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46)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周叶《荆棘鸟》预售链接


      但周泽楷心里想想就罢了,他不会现在说出来给叶修听。

  年轻人的大脑渐渐恢复运转,他理解叶修的担忧,也知晓自己如此做可能会给周围人带来了困扰,但有一点对方想错了。叶修以为,周泽楷是凭着冲动一铆劲就过来的,但其实这个想法有偏差,周泽楷不是冲动的人,再多事想明白后便只有不做和立刻做的区别,他如今的行为与其冠上鲁莽与冲动,倒不如说就是一种想得清晰明了后的放纵,也就是说,对方知道叶修可能生气,可能都不会来见他,还是来了。

  这要是让叶修知道了,非要照着年轻人脑瓜子来一下,再骂句小王八蛋。

  可是在周泽楷种种预想后果中,浪费了一天时间还降落到T市可是预料之外,距离叶修100公里和1000公里有什么区别,他要的是到叶修身边。但在如今这种局面下,他不仅做不到主动,还成了对方一个天降的累赘,周泽楷拼命调动脑容量想找一个合理的理由安抚叶修,但很遗憾,此时他什么都想不到。

  那么,就轮到叶修料理他了。

  “轮回什么时候回战队?”男人突然问道:“假有一个星期吗?”

  “到初三。”年后赛事毕竟更为激烈,过年对于他们这些选手而言只是一个简短与家人团聚的机会,算不上是什么假期,叶修比他多混了很多年,自然知道这点,也就没想欺骗对方。

  但等周泽楷回答完,听见叶修那边一声不冷不热的笑声,他这才意识到男人是什么意思,从座位上直起身子,“我……”

  “等下听飞机指示,如果今晚还计划飞B市,你到地儿给我打电话,我派人接你,给你找个酒店住一晚。”叶修不容对方说什么,干脆地说,“如果今晚飞不了,你也知会一声,我给你买明天的机票。”

  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来见青年。

  周泽楷沉默了。

  “你听明白了吗?”叶修听见那边没声,又重复了一遍,“小周?”

  “明白。”周泽楷声音无悲无喜,男人听了不知道什么滋味,但也并未心软,对着听筒点点头,“那行,你先等等看,你表哥那边我来报平安,先挂了。”

  听筒收了线,只剩下一片无措的沉默,周泽楷坐在座位上,空着的手狠狠抓了下自己的上衣。

  他是轮回的主力,是夺冠热门队之一的队长,他自然会按照战队要求的时间回去,自然会认真训练,叶修是知道这点的,他应该比任何都知道,且从不会在这点上怀疑他。

  但刚才,对方只字未提这些事,但却令周泽楷觉得憋闷,又难以责怪,因为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是他活该。

  “乘客们你们好,我是本架飞机的机长,我姓许——”

  像是还觉得他不够惨一样,航班发布了最后的死刑判决。

  “——由于天气原因,指挥台拒绝了我们的飞行请求,稍后我们会停靠航站楼,请乘客们听从安排,由此给诸位造成的不便我们十分抱歉——”

  广播话没说完乘客们便集体爆发出了抱怨的声音,有人嚷嚷着明天要上班不下飞机必须走,也有人在怒骂之前雾散时非等这下好了吧。但无论如何,飞机今晚是绝对不可能再起飞了,乘务长站出来示意大家先冷静,随后对情况进行了说明,无外乎就是天气原因与航空公司无关,我们能做到的便是给大家登机周边旅店,明早争取继续飞往B市。

  周泽楷身旁的女性听闻抱怨似地骂了一句,拿出手机准备给家里人打电话,无意识转头便看见青年正低头在手机上搜什么,她没看见内容,只是觉得对方在这一群怨声载道的乘客之中,安静的仿佛身在另一个世界。

  飞机很快停稳,指示灯亮起,不少乘客们开始站起来到架子上拿行李,也有人执拗地不肯动弹,坚持要飞机立即去B市,渐渐地又闹成一团。周泽楷也站了起来,扫了眼在里座弯着腰不好往起站的女生,扫了眼架子上的行李,长臂一伸便拿下来一个包,递给对方,“你的?”

  “啊对对对,谢……”对方感谢还未说完,周泽楷便点点头,大步朝出口走了。

  女性在原地愣了几秒,连忙拿起衣服和行李,跟着人群也往出走,大厅里几乎没有其他旅客,有管理员在柜台前等待他们登记住宿,女人过去签了自己的名字,把票上交,心里想着真不走运,但所幸有个帅哥,不知道等下上车去酒店的路上还能不能和对方挨着坐,能换个联系方式就更好了。

  对方这么想着,觉得心里好受多了,便用眼睛搜寻更早下飞机的对方,但她看了三四圈,找了三四遍,都没再看见那个高挑的身影。

  

  许师傅顺着车流,在指示灯的示意下缓缓驶入航站楼,他一边用对讲机和其他司机朋友聊天,一边单手握着方向盘,等车门被开启后他哎哎了两声,“我这边接上人了,先送客去了,你们要是闲着的就过来再跑两趟,排的时间不长。”

  “您好,哪儿去小伙?”许师傅看过去,因为对方长得太像明星还多看了两眼,随即便发现对方穿着不符合这个城市温度的大衣,手指与鼻尖都冻得通红,赶忙把车里空调又开高了点。

  “麻烦去南站。”年轻人道了声谢,系上了安全带。

  “南站?”许师傅愣了一下,不禁说道:“咱们这边开过去我开再快也要半个点儿,最后一趟也赶不上啊。”

  “尽量,谢谢。”

  得,还真是去乘车的。许师傅原本就随便一说,没想到还真是,忍不住又问道:“这是有啥急事呢?飞机怎么了?不飞了?”

  年轻人点点头。

  “飞机不飞……高铁也不一定能发车啊。”许师傅喃喃,调转车头开出机场,“反正我尽量给你快点吧,不过到不了可别怨我。”

  “不会。”

  许师傅做了十多年的出租车司机,什么样的乘客没见过,当即明白这是个不爱聊天的,也就不说什么了,听响似的拧开了电台,频道正在播着一首歌,女性深情着唱着:“也许未来遥远在光年之外,我愿守候未知里为你等待——”

  周泽楷吸了吸鼻子,将下巴埋进领子里。

  许师傅平稳着开着车,好半天才发现对方一声不响地睡着了,他不奇怪,一看对方就是外地来的,又是这么晚的时间,十有八九会在车上浅眠。他余光瞥见对方手机,发现上面居然还开着GPS,还琢磨了一下是什么意思,是怕被拐卖了吗?

  周泽楷到达南站时刚好十一点二十,司机一路在超速的边缘线试探,周泽楷道了声谢,付了钱下了车,夜晚路灯打得很亮,黑暗中沉默的建筑物被照得灯火通明,但也难掩深夜的寂静,周泽楷是唯一一个还在往南站里面冲的人,零散的乘客打着哈欠,匆匆往外走,有几个奇怪地看着他,像是在脑补对方正在上演什么俗套的少女心剧情,就差灯光和镜头了。

  但周泽楷还是没进去,他在大门口一个轻微踉跄,然后停住了脚步。

  一旁阴影里缓缓走出一个正在抽烟的人,隔着烟雾盯住他,半天才开口,“你是真不知道‘放弃’怎么写对吗?”

  刹那间,五味杂陈,周泽楷想不到任何字,能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放弃?怎么能不知道如何写,谁能没放弃过?来的路上,理智每分每秒都在让周泽楷放弃,不要做无意义的事情,今日不见叶修也会迟早回S市,今日见了说不定还会让两人关系彻底告终。但怎么办呢,偏又有股力量在驱使着青年,固执地往外跑,明明默念着赶不上便放弃,但又在脑海里计划今晚住南站,明早搭最早动车,可不可行。

  但怎么办呢,他没赶上车,想见的人自己来了,深更半夜不知在邻城大街上站了多久,等了多久。

  “怎么不说话?”叶修问,“哑巴了?不胆儿挺大的吗?刚才电话都敢不接?”

  “你怎么……”周泽楷声音很轻,像是被冻得没有了底气。

  “你说呢?”叶修反问,“我还问你呢,你怎么在这儿,特有主意是吧?倔脾气是吧?”

  周泽楷没吭声。

  “真是越接触越发现你行啊你,你这什么烂脾气什么烂毛病啊?”叶修没好气,白了对方一眼,“幸亏早发现了。”

  完了,砸了,青年闭了闭干涩的眼睛,目光转为盯着自己的鞋。

  叶修走过来,把手里拎着的袋子塞到男生鼻子下面,后者发现里面是件黑色的羽绒服,同时也注意到,男人的手被冻红了,大概是因为要拎袋子,插进兜里也不够挡风。

  周泽楷握住叶修握着袋子的手,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没想让叶修在这样的冷风里等他许久,他可以千里迢迢的来,但不能让对方苦苦地等,因为如果对方等他,那么他的行为便叫做自私,叫做任性。

  “对不起。”他握紧对方的手,“我的错。”

  叶修没说话,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周泽楷,后者从未如此词穷,像是怕对方挣脱,握得更加用力。

  “周泽楷,我认认真真和你说一遍。”叶修开口,没什么情绪,但却让周泽楷心里一紧,“我只忍你这一次,下次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我在来的路上,心里骂了你无数遍,心想这臭小子干脆不要管他了,反正他也没通知我。”男人继续说,“但是我做不到,我知道国内航班出事率有多低,我知道你一个成年人能负责你自己,但是我心里每分每秒都在冒出很多不好的念头,都是你的,你受伤了,饿着了,跟人吵架了,甚至迷路了……”

  “我长这么大从未这么担心过一个人,但是我不想再有这种感觉,你明白了吗?”

  周泽楷的心咚咚地强力跳动着,他慢慢抬起头,看向叶修深邃的眼眸,一时之间忘记了言语。

  “我喜欢你,周泽楷。”叶修注视着青年,“所以我才一边骂着你,让你走,一边却又来见你。”

  “我很想你。”

  男人说完后又叼起了刚才一直夹在右手上的烟,将袋子又往一动不动的男生怀里推了推,转身往外走,“行了,我们去酒店,我下午在机场和这边都订了一家,预防你……小周?”

  叶修视野一空,青年居然抱着袋子突然蹲下了,脸埋进胳膊里,看不清表情。

  “怎么了?”叶修纳闷,走回去拉对方胳膊,“你干嘛呢房间就保留到12点,你、你不会哭了吧?”

  叶修刚心想我说什么把人逼哭了,结果便被猛然站起的对方裹入怀中,男生下巴压紧男人肩膀,眼中爆发出一种疯狂的情绪,它泛滥,倾泻,瞬间淹没了一切,压垮了周泽楷摇摇欲坠的防备,冲断了忍耐的渴望。

  他若曾经木人石心,叶修便是克他的纸醉金迷。

       周泽楷身上裹着冬夜的气息,像是林海间雾气缭绕着的杉木,结结实实地压牢了叶修,后者回搂住他,觉得自己会被冻粘到对方身上。

  “我……”青年呼吸是温暖的春日,涩于言论,叶修故意挤兑对方,抢答道:“你怎么?你投降?”

  他还记得上次对方把他按地上干时说的话呢。

  “是。”周泽楷拥住叶修,亲吻对方,“希望前辈……”

  优待俘虏。


评论(107)
热度(1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