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43)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周叶《荆棘鸟》预售链接

      “这么巧?”

  “是你啊。”叶修原本低头在约车,听见有人喊他便抬起头,就见张一拉着个小尺寸行李箱在朝他走来,“是挺巧,怎么,出差刚回来?”

  “是啊,这不刚从G市回来。”张一手扶在拉杆上,“你也刚回来吧?送你一程?”

  “你去哪个区啊。”叶修问道,之前李艺博他们也要送他,但隔着远根本不顺路,男人觉得不如打车回去痛快,也就婉拒了,“要是不顺路就算了。”

  “静安。”张一说,“或者徐家汇,我还在思考是先回家放东西还是先去公司,既然送你,那就你离哪边近我回哪边。”

  这是很想送他了,叶修又不是傻的自然感觉的出来,原本想找借口拒绝,但想起上次自己生病时给对方添了不少麻烦,再者还有邱非队友GAY吧那事,也不好意思不给面子,便收起手机,“那行吧,咱们回静安可以吗?”

  “成。”张一很爽快,“司机在三号门等着,我们过去吧。”

  “好,谢谢了啊。”

  “客气什么。”张一步伐迈得慢了些,与叶修持平,“我刚才从电梯上下来就看有个人站这儿挺眼熟的,正说是谁呢就瞧见是你了,看这时间你应该是从H市回来的吧?怎么,就你一人?”

  “大家都一起顺路回来的,但他们被记者包围了,我先闪了。”叶修说这话时有些得意洋洋的劲儿,张一就特喜欢看对方这样,不由自主地也跟着笑了。

  “原来如此,其实我原本打算去看看的,结果正巧有事就没去成。”

      “还有机会,等下次吧。”叶修说。

      “自然,对了,前几天看消息的时候倒是看了不少你的事儿,这次挺活跃啊。”

  “还行吧。”张一把度控制得好,口吻既不让人觉得冒犯,又带一点闲聊时朋友间的调侃,叶修以为对方是在说邱非挑战赛那时候的事情,也就跟着应和了声。

  “我说得不是这事。”男人目光似乎瞥过来一瞬,又转回去,“是VCR里你家外套的事。”

  “连你都知道了?”叶修意外了,全明星结束后记者没少抓着他问,连轮回那边都没放过,纵使被早就串通好的几人联合四两拔千斤了,但也止不住博客等地粉丝们乱跳乱闹,连冯宪君都还特地给叶修打了电话,旁敲侧击问真相是不是话筒前说的那样,深怕自家精心栽培的鲜花被他玷污了似的。

  叶修其实特好奇,要是他真跟对方说那外套是周泽楷的,而且鲜花也都玷污得差不多了,对方反应能有多大,但他没敢,怕真把人气退休了。

  “就像我记者面前说的那样,没啥。”他说。

  “哦,我一开始看见时还以为是周泽楷的呢。”张一冷不丁冒出来一句。

  “关他啥事啊。”叶修看向对方,表情挺莫名其妙的,装得挺像那么一回事。

  “哦,这样啊。”张一听闻露出了然的表情,然后就没再问下去了。

  叶修根本不知道,此时张一内心是有些高兴的,只是没表现在脸上,男人早知道叶修和周泽楷是不纯洁的关系,本以为自己没戏了,但如今看前者这个态度便明白,显然也并非如此。

  热恋中的人再想隐瞒这段感情,提起另一半时眼角眉梢都是不同的,但叶修这表情与语气都在正常范围内,如果不是两人吵架冷战,便只是关系一般,或者,就是完全的肉体关系。

  也不过如此啊,张一心想到周泽楷那模样与脸,不由得哼了声。

  ……

  全明星结束后,赛事与各个战队对算进入了一个短暂的休息调整阶段,又是一年初开头,底商、超市渐渐挂起了红灯笼与喜庆的装饰物。叶修在放假前一天就由叶秋买好了机票,大有你不回来我就过去烦死你的架势,叶母也时不时电话打过来抹几滴眼泪,表示念儿心苦,叶修赶紧举双手投降,老老实实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男人第二天飞机早,他下班后先去商店街随便圈了点网上买不着的特产,回租房后先记得拿手机预约好第二天去机场的车,这才开始收拾衣服,路过日历时看见距离收物业费日子不远,想到自己要回去十多天生怕耽搁,就拿好零钱下了楼,把物业费这也交了,才觉得妥当。

  重新按电梯后楼层数值由负二缓缓上升,到达一楼后开启,叶修和里面的人打了个照面,两人均是一愣。 

  “前辈。”周泽楷打招呼,脚下堆放着几个袋子,一看就是停车场上来的。

  “好啊小周。”男人也打了招呼,进电梯看见对方超市塑料袋里的东西,发现是一包包捆着透明碗赠品的方便面,还有点小菜和其余的加热食品,特别有共鸣地问:“哟,囤货呢?”

  “嗯,过阵子人多,麻烦。”周泽楷解释。

  “这是要放家里备用吗?”

  “不是,要吃。”青年背过脸去拿手蹭了蹭自己的鼻头,上面沾了点灰,不好意思让叶修瞧见。

  “吃这么多?”对方有点惊讶,“这是多少天的啊?”

  “也有外卖。”周泽楷认真说。

  “不太好吧,光吃外卖和泡面。”自己饮食都不注意的某前辈正色,“这方便是方便但是不健康啊,你看外卖用油比较有问题,家里泡面这个碗用多了也是有毒素的。”

  “就一阵。”对方眨了眨眼,“假期装修食堂,吃不上。”

  “哦哦这样啊,这不快过年了吗,不回家吃爸妈做的菜啊?”叶修虽是许久没回家过年的人,但周围小年轻过年都挺规矩地回家与亲人团圆,想也不想便问了。

  “在国外。”周泽楷嗯了一声,表情没变,“不回来了。”

  叶修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对方是因为家人过年不回家,加上过去每年都待着的宿舍因为翻新,这才被搬到这边房子里凑合。对于很多人而言这段时间是辛苦与繁忙,却有些期待的要与家里人团圆的日子,但周泽楷同过去的他一样,对这些都没有什么态度,因为并没什么关系,自己不会去过。

  “除夕、初一,会去外婆家。”可能是叶修表情过于复杂,像是在脑补了多么凄凉的桥段,周泽楷这才忍不住出声安慰,“其余日子打游戏,开心。”

  “我也是,过年了反倒清净。”叶修感慨。

  “那今年?”对方配合地点头,然后问道。

  “哦今年回家,没有理由赖外地啦。”

  就在这时叶修的楼层到了,男人出去的动作慢了点,周泽楷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想了一阵,憋出来句,“路上小心。”

  “哦好。”叶修转过身来,朝电梯里摆了摆手,“那就年后见了。”

  “年后见。”

  电梯门合拢,周泽楷继续上行,肩膀往下一垮。就这样卸力等了个几十秒,电梯再次停止,他弯腰把东西提起来,大门缓缓打开,叶修却出现在了外面。

  周泽楷一愣,疑惑地看向楼层数。

  “是你家,别看了。”叶修插兜站在门外,“突然想起来你要是回来住,估计东西不止这些,送佛送到西,我是来帮你拿东西的。”

  周泽楷站在那儿没动,样子有些沉默。

  叶修上前扒住电梯门,“愣着干嘛?不用感动,前辈该做的,快点下来吧,帮你拿完后我再上去收拾剩下的东西,忙完正好睡觉。”

  周泽楷道了声谢,东西直接放到家门口,又转回电梯,“要下地下。”

  “好啊。”叶修走进去。

  地下不免比室外温度要更低一些,快要进入最冷的月份,这里的温度让只穿居家服套薄毛衫的叶修想起了老家的冰窖。辛亏周泽楷车位不远,青年按开车锁,后备箱车门缓缓打开,叶修弯下腰看着两个行李箱和剩余的几个纸袋,扭头问对方,“都拿上去吗?”

  周泽楷点头。

  叶修率先去拽箱子,将外面的几个袋子拿下来后看见还有一个被推进了越野里太深处,越野车地盘高后面宽,他只能抬着身体去够。男人腰背和臀部在周泽楷身旁弯出了一个弧度,后者拿箱子的动作缓了下来,注视起叶修,突然想做一件疯狂的事。

  他想把对方抬着腰抱起来,扔进车里,然后找东西将人捆起来,现在就开车去找一个地方。周边水镇,或者他父母常年不居住的那栋别墅,将人关在里面整整一个假期,只有他们两个,对方哪里都去不了。

  “你这胳膊够长啊推这么远。”叶修终于将袋子拽了出来,抱着转过身,便瞧见周泽楷直挺挺戳在原地,眼睛看着正上方,喉头滚动,不禁也看过去,“怎么了?看什么呢?”‘

  男人自然只能看见巨大的管道和天花板,周泽楷已经收回了目光,胸腔隆起的寒意吐了出去,再看向叶修时目光已然平静,“没什么。”

  有叶修帮忙周泽楷一次性便把剩下的东西都拿了上去,行李五花八门,甚至包括一台PS机,但照周泽楷本人的说法是玩的不是很多,基本是休闲和锻炼手感用的。叶修其实还看见了一袋子未拆包装的黑色内裤,但这个他就没开口问什么了,他俩本来就不是什么纯洁关系,问起来显得自己主动暗示该咋办。

  男人一路将东西直接抱进周泽楷家里,室内比底下温度高些,但因为没开空调或是地暖,除了冷之外还显得清。他站在门口看周泽楷把好几桶碳酸饮料和酸奶连同熟食拎进厨房,便敲了敲大门,抬高音量,“那我就走了啊小周。”

  周泽楷喊了声等等,很快从厨房闪出来,给叶修递过来一盘樱桃和一盒草莓,“路上吃。”

  “谢了啊。”叶修没有推脱,知道收了对于青年而言自己帮忙这份感谢大概能相抵,“那我走了啊。”

  “嗯。”周泽楷点点头,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目视叶修离开,并未阻拦。


评论(31)
热度(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