢叶秋并未给他机会,否则继续向下,他可能便会跌进去,再也无法抽身。

  

  隔日,光鲜亮丽的周泽楷似乎重新上线。男生在游戏中力拔山河,以一己之力稳住局势,破开了他们胜利的大门,连韩文清下场后都过来同他交流了几句。结束后,张佳乐张罗周泽楷等人去唱歌,黄少天问都有谁,张佳乐想了想吐出了几个职业选手的名字,周泽楷细细听着,听见叶秋的名字后忍不住心脏还是狂跳了一下,他紧紧按住,这才点头答应了。

  十余人去KTV,叶秋和韩文清坐一起聊天,其余人都在抢话筒,周泽楷故意坐得离叶秋很远,跟着一群哄闹的人时不时踩水掺几脚,但他的心脏还不够坚硬,一个不小心就能看见叶秋,看见叶秋和喻文州,看见后者握住前者的手腕,操纵着对方去把没注意到的过长烟蒂的烟卷,在烟灰缸里弹了一弹。

  周泽楷很庆幸,他的心脏似乎不会拧着疼了。

  几轮歌曲唱累,个别人便玩起了其他游戏,周泽楷因为不长摸话筒无奈加入了国王游戏,努力让自己打起精神,看起来对这个游戏很感兴趣。黄少天点了号码,让6号问3号一个私密问题,抽中了张新杰和喻文州,前者扶了扶眼镜,问了个老套问题: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喻文州坐在沙发上,在众人的起哄声中温柔又肯定地说:“没有。”





作者:

评论(81)
热度(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