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与红(15)

*娱乐圈paro,有包养

*自行避雷,懒得逼逼了

只想追文可只订阅TAG(已出合集

全文目录

❀通贩中作品:1. 《双王》二刷2. 荆棘鸟&立牌3.  雪生烟-小料

我要70(看我手势


  原本等在大堂的杨助理看见廖延比预定时间更早出来后,微微一惊,但等看清对方身后还拽着个叶修后,就转为了大吃一惊。前阵子妻子同他说过的话不停在脑内回荡,促使杨助理的第一反应便是:终于等不及了?忍不了了?

  廖延的怒气显而易见,看见杨助理后步伐停都没停,三步并作两步地拖拽着叶修继续往出走,对周围看过来的人也如若无睹。叶修许是嫌挣扎丢人或是易上头条,只是消极地甩了两下,但见无效便作了罢。

  “开车,后窗给我升起来。”上车后,廖延声音好似来自冰窟深处。杨助理惴惴不安,赶忙吩咐司机开车,随后将正副驾驶位和后座中间的隔板升起。隔绝视线后声音也小了很多,杨助理听见廖延似乎说了些什么,很生硬,叶修回了几个字,但具体说了什么他完全听不见。

      里面大概过了片刻的安静,便传出了令人紧张的响声。

  什么情况!杨助理虽好奇但也不敢乱听,只好缩在自己位置上,努力放空自己。轿车很快便驶入了廖延吩咐去的最近的住所,车辆停稳,杨助理下车后刚要去给廖延开门,后驾驶的车门便自己开了,一脸冷色的廖延率先钻出,随后转身从里面一掏,掏出个叶修。

  “你老板杀人了你管不管!”叶修出来第一嗓子对着杨助理,后者顿时吓一跳,定睛一看才发现对方手腕被领带束住,揪在了廖延手里,而那条领带自然也是后者今晚戴的那条。廖延并没给叶修或是杨助理反应的时间,一手揪住领带头,一手扯住叶修后领,像拎猫一样将人弄进了别墅。

  杨助理在原地傻了一阵,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跟上去。进了别墅,走廊两旁的花瓶、观赏物等被撞得东倒西歪,瓷器圆盖在地上打转,杨助理拐过弯,瞬间大惊失色,廖延正把叶修的头往注满水的浴缸里摁,后者在拼命挣扎,泼洒出来的水溅湿了两人昂贵的西服,满地狼藉。

  “看什么看!滚出去!”廖延一声爆喝让杨助理吓得差点跳起来,但他来不及说什么,被暂时松开桎梏的叶修就在廖延身下从浴缸里昂起了脑袋,毫不犹豫地扭头将嘴里的水全都吐到了对方脸上,一点儿都没浪费!

  杨助理窒息了,第一反应就是叶修今个要死这儿了。

  接下来发生什么杨助理便不知道了,他最后只看见廖延黑着脸几步踏过来甩上了浴室门,然后里面便是更激烈的水声,杨助理在原地听了会儿赶紧跑出去,拿着手机转了好几个圈,终是没敢给谁打什么电话,要是今真出什么事儿,凭廖延的地位他大可脱身,但他可不行,更何况他的老板是对方,而不是叶修。

  杨助理有些被吓傻了,他很少见廖延发火,更别提是动粗,也不知叶修是哪里得罪对方了,忍不住又是害怕又是同情。在外面不知道乱转了多久,杨助理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劝劝,就听里面大门咣当一声响。

  杨助理赶忙进去,看见叶修还活着时忍不住松了口气,对方衣着凌乱地瘫软在满是水的瓷砖上,额发还在滴水,咳嗽得上气不接下气,廖延也没比对方好哪里去,往日一丝不苟的头发凌乱地贴在头皮上,三件套湿了一半,像是人也进了次浴缸,要是说这是场泼水比赛,估计两人便是五五开。

  “叫小张来。”廖延正在拿一条大浴巾裹叶修,一边裹一边摸着对方的额头,小张是廖延家的私人医生,杨助理连忙应声,低头打电话,抬头时廖延已经把叶修抱到了隔壁卧室里,正在逼对方脱衣服。

  “这是湿的,你想感冒加重你就继续。”廖延怒气未消,绷着脸瞪着叶修,后者不识好歹,伸手拍掉对方的手,杨助理在后面看着眼睛都要掉下来了,都要叫叶修爸爸了,只为求对方别再作死!

  叶修不说话,指尖是苍白的,嗓子里呛了水,蹙着眉不断咳嗽,廖延冷眼旁观了会儿,然后转身从抽屉里拿出把剪刀,直接就去剪叶修裤子,并且在对方要挣扎时威胁,“你敢乱动我就剪了你命根子。”

  叶修这才不动了,仰在床上呼哧呼哧喘气,喉咙里传出病人似的沙哑声,廖延手劲极大,连剪带拽就扯掉了叶修的裤子,男人苍白修长的双腿带着水滴,暴露在了空气里。

  杨助理从廖延腰侧看见叶修半条流畅的腿线,这次主动闪到了老远。廖延阴晴不定地看着好像有进气儿没出气儿的叶修,忍不住说:“少给我装这副德行!你灌得水还没你摁我那两下多。”

  叶修听闻闭上眼,装聋做哑,要是再吐半截舌头,就更像了。

  廖延按着叶修的腿弯,盯着对方皮肤看了半晌,突然俯下身掰开对方腿根,照着软肉狠狠咬了一口。叶修正琢磨着怎么装死糊弄过去,突然被咬直接一声惨叫,但没踹到对方人,还把自己筋险些抻了。

  “你信不信我现在干你,然后把那小子绑过来,就按那里看?”廖延压住叶修的四肢,捏住对方腮帮子,轻声问道。

  “你怎么不叫他一起3P呢?”叶修回道。

  两人对视了几秒,廖延随后一声笑,怒气奇怪地少了不少,扯过一边被子,将叶修整个都塞了进去。

  “行,你行。”廖延点了点头。

  “记住了叶修,我能忍你所有,因为到目前为止,你对我而言和他们不同,我有的是时间陪你玩,陪你闹。”男人坐到床边,摸了摸叶修湿透的头发,温柔地说:“你还钱不够,陪我shang床也不够,我不要这些。”

  “我要看你什么时候服输。”

  ……

  隔天,当叶修退了烧,吞了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逃出廖延家时,距离周泽楷与他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六个多小时。他的手机进了水,接不了电话也拨不出去,男人在别墅下的报亭里拿收费电话打给周泽楷,但许是不熟悉的号码,对方并未接听。

  人不是傻的,等不到人自然就会离开,叶修并不觉得周泽楷还会在约定地点等他,但他爽约在先有些心虚,还是打算过去看看,大不了找不到人再走,然后打电话道歉,这个态度要给满。

        叶修其实并不是非执着于同周泽楷的约定,他对周泽楷其实多半是新鲜,脸和身材占5分,还有5分是和他周围人都不同的气质和嫩,让他打心眼喜欢,确也到不了格外上心。但约定便是约定,他同意要去,就必须要赴约,更何况那里还有个康复中心,万一是真有事相求,他这般爽约委实不好。

  叶修拦了辆出租,报出了地址,在车上他的体温又有点升高,迷迷糊糊做了场混乱的大梦,梦里是记忆中模糊的叶秋的脸、父母的脸,还有小时候奶奶家的院落,他和叶秋在写字,父母在厅里说话,有一块小小的黑板,白色的粉笔末沾在手上,堆砌出的单调确也满足的儿时天堂。

  叶修再次醒来是被司机叫醒的,路程挺长,到地后天色已半黑。叶修拿出从廖延那里顺衣服时顺便顺走的几张大钞付了款,随后下车。半山腰的偏僻公交站一片安静,树叶唰唰作响,叶修浑身发冷,将自己裹得更加严实,东张西望了一会儿,便有人从他背后靠近他,轻轻拍了拍他得胳膊。

  叶修扭头,便对上周泽楷清澈的眼眸,他张嘴,在“对不起”和“你怎么还在这儿”之中短暂迟疑,但等看清男生整张脸后,叶修一愣,脱口而出你怎么了?

  周泽楷没有立刻回答,目光扫过男人明显不合身的衣服,笑了笑,也问你怎么了。

  “说来话长。”叶修冷得原地直跳,还吸鼻涕,周泽楷这才看出对方脸色里有不正常的红,伸手抚上男人脸颊。对方这动作太过自然,气氛也十分诡异,叶修握住对方的手,然后从脸上拿下来,看了看周围黑漆漆的灌木丛,问:“你约我来这里……看风景?”

  “……这里有家面馆很好吃。”周泽楷看着叶修,脸上挂着的微笑很亲近,也很疏离,手顺势收了起来,“你感冒了?”

  “哦,就是吃面啊。”叶修回了神,挠了挠自己被周泽楷摸过的地方,“嗯,有点,不严重快好了,正好我也饿了,咱们走吧?”

      两人并肩而行,叶修扭头看向周泽楷,又问了一次,你脸到底怎么了?

      “没事。”周泽楷笑容不变,摇了摇头,仿佛无足轻重。

  大概两个小时前,在叶修前进道路的斜上方,被林荫小道遮盖住的康复医院里,周泽楷被他突然发飙的母亲揪住头发往桌子上砸。女人在医护人员的阻拦和桎梏中与周泽楷分离,却还在歇斯底里,“你就是骗妈妈!!你始终都在骗妈妈!和你那王八蛋父亲一样!!你怕你周围人知道你妈妈是个疯子是不是!!是不是!!你不如让我去死!!让我去死啊啊——!”

  如果叶修准时到达,也许周泽楷就不需要同他母亲说,他原本要带来的人有事没办法来了;而他的母亲,也许就不会被阴差阳错地被刺激,再次犯病。

  但这怪得了叶修吗?要怪的,难道不是迫不及待又冲动的自己吗?周泽楷一边平静地想着,一边去牵叶修的手,后者身子一僵,看出吓了一跳,也感到这突兀的奇怪,但却并没有甩开。

       “天太黑,没看清而已。”

  



真的甜

信我。

评论(102)
热度(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