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42)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可能是叶修目光太谴责了,周泽楷收了开玩笑的心思,也把两个大刺刺写着“极致享受”的盒子收了起来,“我听见了。”

  “故意的?”叶修问。

  周泽楷摇了摇头,叶修从里面读出了“我没那么无聊”和“但也没藏着掖着”这两种情绪,反而不知该谴责对方些什么了。他不禁想起自己和男生近来的点点滴滴,感情萌芽的时间在后来被估算,可是现在看来,且纵观整场相识来说,也许会比预算来得更早。

      叶修现在说不清是因为周泽楷掰得他,令他稀里糊涂地就这样了,还是他其实本就是如此,而对方让他看清了自己。

  说实话之前周泽楷表白叶修是出乎意料的,心脏很古怪地停顿了一下,算不上欣喜,感觉类似云霄飞车攀升上最高处后正要下坠时的那一秒,窒息,被迫停止生命体征。随后一切发生的顺水推舟,成年人的爱情少了很多纠结的步骤,更讲究那刻的感觉,于是半晕乎半迁就着也就发生关系了。但叶修没给出回答,这一点周泽楷很清楚,所以才在男人早上清醒后又问了一遍。

  换句话说,叶修在炮了小男生两次后,还没给出一个确切的答复,而周泽楷还在等。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渣……等等这好像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周泽楷也出了不少力气。

  走到这一步也没什么好遮掩的,周泽楷年轻俊美,身材和床技都没得说,最重要的是他们兴趣相投,很多时候很多想法都能不谋而合,这才是真正正正吸引叶修的地方。他不想借口什么掰不掰的问题,青年在这方面意识觉醒要早于他,真正该接受的,是他自己。

  但是就在刚才,在叶修问周泽楷是否故意,后者摇头时,他们两人的目光在短短一瞬内便厮杀了无数回,很遗憾的是这次两人没达到统一。

  叶修刻意避开的以后,是周泽楷正在努力的未来。

  有点麻烦了。叶修踩着叮铃铃的欢送声走出便利店,从后屁股兜掏出被压蔫吧的烟盒,弹出来一根咬在嘴上。大部分人都已经买好了东西站在门口聊天,目前还没人注意到周泽楷落单在里面。不一会儿,青年终于提着个塑料袋也出来了,还买了十来个叉烧包,给每个人分了一个,1月S市的室外对于叶修而言并不算冷,真正冷的可以说是室内,但对方提着袋子过来时他还是拒绝了,晃了晃手里的烟。

  周泽楷从善如流地收起袋子,跟他并排走。

  两人一路无话,街道上行人不多,不少店面已经关闭,叶修和周泽楷的身影投射在反光的橱窗上,一个挨着一个,很快就走出了很远。等绿灯时男人突然撞了撞旁边人胳膊,说我给你表演个。

  周泽楷转过脸,叶修微微抬起下巴,露出白皙的脖子,裹着短款羽绒服的颀长的身子站在路灯下,投下深黑的影子。对方嘴唇动了动,周泽楷窥探不出奥妙,就看见烟雾成了一个个圆圈,像是儿童简笔画烟囱上的雾般腾起。

  然后男人猛地又吐出了一口,一溜长烟猛地撞上正在褪去形状的圆,打散成了一团,像是灰色的墨水掉进了水中,延续舒展中分崩离析。

  周泽楷一个好字咬在嘴里还未说出,叶修就开口了,“小周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同样是嘴里吐出去的东西,为什么它们不一样?”

  青年去看那挥散的烟,现在无风,烟雾缠绕着散得很慢,他好像能明白叶修在指哪里,烟雾一团混乱,但有些很密实清晰,有些却已经要消失了。

  “我在年轻的时候想过这个问题,有天我闲的没事干,坐在那儿抽了一包,然后就看这个烟雾的走迹,那时候我得出的结论是因为它们密度不同,然后就不禁想这不就是人生么,起起伏伏,包裹重了就下压,太轻了又飘。”

  周泽楷静静听着,并没有发表赞同或是否认,避免冷场的话也没有,叶修却不急,很习惯地在那里继续吞云吐雾,不远处黄少天敏锐地看过来一眼,但当身边人要看他在看什么时,又被他张牙舞爪地挡回去,转走话题。

  绿灯悄无声息地亮了,周泽楷踏出步子,嗯了一声。  

  到达酒店后大家互道晚安,然后一间电梯先上一拨人,再等电梯,再上另一拨。周泽楷是第一拨里恰好被挤进去的,叶修刻意退后了点,两人就这么分开了,等叶修他们等来电梯时上一拨差不多都能进房。叶修在林敬言房间那层下了楼,其余人纷纷道别祝晚安,电梯门合上,他在安安静静的走廊里没走几步,然后就停下了。

  周泽楷从前面闪了出来,一把扯住了他。


换了新链接


  “老实说这出乎我意料了,因为我记得你处过对象,不止一个。”叶修有些犹豫,“我以为你能比我明白,爱情这事说不好,现在好了不意味着一辈子好,而且咱俩这开局也挺成人……你看我和你睡的前前后后其实都没法想问题,爽就先来了没管那么多,我要是知道你当时是认真的……”

  “我不多情。”周泽楷毫不犹豫,迅速击破对方的假想,“我喜欢你。”

  叶修哑火了。

  “是想占有你的喜欢。”年轻人清朗磁性的声音,直白地开口:“是现在不行,但是以后,会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人的喜欢。”

  烟灰落到了床上,男人赶紧把他抖落。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在怪我,不知道你想了那么多。”叶修有些犹豫,话说得很慢,“随随便便自以为这是我的错,早知道你是这样想的,也许我会更慎重一点。”

  “你第一次,我的。”周泽楷开口,像是要告诉对方吃了亏应该找自己算账似的,想了想又补充了句,“都是我的。”

  “给你就给你,我又没后悔。”叶修摇头想笑,熄灭了烟,“总之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的回答并不是不,但也不是好。”

  周泽楷静静地看着对方。

  “给我些时间吧,过年我要回老家,等我回来,我给你答复。”



And the sunlight clasps the earth,

And the moonbeams kiss the sea—

What are all these kissings worth,

If thou kiss not me?

——雪莱《Love’s Philosophy》



评论(72)
热度(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