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与红(14)

*娱乐圈paro,有包养

*自行避雷,懒得逼逼了

只想追文可只订阅TAG(已出合集

全文目录

❀通贩中作品:1. 《双王》二刷2. 荆棘鸟&立牌3.  雪生烟-小料


 要说张佳乐这边顾及着不敢多问多说,廖延却是根本不在乎这些,男人在轿车上拿着平板只看了几眼,便将其丢至一边,冷飕飕一句,“把叶修叫过来。”

  “哎。”杨助理从后视镜里看见老板脸色,连忙应声,然后低头给陶轩发消息,让对方通知叶修。陶轩那边没过半小时便回说知道了,随后没过多久又来了一条消息,但一改之前态度,轻飘飘地说:“不去。”

  助理懵了一下,心想陶轩说话什么时候这么硬气了,还是模仿叶修说话呢?正巧手机又是一震,“你是助理还是拉皮条的啊?”

  杨助理跟了廖延三年,用脚后跟想都知道这是谁回的了,扭头无辜地看向廖延,把自己手机递过去,“那个廖总……”

  廖延看都不用看,直接冷笑了声。杨助理心道大事不妙,却不料廖延并没当场发作,直接闭目养神,也不提要叶修来了。

  晚上,将廖延送回家后杨助理也回到了自己家,他的妻子正敷着面膜看杂志,见丈夫一脸沉思的表情,便好奇地问怎么了。

  “我就是想不通有钱人是怎么想的。”杨助理把下午的事情一说,廖延姘头众多有男有女,这些年都是他帮忙管理,但里面还真没第二个像叶修这般放养玩的。这里面不凡脾气火辣或有个性的,但廖延宠一阵早晚也会腻,如果对方作死踩雷凉得更快,反正就是没谁能让廖延从根本性便纵容的,就好像男人其实有两套脾气,一套对所有人,一套对叶修。

  “你要是想得通,你也早那般大富大贵了。”杨助理的妻子嗤之以鼻,对方比前者更早入这圈,跟廖延的时间比自己丈夫长,曾是前者的私人造型师。之后发现更好下家便被痛快放了人,夫妻感情某种程度上来说都算是廖延牵线的,对这些事情比自家老公看得透,“你以为会如何?闹吗?”

  “还能如何,就说叶修如今在业内飞黄腾达,那也不是有廖总的功劳吗?上面这些明星有几个干净的,廖总想睡不就睡了,睡多少次睡什么样不都没得挑。”杨助理想都不想,“今个你是没瞧见那叶修是怎么评价我的,一瞬间咱们廖总那表情黑的,我以为就要直接去抓人呢。”

  “抓了做什么。”

  “抓了带回去收拾啊?”

  “说你不懂。”妻子摇头,继续拿起杂志,“廖延缺什么?缺钱吗?缺人吗?这也就是你们普通男人会这么想,有权利有钱了就想拿此压人逼人就范。”

  “难道不是吗?”杨助理不解。

  “自然不是,这不是高级手段。”女人说:“当你拥有一切时那些普通的卑劣手段你就不屑用了,强jian?迷jian?他们有真正的权利,是‘皇帝’,是躺着也会有人爬上来伺候,不需自己去使劲。他们要玩便玩得是柔情蜜语,比任何人都要对你千百倍的宠和好,逼得你自己陷进去给予一切,而收不收则是他们的事情,心?不存在的,他们这些人没有心。”

  “那叶修这么特殊,是因为他没陷进去。廖总也没睡上,得不到所以最好吗?”杨助理顿悟。

  “叶修啊,他是也没心,运气好,还有嘛也是拿捏对方拿得稳。”女人幽幽地说:“但我觉得也就这样了,这么多年了只要不是萎,就也该爆发了。”

  关于不仅没搭理廖延,还把对方拐弯抹角损了的事情,多得是人给叶修操心,却不包括其本人。男人几乎是左耳进右耳出,拿着陶轩的手机发完,见那边不回,便干自己的去了,再往后就金鱼脑一般地彻底忘了个干净。真辛苦他和周泽楷的约定倒是还记得,不过也是因为男生记得清楚,来月4号的前两天,叶修仿佛定时定点一般收到了对方的一条消息,只有只有一个地址。

  “还挺神秘。”综艺之后两人便没再碰过面,如今这一手说约会不像约会约炮也不像约炮的,但叶修觉得有趣,点开地址看了看,发现是个挺偏僻的康复中心。

  这干嘛,拉上他要去做慈善啊?叶修纳闷,问了周泽楷一句,后者似乎手机没在身边,没立刻回他。叶修没太在意,看了看那天确实有空,也就无所谓陪对方走一遭了。


  4号前一天是B市龙头大佬之一萧氏千金,萧苗的结婚宴,萧苗和苏沐橙关系极好,请帖自然给到了女生和叶修这边。无奈苏沐橙正在外地拍摄,不能因个人耽误整体进度,虽早送了礼,但叶修还是人到了现场,更何况萧氏早期也给予过嘉世一定的帮助,这点礼数敬得正常。

  叶修对谁结婚都没兴趣,还讨厌人多,所以只去了下午的亲友答谢宴。他故意来得早怕惹人注目,结果正撞上楼冠宁,楼家和萧家有亲家关系,楼冠宁作为次子从早跟到晚本很疲倦,这下看见叶修立马眼睛都亮了,也不想走了,拉着叶修没完没了地聊天,还一路聊到叶修的座位上,自己那桌也不去坐了。萧家本就不是普通人家,请得自然都是京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而楼冠宁是叶修迷弟这事在圈内根本不是秘密,不少人眼见对方抓到偶像,关系好的路过调侃两句,而那些想找楼冠宁、叶修聊天的,全都识趣地憋着,倒也正合叶修的意。

  晚间酒会就不如白日那般热闹,多了些随意和亲近,萧苗和其丈夫挨个桌敬酒,很快一轮便打到了叶修这边,敬酒时众人自然哄闹说起今晚洞房花烛夜,两人一定要共赴巫山云雨啊!酒桌荤话大家都是见惯的,笑笑也就过去了,新人相携而去,众人就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聊,不知怎么的就拐到了“这桌谁没尝过鱼水之欢的妙”,桌上男多女少,当即哄笑,除了几个显摆的其余都是笑而不语,一男人压根没认出叶修是谁,也就是在自己身边,就随意搭话问叶修做过没,叶修没搭茬,对方便哦了一声,连连笑道说懂了懂了。

  几乎是同时,他们身后便有杯子摔在了地上。

  大堂哄闹,声音并未传远,而且酒席磕磕碰碰也是在所难免,多数人便没放在心上,叶修扭头,就看见他背后站着是廖延,两名服务生正赶过来收拾玻璃碎片,男人却理都没理脚下,高大的身躯极有魄力地站在那儿,目光盯着叶修,脸色阴翳。

  “这不是……”楼冠宁自然是认识廖延的,看看叶修,又看看对方,话就吞在了嗓子里。廖延这相貌架势很难令人忽视,眼见周围看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廖延便动了动身子,往前迈了两步,缓缓开口,“跟我走。”

  叶修簇了下眉,没动。

  “不走是吧?”廖延问。

  叶修看了看眼下场合,这才站了起来,抽空和楼冠宁打了声招呼。后者有些犹豫,问大神没事吧我看他表情不好,叶修说没事,然后就跟着廖延身后离开了。

  


评论(48)
热度(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