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49)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周叶《荆棘鸟》预售链接(👈快结束了


  “嘶——疼死了怎么捏的!”叶修嚷嚷。

  “谁叫你不知道想什么呢,喊你也不搭理人。”叶秋没好气地白对方一眼,手上的力道小了点,“你有目前正在使唤亲弟弟的自觉吗?伺候着你还走神。”

  叶修空着的那只脚也顺势搭在叶秋腿上,抖了抖,“哎这只也捏捏。”

  “滚。”叶秋生气,一把将对方两只脚都扫下去了,“自己捏去。”

  “一点也不疼人。”叶修躺在沙发最左侧,抱住自己双脚揉了揉,又伸长搭在了沙发上,坐在另一侧的叶秋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瞥了眼对方的脚,“你到底站了多久才红成那样啊,你那女朋友也太不体谅人了,没到不会让你先去别处等等吗。”

  “别瞎说,有什么女朋友。”叶修回道。

  “咦你腿上那是什么痕迹啊跟被蚊子……”叶秋突然去拽叶修睡裤,后者猛一缩腿,懒洋洋道:“别动,有痒痒肉。”

  “胡说八道什么痒痒肉在小腿上!”叶秋还要去拽,叶修被烦的收回了脚,盘腿藏在自己腿底下,两人正闹着叶母端来一盘切好的西瓜放在桌子上,叶秋要去洗手这才放过对方。

  “我们公司上热搜了。”叶秋回来时刷着手机,叶修一边啃西瓜一边露出疑问的眼神,前者解释,“就我之前跟你提起过的那个CEO,梳小辫子那个,前几日老婆和小三闹到公司里来了,吵的特别凶。”

  “多常见啊这就上热搜了?现在热搜真好上。”

  “小三是男的,结婚了,国外结的。”叶秋露出了一个嫌弃的表情,“国内老婆还没离婚呢。”

  “重婚啊,怎么做到的?”叶修问。

  “你怎么一点也不吃惊啊?”

  “我吃惊了啊,我不问怎么做到的吗?”

  “我们下来谈论起来都是先问同性恋的事儿,怎么你这么不一样啊。”叶秋眼神充满怀疑。

  “同性恋怎么了,外国不是挺常见的吗?我就觉得你们这CEO做事挺不地道,看的人挺靠谱的。”

  “是啊是啊,他老婆人挺好的还总给他送午餐,风雨无阻的,你说是什么事啊。”叶秋被转走了注意力,开始念叨起那个CEO的不是来,最后感慨,“结果是同性恋,我要是他老婆我得恶心死。”

  “同性恋不恶心,是做这种缺德事恶心吧。”

  “同性恋也——”叶秋原本想说什么,但想想又不说了,拿起一块西瓜,“反正我不能接受,甭管别人怎么想,我要是周围谁是我就离他们远远的,两个大男人在一起腻歪太有伤风化了。”

  “不碍你事你倒管得到宽。”叶修轻飘飘放下一句,立马遭到叶秋抱怨,“你吃枪药了今天一直怼我?”

  “看你不顺眼呗。”男人啃完瓜将果皮扔掉,擦了擦嘴上楼回屋了。

  叶修点起了根烟,抖了几下鼠标,电脑屏幕点亮后右下角对话框一直在闪,男人戳开发现是周泽楷的消息。

  【几号回S?】

  【君莫笑:6】

  【接你。】

  【君莫笑:没必要啊,你忙你的,我直接打车就回去了。】

  【休息日回家,顺路吃饭。】

  【君莫笑:那行吧,航班号等之后告诉你。】

  【👌】

  【君莫笑:=3=】

  【……】

  【///】

  哎呀这不挺可爱的嘛,叶修关了对话框。

  然而等6号回去当日,两人直到下午才吃上了中午饭,而且还是外卖。

  原来周泽楷在接到叶修后本计划去提前订好的餐厅,结果突然接到另一处房产打来的物业电话,说是15号别墅家的小儿子网购了二踢脚烟花,结果操作失误震碎了周围好几家的窗户,现在叫来人要挨个给修。那处房产是周父周母国内一直居住的地方,也是周泽楷在来轮回前一直居住的家,只是近些年除了父母回国和定时保洁才会回去。

  别墅在山里,从浦东过去倒还算方便,周泽楷本来想给叶修叫辆车先回,但后者没什么要紧事,想着估计需要帮忙便跟去了,结果到了才发现自己还真跟对了,因为15号别墅就在周泽楷家前面,孩子就是在两家之间的过道放的,被烟花震碎的玻璃大部分只是裂了缝,但也有不少碎下来掉在地上,最惨的是周母在花园里修的玻璃温室,一整面都裂了个透顶。

  叶修和周泽楷两人前后忙活了三四趟才将里面的东西都搬进屋内,15号别墅的家主和管家带着好几个维修工来看玻璃损坏程度,量尺寸,因为还要运合适玻璃过来所以一时间周叶二人还不能撒手便不管了。

  “实在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别墅主人姓梁,挨家挨户带着惹事的熊孩子道歉,到周泽楷这里孩子已经又哭过几次了,抖着肩膀肿着眼睛跟他鞠躬,一看便是这两天没少挨揍,周泽楷看着那小胖墩苦哈哈的模样忍不住发笑,也没责备,叶修见青年不在意他就更无所谓了,等工人忙碌时还和梁先生聊了起来,颇有话题的哈哈大笑。

  换完大部分玻璃已经是日落时分,周泽楷早早便打开地暖暖屋子,恰好前些日子刚做完大扫除,家里灰尘并不算多,两人盘着腿坐客厅吃外卖,本来小年轻想带男人去附近餐厅吃顿好的,无奈对方嚷嚷搬东西搬累了死活不愿意出去,加上温室玻璃明天才能送到,猜到今晚要睡这边,更是懒得动弹,也就只好随对方了。

  “我听你那个邻居说那小孩儿买了一箱,现在剩了一堆还藏在车库里,快把他气死了,说拿钓鱼棍抡家里兔崽子揍。”叶修吃完披萨打了个饱嗝,擦了擦嘴角,跟周泽楷聊到,“还记得小时候说起来放烟花那就是二踢脚,劲特别足,还狠,没想到这个烟花现在在TB就能买,我小时候都要去特定的工厂买,那时候也没什么炮架,只有那种厚圆筒,点燃了放进去扶着,这样才能保证打到天上。”

  周泽楷一边吃着一边静静地叶修说,眼中带着饶有兴致的味道,“你放过,不怕吗?”

  “我也没亲自放过,小时候是我爸爸给放,之后都是叶秋扶着炮筒,吓死那兔子了哈哈,哎也没玩几次,然后就长大了。”叶修说起来小时候的事情有些津津有味,“小周没玩过吗?”

  “没。”

  “那你也太没有童年了。”叶修露出同情的目光,“那你知道炸蚂蚱吗?”

  这算哪门子没童年,而且三岁一代沟咱们的玩乐应该差出时代了,周泽楷心里这么想,但也没出声打断,他喜欢对方讲这些他所不知道的对方的一面,像是有一块巨大的拼图,在从零零角角开始拼凑叶修这个人,光是现在还不够,光是未来也不够。

  “看什么呢你?”叶修止住话语,发现周泽楷托着腮专注地盯着自己,忍不住问。

  “看你。”周泽楷慢慢开口,“在想怎么才表白,太浪费了。”

  周泽楷的眼睛有些偏丹凤,微长,睫毛很浓密,不会显得锋利刻薄,有一种说不出的精致,而且青年瞳仁颜色很好看,比一般人颜色要偏淡,盯过来的目光很干净,也很透彻,像是能看进你心底。

  叶修啧了一声,“你怎么说话这么腻歪,而且谁告诉你早了我就一定也会接受的?”

  周泽楷知道叶修在指对方没退役之前的状态,挑了挑眉,看了看自己,那眼神好像在说:成年人了,还拿这种类似于谈恋爱会打扰学习的借口,有意思吗?我不就是榜样。

  叶修觉得小年轻越来越放肆了,虽然早在第十赛季对方敢一枪崩他头时,就对周泽楷骨子里这股劲知晓的七七八八了,但处对象显然又是更深一个层面的。

  吸油纸和包装袋扔了一桌子,周泽楷将垃圾塞进袋子里堆在门口打算明天带走,随后两人去客房收拾床被,打算今晚睡这里。

  “有没有床掸子?”叶修问道,周泽楷正在柜子里翻被子,头也没回地说在二楼,楼梯左手边第一间。

  叶修上楼开了走廊灯,然后拧开了第一间房门,再把屋内灯打开时,他才意识到这是谁的房间。

  周泽楷曾经的房间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叶修去过男生宿舍一次,也是像这边一样整洁,让他都有点怀疑对方是不是有强迫症和洁癖。空气里似乎还弥漫着属于男孩子的气息,柜子里摆着对方收集的游戏角色限定手办,书桌侧面杆子上放着一排闪亮的键盘和游戏鼠标,墙上有大幅的海报,墙根堆着几辆玩具车模型,和普通男生的卧室没什么区别,最多就是干净了点豪了点。

  叶修没乱碰周泽楷的东西,直接奔向床上找床掸子,掸子的把手露在枕头外,叶修把枕头拿起来,结果看见一个让他吓一跳的东西。

  那是一把枪。

  叶修内心我操了一声,赶紧拿枕头又盖住了,男人沉思了几秒,准备装什么也没看见,拿着床掸子刚转身,便发现周泽楷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无息地堵在门口。

  “吓死我了。”叶修真是心脏结结实实吓了一跳,不明白男生怎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你演恐怖片吗?”

  “想起这是我房间,该给你介绍一下。”周泽楷进来瞥了眼枕头,有点不好意思,“吓到了?”

  “一般人都会吓到好吗,也就我没给你报警。”叶修看了眼男生的表情,不知为何突然安了心,“看过那种美国囚禁类恐怖片吗,一群人去个别墅,或者女朋友去男朋友家,作死知道惊天大秘密的。”

  周泽楷笑了,从枕头下拿出来那把枪,开膛给叶修看,“没子弹的。”

  “你放枕头下面干嘛,不怕走火啊。”叶修对枪其实还好,小时候还被亲戚家叔叔带着去周边打过山鸡兔子,长管真枪都见过,这个真是没什么,就是冷不丁周泽楷枕头下发现一把,让他忍不住怀疑这孩子过去都干什么了。

  “不是我的,我爸的。”周泽楷解释,要不是叶修发现了他都忘了这么回事,“上次有亲戚家孩子来住,估计怕孩子睡不着乱翻,就先放我这屋了。”

  “提醒点叔叔,咱们这边这个不合法啊。”叶修严肃说,“我就当什么都没看见,也就不过问为什么有了,你自己注意。”

  周泽楷点点头,“说过,没听,其实一直没拿出来过,纯自卫的。”

https://shimo.im/docs/3wBfjtx1mL89Btyt

评论(42)
热度(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