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52)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行了戏精们别演了笑死我了,骗你们的,给你们更新

不良连载一周年快乐(小声逼逼),要18W字了


     “要是周喆干的,纵使再吃过苦头不敢动你,也不可能面对你时眼神就那么防备,而且刚才你抬脚要走,他本能就退了。”叶修将茶杯推到男生面前,托着腮帮子看对方,“枪也是你的吧,没见过亲爹把这种东西藏孩子枕头下的。” 

  周泽楷没说话。 

  “其实呢,想要我装傻也行。”叶修吹了吹热茶,吞咽了一口后说,“但我觉得还是先说清我的态度比较好,毕竟咱俩现在关系不一样了。单作为前辈这些我一概不会过问,但现在嘛……如果你不想说我仍旧可以不过问,但我和你过去那些小女朋友,包括队员、家人,都不同。” 

  “我出来混时你还在小学念ABC呢。”叶修抬手,招呼过来服务员拿菜单,“对我,你没必要撒谎,这句话任何情况都适用。” 

  说完叶修便真的不提这茬了,开始认认真真看菜单,询问服务员哪个是招牌菜,还把菜单递给了周泽楷。后者没吭声,拿手点了几个,男人看了眼筛选敲定好后便快速下了单。 

  “能吃点小辣吗?”叶修拿起放置在一侧的辣椒罐,“我记得好像你很少吃辣。”

  “他们堵过我三次。”毫无征兆且答非所问,或者说之前的沉默都是为了思考合适的开口时机,周泽楷双臂交叠在桌子上,张开了嘴,“前两次都给了,之后特地绕路回家。”

  “没告诉你父母?”叶修说不过问,但对方要说他也认真听,“你那时候才五年级吧。”

  “嗯。”周泽楷修长的手指捻起餐巾纸,低低应了一声,“不知怎么想的。”

  “第三次在最冷的日子,天黑的很快,风很大,回家时我看见路旁有狗在舔一只幼猫。”周泽楷语速缓慢,“那只猫应该是刚出生便被抛弃了,那只狗拼命想舔醒它,但它没反应……”

  “我蹲下来,想帮它。”

  “然后他们从我身后过来,一脚踹在我背上。”

  汤被服务员端了上来,周泽楷话音停顿片刻,等对方走了继续说,“我没有防备地摔倒,一手血,还压住了那只小猫,狗对我狂吠,而他们在笑。”

  叶修静静地看着他。

  周泽楷垂下目光,拿起勺子给叶修盛汤,“我没敢看地面,爬起来冲进最近一户人家的花园,他们正在修廊灯,工具箱就在地上。我抄起榔头回去,他们没走,围着一动不动的猫在用脚尖拨弄。”

  “我问他们。”青年嗓音低沉,语气平静,“‘谁踹倒的我’。”

  谁踹倒的我。年幼的男生拎着榔头,面对比他高大的四个混混,眼睛一眨不眨。那群人惊讶,随后嘲弄,为首的凑近他,嬉皮笑脸地说是我啊。

  然后男生就动手了,干脆利落,没有考虑任何后果。

  “他们应该更害怕一点。”周泽楷将汤碗放到叶修手边,目光终于直视后者,“因为我很生气。”

  “还要听吗?”片刻的沉默后,青年再次开口,“菜……”

  话音刚落服务员便推着车子停在了他们桌前,剩余几个菜被麻利上齐,叶修盯着佳肴,摸了摸胃,“不听了,感觉再听下去会影响胃口。”

  周泽楷摸摸地看了会儿叶修吃菜,问道:“怎么样?” 

  “不错!”叶修赞道。 

  “我是问。”青年慢慢眨了眨眼睛,“这件事怎么样。”

  “哦……不怎么样,难怪你不愿意说。”叶修筷子一顿,挺认真的态度,“太长了,瞧瞧你说的,比你前几年和我说的话加起来都长,而且也不是什么开心事。”

  “总结一下我的看法大概就是这件事其实挺危险的,你其实应该早就交给大人处理。”男人轻描淡写,“但他们也是活该,柿子挑软的,错估了你是什么样的人,长点教训挺好。”

  “你这么认为?”周泽楷问。

  “是啊,我这么认为。”叶修回答。

  说完男人拿起汤勺也给周泽楷盛了一碗汤,递过去时发现对方盯着自己发呆,不禁问道:“怎么了?”

  “第一次和别人说。”周泽楷直视着男人,眨了眨眼睛,“没我想的糟糕。”

  “在你心里这是有多糟糕?”叶修反问。

  “阴影级别吧。”青年接过碗后老实说,“毕业前都不敢再走那条路了,还觉得是我压死的猫。”

  “小孩子嘛,就是这样。”叶修理解似地点点头,“所以才说有些事情要大人干涉,也是为了孩子纯洁的内心世界,那之后你还好吗,没落下什么病根吧。”

  这是什么病根,周泽楷无语了一下,想了想,“算有吧。”

  “什么?”

  叶修话音刚落就被周泽楷隔着桌子握住了手,青年抬起身子逼近他,目光炙热:“性格很糟糕。”

  “这点早知道了。”男人抽出被握住的一根手指,慢条斯理地在对方皮肤上磨蹭了下,“还有别的吗?”

  “很多,你以后会知道。”发觉一旁桌子有人频繁扭头看他俩,周泽楷收了手,将几盘菜都往叶修的方向推了推,“只要……”

  男生后面的声音很轻,叶修没听见,埋在馅饼里哼哼,“嗯?什么?”

  “前辈多吃。”周泽楷摇了摇头,笑着给男人夹菜。

  

  “说起来你很喜欢猫吗?”吃完结了账,叶修心满意足地站在门口摸肚子,对小年轻说了声谢谢款待后突然问道:“猫派?狗派?”

  “都喜欢。”周泽楷目光看向叶修,直白地说,“最喜欢你。”

  “这小情话说的,”叶修装牙酸,“联盟那群人真该见识见识你的真面目。”

  周泽楷觉得委屈,他说话一直这样,只是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直接,就像对镜头没什么可说便嗯嗯啊啊,他喜欢叶修才话这么多的,这和面目怎么扯上关系了。

  “那你觉得我真面目是什么?”青年问,“什么时候?”

  “说不好吧这种事情,赛场正儿八经交手的时候吧,虽然之前看你比赛就觉得了。”叶修摸出根烟点燃,“然后苏黎世搞过一场后,下来我就觉得你是不是总艹粉。”

  周泽楷脸垮了,“我没有。”

  “乖,我那时候不是乱想么。”叶修伸出手揉了揉男生头发,“艹粉不是艹我是啊,对吧。”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故意压低,手指夹着男生发丝也跟着撩骚似地扯了扯,周泽楷觉得从头皮到身子一麻,慢慢扭头看向叶修,眼神很危险。

  “该回去了。”叶修收了手,装作什么也没做。

  要不是因为回战队时间不够,周泽楷真想办了这个人。


  “刚才,你说不用和你撒谎。”回到别墅,重新检查了一遍门窗后两人便打算离开,周泽楷倒车,余光看向坐在副驾驶的叶修,冷不丁问道:“那你也会吗?”

  “我啥时候骗过你。”叶修说,“战略需要不算啊,你是轮回的,我是兴欣的,敌人之间不存在完全信任。”

  “骗过我。”对方不说还好,说了周泽楷一下子想起来当年两人抢拍限量物品时苏沐橙给他弹窗的事情了,还有赛场上,“不止一次。”

  “对象之间不要这么斤斤计较。”叶修正色。

  “那你的事。”周泽楷追得很紧,“你会说吗?”

  “你当这是买卖啊一换一。”叶修说,“行吧,你想听啥,我酌情考虑。”

  “上次你说苏沐橙的哥哥……”周泽楷开口,“那件事,可以吗?”

  “你还记得呢。”男人手指点了点扶手,没说不行,“比你这个长多了。”

  “想听。”周泽楷看着前方,微微笑了一下,“想了解你。”

  只是现在和未来还不够。

  “那行吧。”叶修见此也跟着笑了笑,“不过挺无聊的,那时候就是因为我在网吧打游戏——”

  车辆缓缓驶远。

  ……

  周泽楷一踏进门便察觉到异样的视线,一抬头,孙翔正坐在门口看他,表情不善。

  周泽楷:“???”

  “小周你回来了。”江波涛跟他打眼色,“那个有点事……”

  “屋内说。”周泽楷点头。

  江波涛推着周泽楷肩膀进了后者宿舍,一关门立即说,“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你干嘛了?”周泽楷纳闷。

  “我随便给孙翔打了个比方,他炸了。”江波涛捂住脸,“说要是叶修和咱们战队任何拥有职位的人有瓜葛,他就退队,他忍受不了叶修退役了还在他面前晃悠。”

  “不会啊。”周泽楷心想他把叶修拉过来对方都不一定乐意来,“孙翔气话,哄哄就好。”

  “你擅长的。”青年补充。

  “他肯定是气话,但这个反应也是真的大。”江波涛手慢慢放下来,心思定了定,“所以这件事……是真的?”

  “嗯。”周泽楷点头,“不同告诉孙翔真相。”

  “这个我知道,我肯定谁都不会说。”江波涛开口,“但是这件事……你真的认真的吗小周,你们考虑过之后吗?还是只是玩一玩。”

  “认真的。”过去想玩差点把对方都弄跑了,哪里还敢玩一玩,“前辈也是。”

  “之后怎么办。”江波涛抿着嘴角,“就说你们能瞒得住一时,但能瞒得住一世吗?你们不是普通人,是公众人物,如果出了事……你明白后果吗?”

  江波涛知道自己在多管闲事,而且看周泽楷的眼神他就能明白,眼前人是考虑过后果的,对方是想豁出去的。

  “暂时想过对策。”周泽楷看见江波涛真在为他担忧的表情,不禁拍了拍对方的肩,“别担心,就和过去一样。”

  “哪里一样。”江波涛长叹一声,“叶神和你之前的女朋友性别、性格、身世……哪里一样?咱们熟我实话实说,你过去的恋爱一直是把主动权交到对方手中,但实际真正做主的还是你,因为你是关系中强势的一方。你叮嘱她们不乱说她们便不乱说,而且她们都愿意听你的,甚至说她们知道需要遵守这个规则才能得到你,你在其中表现极佳,几乎没有让她们失望的地方,所以分手了也会念着你的好,但你和叶神也是这样吗,或者说,你会这样对叶神吗?”

  像是不经意被针扎了一下,周泽楷身子绷紧了。

      “我们研究了这么多年叶修这个人,你我都清楚这场关系里,强势的一方不止是你了,小周。”江波涛说,“所以这些,不一样。”


评论(47)
热度(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