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44)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周叶《荆棘鸟》预售链接


  除夕当天按照习俗,叶修中午去了姥姥家,晚上就该在奶奶家过。奶奶家的亲戚比姥姥家多得多,不少人对于叶修这次回家后半是新奇半是意外,立马围上来喋喋不休,说媒的问工作的还有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数不胜数,叶修多年未接触这阵仗,且退且败,最后还是躲到了太爷爷的屋子里才算清近。

  “你哪位?”叶修的太爷爷今年98,有些痴呆,人坐在轮椅上正对着卧室里的大窗户,头发花白,皮肤布满岁月的凹痕。对方基本认不得人,一天到晚一句话重读无数遍,一个人也要重复问无数遍,叶修走过去给老人家又盖了盖腿上的毯子,又说了一遍,“太爷我是叶修。”

  “叶修。”太爷爷重复了一遍,“你太奶奶疼你,最疼你。”

  “是啊太奶奶可疼我呢。”叶修捣蒜似的点头,也不计较对方把他和叶秋认混了,小时候他抢后者糖时还被太奶奶拿小棍抽。

  “给你太奶奶上柱香!”太爷爷说起这句话时声音大多了,叶修赶紧说上过了进门就上过了,那也不行,必须要让对方再看见,男人还深怕给人家老人家熏着了,背挡住对方假装又上了一次,然后不敢再打扰对方,又偷偷溜出去了。

  “你干嘛呢?”出门正撞上拿水果要去正厢的叶秋,叶修摆了摆手,“和太爷爷叙旧呢。”

  “净胡扯。”叶秋翻了个白眼,确定门关严实了周围也没人,“这几日不是家里人轮着晚上陪太爷爷吗,昨个晚上二舅被老人家戳醒了三次四,问是谁,还要看身份证,确认了才继续睡。”

  “哈哈哈哈哈!”叶修不厚道地笑出声,“我看老人家挺机迷的啊。”

  “说不好,有时候也清醒,但是大部分时间还是有些……”

  “叶秋叔好,叶修叔好——”又一大家子进了院,正是叶书彤一家,叶秋和叶修朝着大人问了好,叶修摸了摸女生的头,“好啊书彤。”

  叶秋带着三舅一家进了屋,叶修打算去抽根烟,叶书彤正在摘围巾,有些没话找话的闲聊,“叔,我楷帅呢?”

  叶书彤下来叫周泽楷“楷楷”、“周皇”、“泽楷”等等,见到真人连个“周”字都差点说出来咬到舌头,叶修不好在现在笑对方,怕小妮子跟他打架,“在S市了啊,你问我我哪儿知道。”

  “哦我就看你们关系挺好的么,我们下来放假闺蜜不还是互相通消息的。”

  “男人没你们姑娘家家的那些事。”叶修说。

  “书彤,外婆喊你进来吃砂糖桔。”叶秋撩开冬帘喊道。

  “哎来了来了。”叶书彤一叠声地答应着,撇下叶修便进去了。

  “你和周泽楷关系这么好了啊。”叶秋出来,看叶修在院子里点了根烟,便抱起胳膊,“我记得之前你不就和那个什么什么天挺好的吗?”

  “哥跟谁都挺好的啊。”叶修莫名其妙,仿佛叶秋问了什么理所当然的问题。

  “我不是,我记得之前你和周泽楷也就那样吧,都没怎么说过话,大概是国家队时期……也不算,国家队结束回来差不多,然后你在S市这段时间,越走越近啊。”

  小兔崽子挺敏锐啊。叶修想道,没吭声。

  “算了也不重要,你上次不是和我说你有个喜欢的人吗,怎么样了?”叶秋觉得提个叶修对手也挺没意思,想起上次去看对方时夜晚说过的话,这才真正认真起来,“如何了?搞到手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有个喜欢的人了。”叶修问。

  “你那意思就是。”叶秋催促,“怎么样了?”

  “正好,我问你个事。”叶修想了想,把自家弟弟往院里柳树下又拉了拉,避开窗户那块,“你谈的多,你告诉我,就是觉得这人挺不错的喜欢,和想那个的喜欢,有什么区别?”

  “什么叫我谈得多……你是不是想说,好感和yu望的区别?”叶秋想了想,“这肯定不一样啊,后者比前者要更怎么说,浓厚一些?哎都怪现在人很多不检点把这档子事情都搞得变了味道,这要按照现在人的感觉,朦胧好感反倒是清纯的一种体现,有yu 望倒像是只觊觎肉体,但要我说,这其实现有好感后有yu 望的事情。”

  “这怎么说?”叶修没听懂,但对叶秋肃然起敬。

  “这个啊,就是我觉得啊……”叶秋见自家哥哥居然用求教一般的眼神看他,很受用,绞尽脑汁地想展露地完美一些,“就是说,yu 望其实是比朦胧要高层次的,我们就说正常步骤大家都是先牵手再拥抱,再接吻再那个……达到灵与肉的合二为一……行了你别这么看我咳咳——”

  叶修提问,“可是约炮不是可以有好几个人吗?”

  “你别管这些,他们这些不叫爱情,叫满足生理需求。”叶秋说,“不过自然,这里也是一个分歧点,就是你对一个人产生yu望,那就一定也产生了好感,但你有好感却不一定能迅速转变为yu 望,这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叶修说,“你的意思反正是,yu望和好感是先后的问题,但这些都算喜欢呗?”

  “严格意义上来讲也算是了吧。”叶秋迟疑,他修的可是金融学,没研究过这个啊,“但要我说,这还不能算是爱情。”

  “行啊你。”叶修对自家弟弟这几下子给晕住了,觉得不明觉厉,但也有点纯属放屁,“那叶大师讲讲,什么是爱情呗?”

  “爱情,就是这两者,合二为一呗。”叶秋伸出两个指头,对在一起,“情与性合二为一,见到她就开心,不见她就想念,想好吃的第一口喂给她,好景色第一眼分享给她,同时还想和拥有她,彻彻底底的拥有,只属于你,这就差不多是爱情了。”

  叶修心脏被轻轻推动了下。

  “干嘛呢你俩——”叶妈叉腰站厨房门口,朝着鬼鬼祟祟地两儿子高喊,“别抽烟了!过来包饺子来!”

  “走走走——”叶秋赶紧拖着叶修过去。

  B市禁了烟花,但家家户户也还会悄悄在院里和河道边放点儿凑热闹,点个小星星棒,胆子大的还会放几个,但也不会像几年前那般搞得空气都呛人。晚上7点,叶家十八口人整整齐齐地坐在只有过年才会拿出来的大圆桌前,中路转盘摆满了佳肴,电视上正播着联欢晚会的预热,几家人敬酒几家人祝贺,三位长者坐在主座上,面前摆着大闸蟹与黄酒,皱纹聚集成了幸福的痕迹。

  “妈您慢点吃——看壳、看壳。”大嫂给老人家把蟹壳拿走,自家孙子在旁边好奇地盯着看,叶修埋头吃了一阵,站起来干杯就抹嘴起来,被人点名说起来结婚等问题就笑着应和,就在这时屁兜里手机一阵震动,是周泽楷的消息。

  对方这几天只给他发过这一次消息,是一张雪景图,S市下雪了。

  

  周泽楷在外婆家饭正吃到一半,侄女突然惊呼下雪了,顿时全家人都跑了出去。S市的雪从未如此大过,像是北方大地能看见的那样,有形状的雪花从空中飘落,并没有融化成雪泥,而是冰冻,随后渐渐铺盖了大地。青年坐在走廊里看雪,周喆的女朋友陪着侄女在车盖前拿手在雪上画图,前者抽烟在一旁看着,隔着窗户看见周泽楷,朝他摆手让他下来。

  周泽楷摇摇头,打开手机照了张雪景,发到了轮回的选手群里,顿时引来外地的惊呼,本地的纷纷跟着自拍,他又看了看那张雪景照,破天荒加了滤镜,又给叶修单独发了个出去。

  过了大概十五分钟左右,他收到叶修的一条语音,“看起来能下很大,明天你看吧保证世界一片银白,你没见过这么大的雪吧?”

  周泽楷点开听了两遍,然后也点开语言,轻声回道:“嗯,很大。”

  然后又说:“听说B市今年没雪。”

  君莫笑:“嘿气我呢不成?反正哥看的雪比你多多了,你个南方人就好好享受这天降恩赐吧。”

  又一条:“吃饭了?吃的啥?”

  周泽楷回忆刚才吃的食物,几乎是苛刻地要求自己全部记起,然后全部写上去,发过去后叶修那边回了个大大的赞,然后礼尚往来,也给男生发了张自己这边的照片,是在摸麻将。周泽楷放大看了好久,透过它看清了叶修那边一大家子的热闹状况,很久后手机一暗,他在黑暗中借着雪光看清了自己的脸,是在笑的。

  “干什么呢?”周喆上来了,来走廊这边找周泽楷,“一个人。”

  周泽楷摸了摸自己脸颊,确认般地感受到了那温度那感情不假,骗不了自己。

  “哥。”

  “我想见一个人。”

  周喆嘴里的烟燃烧的只剩烟头,男人从嘴里拿掉,看了周泽楷半晌,开口问道:“要什么?车子?还是机票?”

  “要想走,就趁雪没下大。”


  电视机里,联欢晚会的表盘进入了倒计时。

  窗外,每年固定由专业人员放烟花的广场站满了人。

  人们难以抑制地,在倒计时中喊出了数字,他们每年都在数落年味越来越淡,每年都在吐槽节目越来越难看,周围百般烦闷与不顺,但每到最后这刻,每到大家不约而同地等着时间降临,他们还是期望挽着爱人与亲人们的手,欣喜若狂地欢迎新的一年。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叶修的第一条祝福送给了周泽楷与苏沐橙,然后是兴欣的各位,随后是公会、粉丝群、选手群……无数消息涌入手机,一条条弹出来,淹没了屏幕,叶修挑着回了一些,无意识地等了阵周泽楷的回信,见对方没说话,猜男生可能在忙,也有可能睡下了。

  太爷爷在一旁吃下了新年的第一只饺子,随后便有些昏昏欲睡,叶修和舅舅们将老人带回卧室休息,前者因为发消息一时没退出房间,黑暗里,太爷爷猛地在床上睁开了眼,看向叶修,苍老地发问:你是谁。

  “我是叶修,太爷爷。”叶修无奈地收起手机,“您今个问了四回了。”

  “叶修。”太爷爷点了点头,看着天花板,外面有爆竹声,烟花打上天空,照亮了老人的眼眸,“叶修啊。”

  “我想你太奶奶了。”

 


评论(48)
热度(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