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与红(17)

*娱乐圈paro,有包养

*自行避雷,懒得逼逼了

只想追文可只订阅TAG(已出合集

全文目录

❀通贩中作品:1. 《双王》二刷2. 荆棘鸟&立牌3.  雪生烟-小料

 3000+哦!都来给我为小狼狗喝彩!(70!


  因为药物里含安眠药的成分,吃到尾声的时候叶修就简直困疯了,要不是因为没礼貌他都能杵在筷子上支着桌子,就这样睡了。但即便如此,叶修脸上还不显山显水,周泽楷看了好半天才从对方细微的神态中看出对方的疲倦,当即站起来去结了帐,等叶修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利索地付完了钱,自然不好再推托。

  “不好意思了小周,让你破费。”叶修打了个哈欠,“下次我请你吃饭。”

  周泽楷不甚在意地将手机收进兜里,两人走出门,街道一片漆黑,只有两三盏破旧的路灯在远处挂着。近日入秋,天气明显地渐凉,叶修身体虚弱地发起抖,但没抖几下便被一件外套盖住了身子。

  “哎小周——”叶修回身,果然见是周泽楷把夹克外套披在了他身上,对方里面仅穿了件薄长袖,他看着都觉得冷,“不用了我……”

  “下次。”周泽楷打断他,眼眸深邃漆黑,“如果生病,就不必来。”

  “如果真严重我也不会强撑着你放心,再说这不是手机坏了,又联系不上你。”叶修还要去脱夹克外套,但周泽楷的双手隔着外套卡在他臂膀上,根本甩不开,毕竟这里还是饭馆门口,动静闹大了也没意思,叶修便看似乖了,“那我们打车走吧。”

  周泽楷点头,他也正有此意,“我把前辈送回去……”

  “嗯?”男生踏出没半步,就听耳旁一声轻笑,随后便坠入一人怀抱,“只是送回去?”

  周泽楷背脊贴着叶修半个胸膛,不可抑制地呼吸轻了一轻。

  叶修披着男生的外套,将人拢自己怀里,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了路灯外的阴影里,附近道路上没有行人,但饭馆里的人声却显得鼎沸,周泽楷被拥着走了几步路都走不直了,只能生硬地问,“都这样了,还有心思?”

  “你想什么呢,小禽兽。”叶修反倒教训起他了,但这语气说是调情还差不多,“叫你在也不一定是要做啊,我这孤寡老人一个,还生着病,想找个人暖床啊……”

  男人的烟嗓带着疲倦的慵懒和数不清的旖旎,周泽楷眼皮狠狠颤了一下,刚要开口,叶修便已经哈哈大笑起来,“逗你玩的!哎我可是病人,怎么舍得把你也传染感冒呢。”

  周泽楷的肩膀落下半寸,看了眼叶修,没说话。


  半山腰不好打车,周泽楷拿手机叫了一辆,终于在把叶修冻出个好歹前塞进了暖和的空间里,夜晚病情显而易见的反扑加重,叶修靠着周泽楷睡着,在车辆行驶的颠簸中,后者能感觉到前者的发丝在他脖颈处厮磨,男人的吐息也无限放大,滚烫芬芳。

  司机频频回头,忍不住问,“小哥,你怀里那位……是不是叶修啊。”

  “不是。”周泽楷摘掉自己的帽子,盖在叶修头上,伸出胳膊把人又往自己怀里挪了挪,“是我哥,长得像。”

  到达叶修家时几乎已经深夜,男人睡成了一滩水,周泽楷自然不放心对方自己上去,便给司机付了钱,扶着叶修进了楼里。远处厚重的云层传出滚滚落雷声,叶修揉着眼睛,浑身都在发抖,脸颊浮现出了不自然的病色。

  “要不要我们去医院?”周泽楷轻声问。

  “不用,我身子结实,这个正常。”叶修含含糊糊地拒绝,“家里有药,睡一觉就好。”

  周泽楷扶着叶修上了电梯,对方的半个身子都落在周泽楷肩膀上,不断往下滑,后者不好受力,扶不住,最后只好弯下身子,把人背了起来,这才一路出了电梯,然后又在指示下摁了密码锁,进了家里。

  叶修的住房不大,让周泽楷看来简直不可思议,因为目及的大小可能比他那边和队友一起住的还小些,窗户大敞着,冷风裹着雷声在客厅里旋转,周泽楷把叶修扶进卧室,然后将所有的窗户都关住,打开了空调,然后问叶修药在哪里。

  叶修睁开朦胧的眼睛,强撑着要去自己找,但无奈周泽楷一只手就把他摁在床上爬不起来,便只好使劲想了想,不确定地说了三四个位置。周泽楷出了卧室,叶修闭上眼睛,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一双手把他扶了起来,耳边有男性磁性年轻的声音,很轻很柔,哄着他把药吞了。

  真乖啊……叶修这么想着,渐渐陷入了更深的睡眠。

  

  周泽楷到浴室拿毛巾蘸了热水,把叶修扒了,给对方擦了一遍身体。凌晨2点左右,男人毫不意外地烧了起来,周泽楷下楼去24小时药店买了退烧贴和消炎药,回去后却发现叶修半个身子都裸在被褥外,整个人睡得不省人事。

  周泽楷给男人重新盖好了被子,将退烧贴贴好,出去洗了下毛巾,结果回去对方又把被子踢开了,估计是嫌热。这也太不老实了,周泽楷在房间里转悠了一圈,没找到什么趁手的东西捆对方,犹豫了一下,脱了外套和裤子,也跟着爬上了床。

  雷声轰鸣,雨声滂沱。室内一片安静,像是被雷雨隔绝出的一个温暖而密闭的盒子,一切都听得不甚清晰。雨声淅沥地落在楼下铁皮车棚和大树里,周泽楷卧在叶修身旁,没同对方一床被子,只是支着身子拿胳膊拢着男人的被头。

  室内昏暗,叶修沉沉的呼吸声融进了水声里,周泽楷在明暗见注视着叶修的脸,从对方眉眼看到鼻翼,然后落在对方略显薄的嘴唇,性感,但凉薄。

  ……

  周泽楷再醒来时,屋外已是一片明亮,窗帘洒入半寸的日光,叶修的脸近在咫尺,正盯着他瞧。

  周泽楷几乎是一瞬间便清醒了过来,要起身,被叶修抱住脖子,男人睡了一夜的身子发热,白皙柔软,贴在他身上,像是没睡醒的半晌春梦。

  “辛苦你了,小周同志。”叶修声音还带着睡意的沙哑,眼眸却透澈,大抵是醒了些时间了,“劳烦照顾我。”

  周泽楷歪了歪头,黑发在枕头上拖曳出丝痕迹,他圈着叶修肩膀的胳膊没被后者移动过,还牢牢扣着,“要是我不在,前辈是要自生自灭?”

  “没人照顾,自然有没人照顾的活法。”叶修心不在焉,手指在周泽楷胸前画圈,“有人照顾,自然也有。”

  “躺平昏睡?”周泽楷轻声问。

  “还要撒娇啊。”叶修声音带着笑,也很轻,“我有和你说过,你刚睡醒时很性感么?”

  周泽楷眸光闪动,迎着叶修的笑靥亲了上去。

  ……

  出于人道主义,纵使某人大病初愈就撩骚,但周泽楷也没动手,两人拿手互相给解决了一次,便伸着懒腰各自起了床。叶修翻了半天才找到套没用过的洗漱用品,叼着牙刷给周泽楷送去,后者接过来道了声谢,突然问,“你腿根谁咬的?”

  “嗯?”叶修正在漱口,吐了后不是很清楚地说:“廖延吧,除了他没别人了。”

  “你们什么关系?”周泽楷问。

  “投资人和演员,也有私交。”叶修的声音从洗手间内传出来,周泽楷默默站了会儿,然后走进洗手间,叶修光着腿站在垫子上,顺着周泽楷的目光从镜子里看对方,“怎么了?问这个做什么?”

  周泽楷没接话茬,只是靠在门框边,继续问,“他知道我和你吗?”

  “知道啊。”叶修想都没想,“这很重要吗?”

  周泽楷没说话,嘴角弧度不易察觉地奚落,从面无表情化成了一个有些说不清什么滋味的笑,像是扣了个冰冷却又毫无瑕疵的面具在脸上。男生盯了叶修好半晌,这才突然靠过去,贴住对方的背脊,就像叶修昨夜对他做得那样。

  男生高大结实的身躯覆在男人后背,很有压迫感,叶修关掉水龙头,闭着眼去摸毛巾,感觉腰被人桎梏住,转过去,然后被抱到洗漱台上。

  叶修吓一跳,扶住台板,赶忙抹掉眼边的水,睁开眼睛便看见周泽楷脸距离他极近,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胡渣我来刮吧。”

  “哦,好啊。”叶修下巴上胡渣不算多,只有青青些许,他从柜格里拿出自动剃须刀递给周泽楷。后者接过来摁开开关,抬着叶修的下巴,细致地沿着对方下颚的弧度摩挲,神态姿势像极了古时给爱人描眉的俊朗公子。

  “下个月有‘广告牌’。”周泽楷突然开口,“你会来吗?”

  叶修享受着美人服务,虽然纳闷对方怎么突然这么腻人,但也说:“应该去吧,我们嘉世有几个小孩都在。”

  周泽楷笑了声,说好。

  时间一晃而过,音乐广告牌如约而至,叶修作为特邀嘉宾坐在最前排,身旁是张佳乐和郭明宇,几人一边看着眼前的视觉盛宴,一边对着新旧歌手做着内部闲聊般地点评,等到了霜火,舞台灯光瞬间全灭,随后伴随着重低音的前奏,中心灯光大亮,将舞台点燃成一颗巨大的闪光球,霜火成员接二连三地从地下幕台钻出,首唱男生一个开局高音就把现场气氛掀上高潮。

  “轮回近些日子力推的就是这个鲜肉组合吧。”张佳乐抬高音量对叶修说,还去看对方脸色,却发现男人表情没丝毫破绽,便又故意说:“咦那个队长呢?”

  “后边压轴呗。”叶修说。

  基本是话音刚落,一道修长的黑影便从队员四人背后现出,在所有人还未看清对方容貌前,对方一个潇洒的撑地起跳,瞬间侧翻到了舞台前端。

  随后对方单膝跪下,位置不偏不倚,居然正对台下叶修。

  “YOU MAKE ME BURN——”

  “LIKE A HUMBLE PRISONER”

  周泽楷带着露半掌的黑色手套,象牙白的皮肤与黑色演出服在舞台灯光下激烈交错,却又充满力度与美感的融合。暗紫色的烟雾在男生身体上缭缭绕绕,但对方不可方物,遮盖不住锋芒,也遮盖不住耀眼。

  “YOU MAKE ME BURN.”

  周泽楷对着台下叶修,单指抵唇,一个飞吻。


评论(92)
热度(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