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95)完结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通贩中作品:1.《双王》二刷2.荆棘鸟&立牌3. 雪生烟-小料



BGM:《光年之外》G.E.M.邓紫棋

  该怎样向叶修求婚,是让周泽楷过于甜蜜又过于苦恼的事情,即便为此,他已幻想、模拟了七年之久。

  花在叶修身上的每一秒,在某人这里都不是浪费。周泽楷身边几乎所有拥有家庭的朋友都给他出过经验,浪漫的有;质朴的也不缺,但却都没能满对方意。轮回队长近乎苛刻地思考整个求婚流程,像是要把刻满“喜欢叶修”的血肉与骨骼,全部呈现到对方面前,所有不想复制别人的“成功”送叶修,他要他自己全力以赴。

  越是在意,便越觉得一切算不上完美。日子一天天过去,计划中的求婚日不断逼近,周泽楷没由来地焦虑起来,开始担心叶修的反应,怕对方不吃他的“把戏”,怕自己的精心准备不能契合那个人的心。

  周泽楷甚至想,也许让叶修同意他求婚其实很简单,或许他将对方所有喜欢的东西堆砌起来,就好比他站到叶修面前,邀请对方打荣耀,期间负责给对方点烟泡泡面,然后做个爱,再给对方点根烟,最后顺嘴一问要不要结婚……这就成了,根本不会拒绝嘛。

  眼见脑子里的想法不断接近崩坏,周泽楷的表情愈发的丰富且负面起来,时不时担忧琢磨的样子被媒体拍到,渐渐传开了“轮回队长周泽楷疑似退役赛压力过大。”的传闻,致使大批量周粉嘤嘤嘤着刷起热度话题,哭嚎着“周周放心飞!周粉永相随!”、“即便赢不了你也是我们心里的冠军!”

  叶修看在眼里,笑而不语。

  

  本届最后一场比赛,也是属于周泽楷的最后一场比赛当天,叶修破天荒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过去男人长期居于国外,忙起来根本自顾不暇,纵使偶尔有机会回来看次自家小男友的比赛现场,也都是偷偷缩在观众席中,结束便走。这次大胆的行为,无疑是在向众人理直气壮地表明自己因何而来,为谁而来,如此高调,先不论周泽楷心情如何,反正大部分看客有觉得羡慕,也有觉得狗粮噎嗓子。

  轮回新生代们的心情就更复杂了,虽然能看见传说中的叶神很令人激动,但对方背着手在他们休息室里绕来绕去,头顶着“队长夫人”的模样也太扎眼了。即便早从队长那边吃惯了跨国狗粮,但两个人今个儿一起放光,威力还是不容小觑,偏偏某人还嫌不够似的,真诚地朝着他们摆手,“自己人别见外,陪家属,陪家属。”

  周泽楷本来在旁做最后的战术确认,听闻猛地抬头,眼睛都亮了一亮,充斥着“他说我是家属,是不是就是求婚”的渴望。队员们都仿佛看见自家一直走沉默话少风的队长疯狂摇尾巴的模样,最后还是做队内教练的江波涛忍不住,硬着头皮上前,终止了两人过分虐狗的行为。

  “周队,你的小朋友在这里等你回来。”上场前,叶修附在周泽楷耳边小声说道,后者心口被话语摩挲了几下,滚烫得流出蜜来,忍不住抓紧最后时间偷偷握了握对方的手,这才走出选手通道。

  耳边是会场万人的喧嚣,背后是叶修无声的目光,踏出去的那一刻,周泽楷忽然觉得他已经圆满了,无论最后结果,此时的前方与后,便是他的一切。

  有叶修做翼,周泽楷挟千军万马之势,向台上走去。

  漫长的比赛异常磨人,双方倾尽全力,也不过是为了给自己与支持自己的人一份交代。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多年来一直习惯的一切终于完结,有激动与不舍,也有说不清的落寞。退役发布会之后,轮回众人红着眼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花束和彩带,祝福他们的队长圆满退役,周泽楷坐在椅子上,想拿杯子敬队友,却不料手指抖得厉害,果汁沿着杯壁洒出,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本要落地,却被另一人温柔地救起。

  不少人都看出来,周泽楷近两年已是强弩之末,对方作为荣耀史上在役时间最长的选手,继叶修之后已创造了荣耀历史中不可取代的传说,很多人不明白对方有什么不满足,为何还要坚持至此。媒体做报道,敌人做猜测,盘算着、等着这位选手耗到灯枯油尽的那天,却没想到这天到来时,对方也不过是平日的模样,完美到近乎恐怖地给自己画了圆。

  荣耀的前后第一人,从开始到结束,都是一个“强”字。

  周泽楷的脆弱,是等到一切结束,在叶修面前才显露的。

  “激动什么。”周泽楷只觉自己大腿一重,周围便是此起彼伏的吸气声。但他什么都不在乎了,他最喜欢的气息拥抱了他,那人修长的手指拢在他脑后发丝上,将他往前推。

  周泽楷的脸埋在叶修脖颈上,眼中片刻的疲倦与迟钝被对方完全包容,遮挡。

  叶修在众目睽睽之下坐在周泽楷腿上,一手搂着对方的头,一手替对方端住杯子,旁若无人地与其耳语,“我喂你啊。”

  周泽楷那一刻的滋味,说是美好到死去都显得不够分量。

  

  狂欢才开始,主角却已退迫不及待地拉着他的人退场。周泽楷开车带叶修回家,夜晚霓虹闪烁,川流不息的道路上是汽车鸣笛与金黄的灯流,叶修嘴里漫不经心地哼着调,注视着远处黑夜的边界上刷着的霞色,无意,也有意地开口,“问你啊,选在这次退役,有什么理由么?”

  周泽楷手心出了汗,握着方向盘的指头焦躁地刮蹭。他知道,此时气氛太过于合适了,但这偏离了他的计划,他想对叶修袒露一切的那天不该是这般匆匆忙忙,不该是他筋疲力尽的时候,不该是他有失仪态的时候,这不是他想象中的场景。在他的计划里,要有好花好酒好灯光,自己更该是精心装扮过,完美无缺的样子。

  周泽楷想躲避叶修的目光,但此时的对方过于好看,他的眼睛忍不住追过去,黏在对方身上下不来。周泽楷的脑内撕裂了两股势力,一股说不能激动啊你要给他最好的求婚;另一股说快说啊快说啊,说了他就永远是你的了。

  “嗯?”叶修尾音上扬,仅一声,便逼得周泽楷瞬间丢盔弃甲,呼之欲出的情绪淹没了他的心脏。简直想当场控诉叶修犯规,怎么能让他这般对着一个人,不停心动。

  周泽楷忍无可忍地打了转向灯,提前从路口驶出,停在想不起名字的道路边,打开双闪。车内安静极了,窗户开着,但周泽楷还是感觉口干舌燥,只能用黑夜遮盖脸颊的滚烫,准备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

  “你曾说……周泽楷还能再打十年。”

  那年因风波被暂停比赛,下场又被恶意围攻质疑,有人断定一枪穿云要易主,有人说轮回托大。但有一人替他生气,为他说话,对着记者对着摄像机,公开做了平日里不会做的评论。

  周泽楷之后无数次回放那次叶修被采访的视频,一遍又一遍听对方说“轮回的决定欠妥”,“轮回操心过早”,在那没有对方陪伴的三年里,他靠着这点微不足道的念想,熬过了对他而言最艰难的冬季。

  “你说,目前他无可取代。”

       周泽楷知道叶修那时并不是真要他如何,十年也不过是个随口即来的简单数字,是他固执,偏要守住对方这不经意的一句话,然后留到现在,给对方看。

  周泽楷声音低沉,却又沙哑得像是忍不住什么,“现在……”

  十年了,他什么不可取代都不想要,就想要一人的。

  叶修认认真真听着,等周泽楷说不出话了,才动了动身子,目光落在对方脸上,笑声融在风里,“你啊你。”

  周泽楷看着对方递过来的绒布盒子,呼吸都轻了。

  “猜你也买了,不过无所谓。”然后他听见那人如此说道:“该说的你都说了,我没你嘴甜,便以这夜风做媒吧。”

       “要吗?”

  


完。






和乐子掰扯了几个星期完结的时间,结果最后差点误差了,幸好我没睡,和女神的缘分全靠我坚强(掉眼泪

最后这段对应63章,怕太久远了你们记不住我就直接解密了,总之一路走来谢谢大家支持,感谢阅读💗💗💗💗💗


(图片BY祈路大宝贝!感谢!)


评论(115)
热度(1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