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良嗜好(40)

*原著向,国家队后未来时间线

*有私设

观看注意戳(1)

全文目录

 @一颗糯米 看时间!


        叶修哦了一声,没声了。

        周围人等啊等,等半天发现对方不是没说完,而是已经结束了。

  “哦什么,然后呢?”唐昊难以置信,“你是周泽楷吗??”

        楚云秀突然冷笑了一声,吓得郑轩往旁边挪了几步。

  “什么然后?”叶修问。

  “解释啊什么情况你哦什么哦?!你说什么然后哦一声就哦一声了?”张佳乐瞪大眼睛。

  “先不说这没啥真相,就说有的话,别说是轮回的队服,我房间里出现女人的胸罩你们也问不着啊。”叶修理直气壮地说。

  是这个理,为首几个挑事的语塞了,他们并不是想对叶修的私生活指手画脚或者以此为乐,其实就是看出来那是轮回的队服,觉得这肯定是场误会,不会真涉及到双方隐私,这才放心大胆来搞事的。网上因为这一件衣服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评论画风魔性基GAY,他们怎么能放过主人公呢?机会来之不易必须紧紧握住啊!

  但结果对方这么一句话,那就,就这么算了?几人面面相觑,彼此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没搞到事的不服。他们同叶修关系好,知道什么样的玩笑在对方的接受范围内,现在男人摆明了没生气就是在逗他们玩,这让他们怎么能忍!真相可以入大海,叶修必须要干死!

  其实叶修那时在楼上不知道,当大屏幕画面一出,全明星选手在台上就已小范围骚动过了一次。这群大神都是什么眼睛,跟着镜头转换看几眼就能知道那铁定是轮回的队服,顿时距离最近的孙翔、江波涛、周泽楷三个轮回人被投以注目礼,孙翔还沉浸在被人调笑说是叶修死忠粉的耻辱中,差点现场爆炸,江波涛觉得自己好像知道是谁的,又不敢知道是谁的,和周泽楷对眼神,结果对方根本没眼神,老老实实地当着发光体,看起来像是因为与自己无关所以不参与。

      江波涛对外被粉丝戏称为周泽楷的话筒,但其实他自己知道,除却赛场和训练,后者下来在想什么他经常不能读懂。他所能看见的、读懂的周泽楷,是周泽楷本人愿意让他看见的,读懂的部分,对方真正在想什么,江波涛不能笃定,也不想打扰。但那时他偷瞄了几眼周泽楷,却总觉得那时的男生很不一样,表情和往日没什么区别,但眼睛里,眼底里,像是被什么取悦了,生出了坏心思,好像在期待什么,有些不动声色的跃跃欲试。

  不不不一定是我想错了,不可能不可能,江波涛命令自己冷静,自从上次两人茶水间聊天后,他后来细想,总觉的是自己有些过于敏感了。周泽楷除了问过他恋爱问题外,根本没主动把叶修这两字也连进去,好像大多都是他自己脑的。

  但这也不怪他,毕竟周泽楷和叶修关系提升得实在是太突飞猛进了,虽不算可疑,且外人看来无论从战术意识还是性格上而言两人都挺合得来,但江波涛总觉得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哪里很不对。而且一想到叶修,和周泽楷的恋爱扯上,江波涛就觉得自己跟踩了电门一样根根头发竖起,就觉得太刺激了。如今被起哄的伙伴们带着坐到沙发上,他看不见周泽楷的表情,脑内就更一团乱麻了,操得都是自家队长会不会今晚就出柜的浓浓担忧,正恍惚着呢听见了自己的名字,反应过来才发现所有人都直勾勾盯着他,原来是叶修刚才开口了,说这房子是他的,有轮回队服怎么了。

  “那房子是你的啊?”楚云秀问。

  “啊……”江波涛迷茫了几秒,看见叶修正看着他,周泽楷也在看他,立马反应过来,却不由自主心头一紧,“对,是,当时叶神找租房问到我这里来了,我正好有处闲置的……衣服应该是放家里备用的。”

       这么没劲的?众人很失望。

  “晚饭来啦——哎呀今天包厢比前天大多了嘛。”就在这时郑轩、韩文清等人提着好几大袋的饮料与外卖进来了,众人里面涌过去帮忙把吃的提进来,然后一样样拿出来堆到桌子上,还有几个人跑去点歌,苏沐橙笑嘻嘻地拽着楚云秀准备先去趟洗手间,大家一哄而散,结果这事就算是过去了。

  “租房都租了多久了你还挂着江波涛的衣服呢?”唯有黄少天不死心,“还有你是那种会帮别人洗衣服的人吗?”

  叶修懒得回答,抬脚将站在面前的黄少天往远推,“赶紧走远走远。”

  “趁他还没跑,你该叫他唱歌。”眼看黄少天还要扑过去,喻文州适时出面拦住对方,语气带笑,“他这么多年就唱过两只老虎。”

  这算是安全了?江波涛眼瞅着黄少天和喻文州一人一胳膊把瘫在沙发上抗议的叶修拽走唱歌,孙翔如释重负地去摸可乐喝,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紧张的手差点冒汗。

  “不好意思。”周泽楷给他道歉,毕竟对方帮他背了锅,“衣服落下了。”

  落下了,怎么落下了,正常的落下了还是过夜的落下了……江波涛你快住脑!

  “就前辈发烧那次。”周泽楷不紧不慢地补充,“陪他去医院扎针。”

  哦哦……江波涛一颗心猛地放下了。那次叶修生病他知道,而且周泽楷也是光明正大请的假,虽然队里除他外没人知道青年是因为叶修才离开的,但无论如何,因为那件事穿的衣服恰好留下了,江波涛也觉得没什么不合理。叶修在S市毕竟熟人不多,而周泽楷家恰好就在上面,战队过去也很方便,对方生病动弹不得去照顾一下没什么不对,当时连他都想一起过去帮忙,是周泽楷说不用才作罢的,那个时间才去打点滴肯定要打到凌晨,然后再为照顾对方直接住下也没问题。

  “披萨,牛的?虾的?”周泽楷解释完就是解释完了,脸上一点多余的表情也没有,直接问起了晚餐问题,江波涛又偷偷观察了一下对方,最后确定自己应该是多想了,这才拿了个牛肉披萨,该干嘛干嘛去了。

  上次唱歌因为是临时起意所以订包较晚,全明星期间本来一群选手扎堆出现目标就不要太大,要是在门外再多等等谁知道会引起什么骚动,只好将就进了唯一剩下的一个中包,人挤人才坐下。今天方锐和苏沐橙特地提前订好了大包,上下两层八张大沙发,全部躺满也还有位,有空间了难免圈子会分开,张新杰和肖时钦两个常年不唱歌的就在最角落的沙发聊天,悄咪咪的不知在交换什么心得,其他人除了一些唱歌的,也都两三人围在一起,交流情报,说些比赛的事。

  黄少天扯着叶修折腾了半天也没能让对方和自己合唱首歌,反而被骗着唱了首《泡沫》,每个音节喊是喊上去了但也说不上好听,此外嗓子也差不多废了,叶修逃得远了他连叫都叫不动,还被人围着抢话筒。叶修趁几人闹起来时赶紧一溜烟跑到苏沐橙旁边,后者递给他一个汉堡,他道了声谢后接过来剥开皮。

  “衣服到底怎么回事。”楚云秀在前面唱歌,沙发上只有他俩,叶修早猜到苏沐橙要趁机问着问那,也不奇怪,“我上次生病那时候不是小周来照顾我么,下雨就给弄湿了。”

  “就这样?”苏沐橙脸上满是失望。

  “就这样啊,还能怎么样。”叶修咽下嘴里的食物后才又开口。

  “我以为你俩怎么也会孤男寡男干柴烈火呗。”苏沐橙手指交叉了一下,又一下。

  “你和楚云秀没事干天天在那里乱看什么呢。”叶修单手把她手扒拉开,苏沐橙收手,过一会又扯扯男人袖子,“之前忙着比赛一直没时间问,你俩那个什么实验到底如何了?我感觉现在周队看你的眼神很不一般啊,你也不一般,但是你反应小很多。”

  “什么不一般,怎么不一般了?那个早结束了没啥意义。”叶修想起来那时那事就胃疼,“那小年轻聪明着呢不上套,下次别给我出那种给他看AV的馊招了。”

  “你当时不也说这招可以吗,哎你知道有首很色气的歌叫《虎视眈眈》吗?”苏沐橙突然说。

  “……好像知道,怎么了?”

  “第九赛季那年我们也去KTV了,就你没在那次,周队被拉上去唱了这首歌。”

  “然后呢?”

  “我当时就觉得,能把那首歌唱得那么骚的男人很不一般。”

  “噗……你瞎说啥呢。”叶修差点噎住。

  “沐橙!咱俩合唱一首吧——”楚云秀在点唱台那里大声喊道,要不包厢里根本听不见。

  “好啊!随你点!”苏沐橙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又小声和叶修嘀咕,“所以你俩现在算是什么关系啊?”

  耳边充斥着抒情的调子,灯光迷幻地旋转着,大脑像是被泡入了气泡水中,停止了一切运转功能,叶修想半天想不到确切的形容,也不想在任何事没有定论前便让女生为他伤神。他了解苏沐橙,即便对方现在像是看热闹的态度,如果真出事,对方一定是最担心自己的那几人之一,“没什么关系啊,还算普通前后辈。”

      “可是他不是喜欢你吗?”苏沐橙说,“你呢?你喜欢他吗?”

      叶修好正面回答,只说走一步看一步吧,苏沐橙手指在自己膝盖上弹了弹,张嘴想说什么想了想却又闭嘴了,眼睛一转,突然朝着不远处喊道,“周泽楷——!”

  那边正低头玩着手机的青年抬起头,目光从苏沐橙身上快速晃到叶修身上,再晃回去,然后站了起来。

  “你干嘛。”叶修看周泽楷过来了,转头问女生。

  “让你多走几步呗。”苏沐橙抓了个没拆过包装的薯饼,等周泽楷半弯下腰用眼神询问她什么事时手拍了拍沙发,“坐啊。”

  周泽楷面露疑惑,但还是坐下了。

  “这个可好吃了。”苏沐橙把薯饼递给青年。

  “谢谢。”周泽楷迟疑地接过来,“我那边……也有。”

  “哦是吗。”苏沐橙不在意地点点头,微笑地丢下一句那你吃,我先去唱歌啦,就真的站起来,把叶修和不好来了就走的周泽楷丢下,自己去找楚云秀唱歌了。

  周泽楷拿着薯饼看了看叶修,后者说你看我干嘛,不是我叫你来的。

  “那件衣服是我的。”周泽楷低下头拆薯饼袋子,默默无言下突然说了句话,叶修反应了一会儿才知道对方说的是刚才那事,“咱俩谁不知道那是你的,但我要直接那么说吗?小江的房子你的衣服我住着?”

  不知是被“咱们”满足了还是叶修说的好笑,周泽楷在暗色的环境下无言地勾了勾唇,叶修靠着沙发,目光一直看着中间唱歌的那群人。苏沐橙已经和楚云秀点好歌并唱了起来,恰好唱到一句——“我不敢去证实爱你两个字,不是对自己矜持也不是讽刺。”

     叶修起身将吃完的汉堡纸团起来塞进垃圾桶里,然后又原封不动地坐了回去。周泽楷在一旁没声音地啃着薯饼,看起来不吃完前不会走。

  “昨天……”

  “哎今天亲你那个粉丝长得挺好看的啊。”不知道是周泽楷声音太小叶修没听见,还是叶修故意转开的话题,男人目光目视着前方,但却是在和周泽楷说话,“你咋不亲回去呢?”

  “如果你已经不能控制——

    每天想我一次——

    如果你因为我而诚实——”

  音响震着耳朵,震着心脾,叶修觉得这个包厢还是不够大,她们唱歌声音开太大了,也太吵了,吵到自己血液都在血管里冲撞。男人等着青年回话,但久久都得不到回答,叶修看看周围人,他们在阶梯上最靠里的沙发上,没有一个人注意他们,他们就像是狂欢中唯一寂寞的两个个体,安安静静,分离却又合并。

      叶修还是没听到回答,但是他放在沙发上的手被人覆盖住了。

  “如果你决定跟随感觉——

        为爱勇敢一次——

        如果你说我们有彼此——”

  周泽楷依旧沉默着,只是伸出手捏住叶修的下巴,将人转向他的方向。

      他们之外的一切都在对方眼中消失,声音远离,世界远离,血液在血管中滚动,翻腾。

       周泽楷亲了叶修的嘴角。



歌是《如果的事》,很好听,歌词也很有暗示👉http://music.163.com/#/song?id=229372

楚和苏没有CP,就是后者故意点给叶修的。


评论(73)
热度(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