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50)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周叶《荆棘鸟》预售链接(👈快结束了

50大关庆祝一下,我何时写过50章……最重要是才一半多……


 叶修干完活又吃饱餐,本来就困,这么被抱着运动了一阵后更是连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周泽楷从柜子里翻出来一套自己的睡衣给对方,然后把两人弄脏的床单扯掉换上新的,便直接让叶修睡在了这张床上。

  “要不还是下面睡?”周泽楷环顾了一圈,总觉得房间里有股沉淀了的灰尘味,怕叶修闻着不舒服,“有味。”

  “都是你的味儿。”叶修闭着眼睛说,“好像闻到了你少年时代的味儿,啧贼青春啊……”

  周泽楷:“……”

  周泽楷出去将床单放进洗衣间,然后又去楼下锁好门窗,这才关了灯上楼,回到房间后叶修没睡着,在洗手间迷迷糊糊地乱绕,看见他过来了扭过头,“有新牙刷吗?”

  “有一次性的。”周泽楷到柜子里找出来给叶修,“怎么突然爬起来了?认床?”

  “嘴里有你子孙们的味道,刚才砸吧了几下还是想漱掉。”叶修特别淡定。

  周泽楷原本正在找自己的牙刷,听见这话忍不住瞅了对方一眼。

  “干嘛,下床就不认是你干的了?流氓。”叶修鄙夷。

  “不是,我只是想说前辈别再说荤话了。”流氓很认真地说,“很想再把你搞到床上。”

  “变态。”叶修隔着睡衣挠了挠肚皮,好汉不吃眼前亏地闭嘴了。

  洗漱完毕后周叶两人一齐躺到了床上,周泽楷把叶修抱怀里,晚上温度偏低,暴露在被子外的鼻尖有些寒意,叶修把脚踩在青年腿上,打了个流眼泪的哈欠,但脑子却还算清醒,就头挨头聊了会儿天。

  “去年夏季后大部分战队普遍状态有些疲软,但现在基本都调整过来了。”两人自然而然聊到赛季,“轮回还算强势,但今年蓝雨也发飙了,后面还有我们家的孩子们,怎么样,压力大不大?”

  “还行。”周泽楷说完想了想,“孙翔,最近有些不太好。”

  孙翔一直在以将一叶之秋的名号重新打响为目标,十一赛季以来更是专注力和猛劲让队友们害怕,他的改变轮回众人看得到,周泽楷自然也能,还能比别人看见更多对方藏匿起来的焦虑与压力,那些不仅来源于对方辗转几家战队后对胜利热切的渴望,还来自叶修,男生一直记得他对对方说过的话,不想只是夸下海口。

  孙翔对叶修的态度其实在很早前就有了改变,更是在邀请赛期间有了质的飞跃(李轩的原话),虽然孙翔本人拒不承认,但十一赛季碰见叶修后的态度连黄少天都震惊,总缠着叶修问是灌了什么迷魂汤了(黄少天:“连我们小卢都中过招你这个造孽的男人一定有法术!”),不过就是一直得不到正经回答。其实除了两个当事人外,也只有周泽楷知道到底是何原因。

  那时是邀请赛后半程,德国队名将凯特在赛场上极其针对孙翔,靠着队友与战术将后者打压到全程难以输出,那一局团队赛他们的比分惨淡不已,孙翔下来破天荒一句话都不说,气都不曾发,但就是这个心理状态反而更成问题。周泽楷作为对方队长那时去找对方,但他到时叶修早就在了,这两位一直有矛盾的前后辈头次进行了促膝长谈,周泽楷到现在都觉得那一次对话对孙翔影响深远,无论好坏,可能都将改变对方职业生涯后面的路程。

  “你在嘉世没能做到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在轮回做好。”周泽楷离开前听到叶修对孙翔说了这么一句话,口气一如往日,但却让孙翔当场拽着男人手腕憋红了眼眶。周泽楷那时站在拐角,看着走廊里荣耀的巨幅海报,不知为何,却更替男人感到心里空落落。

  那时周泽楷觉得,挥之不去的遗憾与无奈,如叶修这般能耐的人,也会是有的。

  周泽楷在喜欢叶修前对对方的感情一直停留在尊敬与佩服上,尊敬是送给无双的他,佩服却带有一丝遗憾与可惜。可能站在同等高度的人精神也会有共鸣,周泽楷在孙翔进入轮回, 看对方操作一叶之秋时总会走神想到叶修,毫无缘由地认定叶修对眼前人是有过期待的,期待对方能重振嘉世,能做到他做不到的事情,衷心期望有人能做得比他好。

  “嗯?”叶修抬了抬眼皮,嘴唇动了动,“也是,转了两次会也没拿到冠军,这次再不拿小孩估计要闹脾气了,哎可惜没那么简单,瞧瞧乐乐。”

  周泽楷垂下眼眸去看对方,亲了亲男人额头,“我们会赢。”

  “好好好有志气。”叶修手在被子里虚伪地鼓了鼓掌,“哎其实我早想问你了,好好的三连冠被我们兴欣斩断了,你们轮回是个什么心情?你队长其实压力不小吧。”

  “都想干死你。”周泽楷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替他们报了仇。”

  青年说完咬了咬叶修的脖颈,后者没怎么认真地躲了几下,突然听见对方问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什么事情?”叶修疑惑。

  “同居。”周泽楷说。

  “没什么必要吧。”叶修嘟囔,“上下楼不说,你也不可能天天回这边来啊,干嘛非得……”

  周泽楷睫毛颤了颤,还想再说什么,就看见男人居然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维修工一大早便按了门铃,周泽楷披外套出去前还把被子掖了下,让叶修继续睡,自己则去院内看着工人们给温室换玻璃。所以当叶修头昏脑涨地被铃声吵醒时,因为床上空无他人,长久的习惯没能立马反应过来昨晚是和别人睡的,也没反应过来这个同款型号同款铃声的手机不是他的,并在事后抱怨起来,干脆了当地指责某青年说是你把我艹傻了。

  某青年当时的表情很精彩,不过很快便表示反省并愿意负终生责任,当然这是后话。

  此时此刻,叶修只在接起电话前脑子蒙了一下想:我啥时候自恋到把自拍设屏保了。

  “喂?”

  “喂?”那边一个耳熟的男性声音,沉默了片刻,试探地问,“你是……叶修前辈吗?”

  叶修:“……”

  叶修:“不是我是周泽楷的哥哥,我叫周喆。”

  江波涛:“……你骗人。”



江波涛:想当年第十区时隔着屏幕某人操作一下一群大神就知道是谁,更别提开语音了歇歇(

评论(46)
热度(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