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与红(11)

*娱乐圈paro,有包养

*自行避雷,懒得逼逼了

只想追文可只订阅TAG

全文目录

周叶本荆棘鸟购买链接——授权代理

 原名《而生》


  本期拍摄结束,周泽楷等人被大毛巾裹住后拉进临时搭建的换衣棚中换衣服,叶修和韩文清等人一边吹海风一边在旁边等,等收拾完毕,众人便打道回府,乘船离开岛屿,但因为天色已晚,便在海岸边最近的酒店入住。

  因为有叶修、韩文清等知名演员在,节目组的酒店特地选择了私/密性较高,拥有私人海滩和领域的海滨花园酒店,艺人们被安排进了一套别墅里,四间卧室,剪刀石头布出来周泽楷单独一间。深夜,在导演的带领下节目组到附近还开着的市场里买回生食,搞起了不怎么地道的/BBQ,导演自掏腰包买了酒和烟火,工作人员和艺人们坐在一起,吹着海风吃着海味,十足地痛快。

  王杰希和周泽楷坐一排挨着,王杰希早周泽楷出道2年,本也算前辈,但在眼下,尤其是叶修他们在的情况下,却算不得什么,最后反倒因为年龄最近,聊得很开。酒肉下肚,话匣子打开就容易多了,王杰希在周围喧闹、彼此安静的空间里,不算冒犯地问道:“你和叶修之前认识吗?”

  “算认识。”周泽楷避重就轻,“他来过我们公司,我也去过他前阵子办的生日派对。”

  “哦。”王杰希点点头,远处叶修和张佳乐正拿着冷烟花极其幼稚地在比划,他目光从那边绕回来,再次看向周泽楷,“你觉得他怎么样?”

  如今娱乐圈流量当道,叶修作为连贯四届的金马奖影帝,知名度早已是全民,但要论起热度,却和恰好正值上升期的周泽楷团队形成了有趣对比,居然根本比不过后者。前阵子有个业内很火的娱记在微博上在谈论娱乐圈现状时,恰巧拿叶修和霜火举了例子,王杰希这话问的其实并没有什么心眼,不过是接着他们之前聊的内容,话赶话地随便说说,但钻进周泽楷耳朵里,不知为什么,却让后者有一种警惕感。

  周泽楷吃串的动作没停,吞咽下去后才淡淡地说:“有实力,聊的开。”

  “我觉得他很喜欢你。”王杰希的话继续让周泽楷心里一突,一抬头,触及到对方眼神是稀松平常的,方才知对方说得是哪类“喜欢”,心里却反倒难以没松,有下没下地揪着。

  周泽楷目光看了眼不远处在喝水的叶修,安静了几秒,突然问道:“我听说,他后面有人?”

  王杰希看周泽楷一路稳重话少,本以为是个不爱聊天,也无所谓身外物的人,没想到对方也这么八卦,沉吟了一下说:“我不太清楚,不过传闻他背后是有廖氏撑腰,但也只是早期吧,他现在应该不用了。”

  王杰希误以为周泽楷质疑叶修的实力,所以把话说得委婉了些,周泽楷也没辩解,只是低了低头,像是为了把微长的刘海晃离眼睛,眼神自然而然地落到了背对叶修的另外一侧。

  “那他‘很喜欢’的人不少。”

  工作人员点燃了升空烟花,升空爆开声与周围人的尖叫声融在一起,王杰希连周泽楷这句小声说的话都没听清,更别说里面的弦外之音。

  又吃了一阵,王杰希起身去洗手间,一下子把独自坐在长桌子旁的周泽楷显了出来。大部分人吃完都跑到前面去放冷烟花,周围只剩还未收拾的食物残骸,隔着玻璃壁的蜡烛照不亮整块区域,周泽楷身子隐没到黑暗里,生出了那么点独来独往的味道。

  但他还没体会这种孤独没多久,便见张佳乐和李轩像拖尸体一样拖着昏迷不醒的叶修,正在往远处别墅移动。周泽楷一开始还没动,但目光和张佳乐一撞,再不过去就不行了,只好站了起来,过去问发生了什么。

  “他眼瞎!天黑看不清是水是酒,睡着了。”张佳乐揽着几乎只能动弹腿的叶修,一脸想做坏事的表情,周泽楷迟疑了一下,也帮忙扶住了正在下滑的某人,有点担心要是不管,张佳乐可能要把人拖海里淹了。

  “我来吧。”周泽楷接过李轩那边,将叶修的胳膊揽在他肩膀上,转身用后背贴住对方胸口,要将人背起来,“我本来也要回去,你们玩。”

  “一起吧一起,你一个人哪里背得动他。”张佳乐不同意。

  “没事我可以。”周泽楷笃定,“前辈把卡给我,再帮我把他扶上来。”

  见周泽楷坚持,张佳乐犹豫了一下便按照男生说得做,本以为对方是在逞强,结果见男生走了几步,还真的不虚稳得可以。别墅距离此处最多不过20米远,张李两人便真的收起了跟过去的想法,放心地将人交给了周泽楷,哥俩好地继续回去喝酒。

  叶修似乎睡得极沉,周泽楷顺着石头铺面的小路,颠簸间能感觉男人的呼吸一直喷到他颈侧,他心里没由来的燥热,却也不敢放下叶修,就这么一路紧迫地将人背到别墅大门口,放在屋外椅子上先靠着,自己才去开大门。

  男生进去后先把灯打开,然后才出来接叶修,对方像是没骨头一样瘫在椅子上,不远处烟火还在烧,照亮了半侧的海水与墨空,也照亮了叶修的脸颊。他走过去,手放在男人肩头,绕过去,将人扶起,叶修的脑袋便极其听话的,跌在他身上。

  周泽楷的手能接触到叶修柔软的发丝、耳廓,然后是半边脸,一处的明亮,便显得四周愈加浓墨重彩的黑。周泽楷借着夜色,弯下腰,凑到叶修耳根,问:“你到底对我什么意思?”

  叶修没说话,甚至睫毛都没颤动,周泽楷等了会儿,觉得无趣,便将叶修再次捞到他背上,由于这次没人帮助,托不住叶修的大/腿,只好让对方无处安放长/腿拖地,半拉半背地弄进房间。

  “几年前——”外面的烟花声还未停止,墙壁上闪过烟火滑过、炸开的黑色剪影,叶修在周泽楷耳边,突然出声,“公交站,有个男生。”

  周泽楷停下了脚步。

  叶修的声音似乎也跟着停了,又过了好一会儿,才咕哝出一句:“没成年,可嫩……俊。”

  ……这说的什么混账话。

  周泽楷还在等叶修继续说,但对方却似乎已经说完了,再等便是更加绵长的呼吸。男生无奈,先将人放平在床/上,然后掐着对方的下巴,将人脸转过来,不依不饶,“然后呢?”

  直到这时,叶修似乎才算是醒了,眼中一片氤氲,捧着周泽楷的脸颊,鼻子里哼出声笑,“年少轻……”

  烟花腾空,声音再次被掩盖,叶修脸侧向一边,睫毛微微颤动,却是再次睡着了。

  周泽楷慢慢从叶修身上爬下来,眼睛却还死死地盯着对方的脸,目光深而黑,带着某种说不出的情绪,阴沉沉地看着,身影被窗外的明亮拉的斜长。要是被叶修看见,也许会惊讶面前明明年纪不大的孩子,怎么会有这种复杂而沉甸甸的情绪。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961976

  假链接,没办法(,但也是尾气了((

评论(56)
热度(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