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58)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荆棘鸟购买链接——授权代理


   比赛结束后,叶修和林敬言没走几步,便被人在楼梯口堵住了。

  “不好意思,无关人士是不能进到这边来的……”林敬言见来人是个穿着时髦的男性,一看便知不是什么工作人员,于是出声提醒,叶修走在他靠后些的位置,晚一秒看见,打了声招呼,“怎么你在这儿?”

  “认识?”林敬言又看了陌生人一眼,长相出众,浑身上下透露着精英人士的派头,偏又带点痞气,而且脸色不像是和叶修关系好的样子,这什么情况,后者怎么总招惹这类人物。

  寻仇的?情仇吧这得是。这边林敬言脑洞活蹦乱跳,张一却难得没了风度,面上还带着笑,但眼中逼人的气势完全昭告他来者不善。

  “我找你有点事。”张一和林敬言客气地点了点头,转向叶修时语气显得有写森意,“借一步说话可以吗?”

  “那你先走吧。”叶修自然不知对方与周泽楷已经见过面了,条件反射以为是之前被捅刀的事,于是就琢磨先支走林敬言,后者看了看双方,再次和叶修确认,“我可以等你的。”

  “没事,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叶修拍拍对方的肩膀。

  林敬言走后叶修带着张一进了走廊最里面的隔间里,窗外下起了今年第一场雨,云雾锁住空间,阴沉的空气里带着泥土的湿意。叶修拿出根烟要递给张一,被后者拒绝,开门见山道:“你和那个轮回的周泽楷,搞上了?”

  饶是叶修也很难立马从“你也被卷进来了,最近走夜路小心点儿”之类的心理建设中,立马抽身找到合适话挡回去的,只愣了一秒便决定坦白,“你怎么知道的?”

  “我见到周泽楷了。”张一也想让自己显得从容点,但这种时候他已经是在拼命克制了,一种仿佛被欺骗的气急败坏染上心头,整整一场比赛都未能消解,“他让我离‘他的人’远点。”

  “哦。”叶修点着烟,看张一的脸色,不由得想是不是周泽楷说话过分了……好像不太可能,难道是张一心眼太小被气到了?“他这么说了?”

  “原话。”张一都要被气笑了,“所以你们真的在一起了?我记得我上次问你时,你还不是这个态度。”

  “在一起没多久,又不是什么值得曝光的事情,自然就瞒着了。”叶修望着窗外连绵的雨水,自然而然地问道:“你会帮我保密吧,毕竟过去队友一场,而且这事对你也没什么价值嘛,你又不缺钱。”

  饶是最愤怒的时候张一所想的也是怎么找人直接搞残周泽楷,还真没过要拿舆论曝光这种阴嗖嗖的手段。如果叶修让他保密这件事,那就证明知道的人还很少,这种情况下他稍有闪失就会暴露自己,叶修成为众矢之的无所谓,他可以养对方,周围的人也不敢对此有说辞,但就凭男人那性子,自己这么做就和自杀无疑了。

  要是过去他可能还不会想这么多,但自从那天他的想法改变后,他现在想要的是和叶修在一起,而不是要一个随随便便抢走后养家里的玩物。

  不过此时此刻,张一站在这里面对着叶修本人,发现过去对媒体毫不在乎的男人率先同他提起这个事情后,让他意识到了什么。

  如果有所害怕与顾及,那就可以证明这两人的关系……不稳。

  “我自然。”张一露出一个微笑,借机将手放到叶修肩头,“不过真的吓了我一跳啊,毕竟我没想到……你真的也成我们这边人了。”

  “那边误会你了不好意思啊,你就当他除了打游戏外啥啥不知道。”叶修直视着对方的眼睛,不易察觉地上下晃动了下,“之前我和他发生了些不愉快时正好把你卷进来了,他就有些敏感,自然我是知道你肯定不喜欢我的。”

  你知道个屁。张一面上笑嘻嘻,心里已经想在这角落把叶修按倒上了。

  还不行。张一告诉自己,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是个商人,深知时机的重要性,叶修与众不同,与他之前的那些人都不一样,值得放长线钓大鱼。

  他需要一个机会,一个周叶两人之间自己先崩裂,他附上一锤便可的机会。

  “没关系,下次咱们三个一起吃顿饭,我也好澄清一下,不过这就要靠你了。”张一说。

  “好说好说,有机会一定。”叶修笑着说,“那我还有事,先不奉陪了。”

  “你要回去了吗,我可以……”

  “我还有点事。”这时候说得太直白了没意思,点到即可,叶修深知这点,张一也知道,只好作罢笑看前者离开,然后狠狠一脚踹向一旁的垃圾桶。

  铁壁凹陷发出刺耳的声响,雨声缠绕着室内,张一站在阴霾的空间里,默默拿出手机拨打了个电话。

  “喂老田,是我。”张一皮笑肉不笑地说,“我记得你和宫一德关系不错对吧,对,就西紫电器那个,听说他现在也来做赞助商了,想起来了就突然想大家一起吃顿饭,以后……好走动。”

  ……

  结束比赛后周叶二人在萧山体育馆里短暂腻歪了会儿,便因为酒店住的不同,人多眼杂等因素分道扬镳,之后连着三个多星期都因诸事繁忙彼此错过,比赛接踵而至,两人都没有过多的心思分出来,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的事业中,平日里碰见什么有趣事了就聊几句,偶尔也会交换些对比赛的看法,然后便放下手机,无所谓对方何时回,全身心的信赖,但不依赖。

  要说这三周有什么对于两人而言最大的事情,那就是周泽楷之前量叶修手掌长度的事情得到了解释——男生自己去纹了身,对方把叶修名字的两个首字母按照男人手掌长宽,经纹身师设计后骚包地纹在了心脏下面,叶修都不知道在这比赛接踵而至的日子里对方在想些什么,但看着大屏幕至今第一的轮回分数,他也懒得吐槽,点开对方给他发过来的图,然后敲过去一行字:

  君莫笑:【纹身不是在你肚子上么干嘛裤子也拉这么低给我看?有点浪啊小朋友。】

  一枪穿云:【浪给你看,那是腹肌,你是肚子。】

  君莫笑:【呵呵也不知道哪个不要脸的最喜欢捏我肚子。】

  一枪穿云:【软,这个很疼。】

  君莫笑:【看出来了,皮肤那么红。】

  一枪穿云:【听说这里纹就会很疼。】

  君莫笑:【哦,你是想让我心疼你,还是也想让我也这么疼疼?】

  一枪穿云:【好看吗?】

  君莫笑:【挺好看的,设计的也不错,不过你要怎么和你队友解释你几把上不远处刻了个‘YX’?】

  一枪穿云:【……】几把怎么就跑那里去了,你其实就是想说说几把对吧。

  君莫笑:【哎哥告诉你怎么说,你就说你暗恋楚云秀,对方有对象了,你就默默祝福顺便纹身慰藉纪念死去的青春,别人觉得你惨就不会再问了。】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楚云秀可没摸过我这里。】

  君莫笑:【我摸的也不多啊。】

  一枪穿云:【你骑我时手一般就放这。】

  我靠,枪王够/骚。

  君莫笑:【强.jpg】

  君莫笑:【说真的,你打算怎么解释这个?】

  一枪穿云:【不解释,能想到是你的概率其实很低,想到了也没关系。】

  看着叶修那边好半天都正在输入,却没有任何一句话,周泽楷疑惑,不禁问道:【?】

  叶修又过了一阵才回道:【你是真的很喜欢我啊。】

  周泽楷手指在这行字下一顿。

  一枪穿云:【当然。】

  

  荣耀常规赛二十九轮比赛结束,S市基本回暖,轮回进入短暂休整期。周泽楷休息时也依旧生物钟很准地起了床,简单洗漱后套上运动衣出去跑步,特地绕远去一家经常排长队的早点摊给叶修买了烧麦和小笼包,然后再快步走回来。

  云云在周泽楷开门进来时蹲在台子上欢迎他,青年抱着猫陪它玩了会儿,给了对方块小零食,然后就拿着早点进了厨房,叶修还在屋子里睡觉,遮光帘密不透光,周泽楷进去时听见男人均匀的呼吸声,就像清晨出门时刚感受到树梢下拂荡的微风,舒服,安逸。

  周泽楷的项链还放在床头,子弹头状的装饰物闪着金属的光泽,那是之前叶修送他的钥匙扣,被男生托人改工做成了项链,平日随身带着,只有洗澡、运动时候才摘下,现在不少粉丝和大神都知道了这个装饰物的存在,因为二十九轮比赛结束后,周泽楷在“荣耀”两字下低头亲吻了它。

  这么宝贝的东西到底是谁赠的,周泽楷亲吻是在吻自己还是挂坠主人等问题,至今外面粉丝还在激烈讨论中,周叶两人心照不宣,林敬言也只能跟着装傻,什么装饰物完全不知道啊,周泽楷妈妈送的吧哈哈哈。

  “前辈,早点……”周泽楷膝盖压上毛毯,叶修听到声儿,蹙着眉朝旁边的空床铺上抓了抓,青年伸条胳膊过去,瞬间就被抱住了。

  “小周……”叶修迷迷糊糊哼唧着,手却熟门熟路地探进男生衣衫里,顺着腹肌向上摸,“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还是你这胸……”

  周泽楷:什么玩意儿。

  “前辈醒醒。”年轻人哭笑不得,不知道对方昨天和苏沐橙到底看了些什么,隔着衣服按住男人的手,哑声威胁,“我要 硬了。”

  “是够硬……”叶修将周泽楷拉下来,蹭在对方怀里,“……只有我家小周的胸肌能给我温暖。”

  ……这到底是醒着还是没醒。

  


评论(74)
热度(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