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45)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周叶《荆棘鸟》预售链接


       大年初一,叶修被一通电话吵醒。

  “喂……”前一晚守岁熬夜到了三点多,还被亲戚们灌了杯青梅酒,上午醒来都不甚清醒,随便塞了点饭便又睡下。这一觉睡得叶修感觉自己大脑简直缺了氧,头晕眼花,连手机响了多久,接听后那边是谁都不知道,“哪位?”

  “请问是叶修,叶先生吗?”传出来的男性嗓音磁性好听,也极有礼貌,“您可能不认识我了,我叫周喆,曾与您有一面之缘,周泽楷是我的表弟。”

  叶修正说呢这声音怎么这么像那谁,人也清醒了点,“周先生是吧,您好我记得您,新年快乐啊,不知道这……找我是何事?”

  “新年快乐,是这样,原本我是想来直接问事情的,但看叶先生的态度,可能还不知道。”那边声音有些苦笑的意味,“那我就直说了,请问叶先生有接到泽楷的电话吗?”

  “电话?”叶修愣了一下,本能觉得不妙,“您稍等一下,别挂!”

  男人点走通话,查询了一下信息和未接电话,确认后再次将手机放在耳边,“没有给我打电话,小周怎么了?”

  “是这样的,泽楷昨夜原本想搭乘晚间十点半的飞机飞往B市,但是因为S市下雪航班取消了,对方在机场住了一夜,跟我说要搭第二天的这家航班的早班飞机。”

  “但很不巧的,飞机延迟到中午才起飞,但对方可能是之前预备飞的时候关了手机忘记开,又或者是没电了,至今没有消息。”

  “什么?!”叶修彻底醒了,一下子扯开被子下了地,扑到窗边去看天气,“……我们这边起雾了。”

  “是的,因为许久没有消息,我刚才去查询了一下,发现因为B市大雾持久不散,飞机估计打算转到邻近T市降落,已经公布了飞行消息了。”那边语气有些担忧,“泽楷走得比较匆忙,但应该是拿了充电宝的,可如果不落地自然也谈不上联系对方,航班信息预计了三次到达时间,可如今都推迟了,我实在是不放心,这才给叶先生打了电话,我在T市实在没什么认识的人。”

  “他在空中飞了多久了?”叶修套裤子时看了眼不远处的时钟,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

  “大概五个多小时了。”周喆说,“目前手机还是关机状态。”

  他娘的臭小子,叶修破天荒想骂街,踉跄地去穿鞋,手里还握着电话,“我明白了,我这就动身。”

  “我其实很想说不用,但我也是没办法了。”周喆道了声歉,“虽说泽楷是成年人了,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且说实话这件事其实跟您没直接关系,但——”

  “你我都知道他是来找我的。”叶修当机立断,“来我这块就归我管,甭管人现在在哪儿。”

  “您这句话真让我安心,那拜托您了。”那边沉默了几秒,舒了口气。

  叶修又和对方客气了几句,然后抄起手机和钱包就往外冲,二舅妈端着一盆子刚炸出锅的炸糕正在往正屋走,看见叶修连外套都穿上了,有些奇怪,“哪儿咭?要吃饭了。”

  “舅妈你们吃,我这边有点事……”叶修顾不得多说钻进屋子里去找叶父和叶母,大概说明了下情况,但把对方过来的目的换成了有家人病重不得不立刻赶回来。叶父自然不会被这种现编的理由糊弄过去,当即蹙起眉头不开心了,说关你什么事你去能做什么,他们家里人怎么不去,旁边几个长辈也说是啊是啊大过年的给别人操什么心,还没吃饭呢吃完再说吧。

  “你还是去看一趟吧。”还是叶母说话有分量,“那边孩子怎么说也是我们小修的后辈,给他打电话也是信得过他,一直联系不上远地的亲人也很着急,都说家里人病了肯定人手使唤不过来,总之还是去看看吧,如果联系上人了没什么事了,你就回来。”

  “我送你吧哥。”叶秋适时站起来,叶修摆手示意不用,赶紧和长辈们快速道完别就要匆匆走了,叶秋一愣,拿起外套追上去,拽住自家哥哥的手腕,“要不你还打算怎么过去?”

  “我搭地铁,转几路就能到动车站,你送我堵半路怎么办。”叶修一边浏览手机不知道在做什么,一边飞速回道。

  突然,叶秋好像知道了什么,他惊疑地看着叶修,还不松手,“平日从没见你对谁这么上心过,T市你当真算近啊说去就去,那边那位不会是……我嫂子吧?!她是不是来看你的你不敢和爸妈说?”

  叶修差点被这一声“嫂子”喊的吐出一口血来,他先看了看身后,发现没人跟过来,这才转向叶秋,“没那事,你瞎说什么呢 。”

  “我看就是,就你这种人家吐血三升倒你家门口了你估计都嫌味大类型的,怎么可能大过年的这么好心,刚才还见你睡得和死猪似的。”叶秋不依不饶,“要不是你带我去啊,两个人总好过一个人,有什么事情我也可以帮忙。”

  “你别烦我了。”叶修哪里敢带他去,拽了半天没把自己胳膊拽出来,一咬牙,“行吧我承认。”

  “承认什么?真是我嫂子?!”叶秋惊讶,拉着叶修的手劲就松了很多,一个不小心让人跑出去了,远远传来声音,“别人我不知道,你哪天倒我门口我绝对嫌你味儿大——”

  “……混蛋哥哥!”

  ……

  周泽楷迷迷糊糊地醒来,摸了摸自己靠酸了的脖子,看了看四周,乘客们都还在自己的位置上,表情都不怎么好,青年透过飞机窗一看,外面天色基本已经全黑了。

  什么时间了?周泽楷一下子清醒过来。

  “你醒啦。”周泽楷坐在一侧的双人座位上,身旁是一位打扮时尚的年轻女性,大概是青年的长相让她忍不住想亲近,见对方一脸懵呵呵的表情一笑,“你还真能睡,一路就没什么时候是醒着的。”

  周泽楷看着对方呆了呆,露出了个不太好意思地笑容,低声解释,“昨晚机场没睡好,认床。”

  “哦这样。”女人露出了然的表情,“对了,那刚才的广播通知你听见了吗?”

  周泽楷修长手指捏起来两枚在睡醒才拿出来的耳塞,满是询问的表情一下子取悦了女性,原本因改飞而烦躁的气闷都减少了些,“B市大雾,可能要下雪了,飞机就改飞T市了。”

  周泽楷愣了一下,“T市?”

  “对。”女子点点头,按了按手机,表情挺不高兴的,“我们在这飞机上已经等了好几个小时了,不让下飞机,说是原地等待安排,我刚才听空姐和前面那乘客说在商量再飞回B市,但刚才广播又说航空管制,估计今天我们是够呛能飞了。”

  今天?现在几点?周泽楷探身看了眼女人身侧的窗户外,发觉已经停在了陌生机场里,航站楼里面亮着明黄的灯,远处跑道红灯闪烁。

  “现在几点?”周泽楷扭头问对方,女子一愣,赶紧低头看手机,“九点,九点十七了。”

  周泽楷后知后觉才想起自己的电话,赶紧去开机,手机屏幕缓缓亮起,过了十来秒才弹到主页,不等周泽楷操作什么,屏幕上便弹出来一个让他心里一紧的电话。

  “喂?”周泽楷接通,轻声开口。

  那边人没声音,听筒里全是嘈杂的人声,周泽楷握着手机大概十多秒,那边终于开口了,就四个字——什么情况。

  “我睡着了,没注意……”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睡这么死,跟喝了安眠药似的,现在脑子运转都有点跟不上节奏,“现在应该在T市,没下飞机。”

  “什么时候下?”

  周泽楷转身去问身旁的女子,后者也摇摇头,他便又转回来,“还未通知。”

  “行吧,先等等。”那边男人说,“饿吗?”

  “不饿。”

  “我猜也是。”对方冷笑,“要不怎么心这么大呢。”

  周泽楷没说话,没敢说。

  “为什么来B市不跟我说?”叶修缓缓地问,但并不是等青年回答,很快自己便说,“是不是知道我不会答应?”

  “既然明知道我不答应,你个臭小子还敢过来是吗?我怎么从来不知道周队会干这么没屁股眼的事呢?”

  叶修这话说得很难听了,周泽楷还从未见过对方这种语气,连比赛场上敌队干偷鸡摸狗事他都没把生气表现在脸上。

  “你说过来就过来了,这就是大雾而已,要是飞机出现事故呢?你因此出事故呢?你让你表哥他们怎么同你父母交代,我怎么同你父母交代?还有很多事情,你说这算我的责任还是不算的?”

  周泽楷身边女人不知道电话那边在说什么,她只看见面前青年渐渐摆成了一个规规矩矩的姿势,好像有人正站他面前数落他一样,吭都没敢吭声。但她不知道,对方虽然模样老实着呢,脑子里一直晃悠着的就是两句话,一句是“叶修生气了,他骂人也挺好听的”,另一句是“他想对我父母有责任。”



不良的小周被我写的太浪了(自责

老叶也是真的担心小年轻,小周有点没睡醒,还没反应过来,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你们知道的(

下章老叶就该教他家里谁做主了(

评论(57)
热度(1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