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雪生烟(3)

预警见(1)

(2)

全文目录 

(三)

  “你还不曾还我衣衫。”还有更久后,他不再是叶秋,但对方还是轮回的王,绿水青山间两人对峙,最后他被一杯暖茶药倒时,照例的这句话。

  周泽楷自然不缺衣衫,但他缺的永远是叶修要给他的那一套。帝王有个通病,想要的东西便一定要得到,而周泽楷则是更加的执拗,他不会发怒,不会质问,只会无数次站在你面前,静静望着你,等着你接受。

  过眼烟云,如黄粱一梦。  

  “明日恳请圣上开恩,臣一家老小盼着我回去看一眼呢。”既然周泽楷不打算现在要,叶修也没有上赶着去主动,从善如流地收了手,随即转了个身背对对方。

  “嗯。”周泽楷低低应道,手掌贴在男人单薄的后背上,隔着衣料似乎都能摸到那穿破心脾的伤疤,眼中闪过疼惜,暗暗施了内力烘烤上对方脊背。叶修果不其然感觉到舒服,很快就昏昏沉沉了起来,最后要睡着前却听周泽楷问他,当初为什么那么决绝,一心求死。

  决绝吗?这种问题叶修从来没想过,很多事情他就是那么直接做了,你让他去编说不定还能说出个潸然泪下的假故事,但真正埋在心底的东西,大部分是说不上来的。

  “大概,那时我没任何牵挂了吧……”叶修陷入沉睡。

  思绪杂乱,梦里脑海中翻腾而过种种,好像他曾穿过鬼门关,踏过奈何桥,手里还曾接过那忘却前尘的汤药,刚想试试甜的苦的便被人出手打断,汤水从掌中消失。然后他躺在一间封闭的屋子里,鼻尖都是难闻的药味,王杰希在一边紧紧盯着,发现他有了意识后表情一松,一旁猛地扑过来一个人影,身形瘦了大半,眼睛却还是那么的灼人滚烫。

  翌日,周泽楷蹑手蹑脚地去上早朝,叶修在被褥里无人打扰的睡了个饱后才穿好对方给他备的衣服,准备先回趟家,从皇宫密道里大摇大摆地出去时还把周泽楷桌头的梅花饼捎带走了。按他计划是要先回去把心心念念的美食都吃一遍,结果家门都没进便撞上一群人出来,为首方锐一脸真诚地说介于叶修昨晚的夜不归宿,本备好的鸡鱼鸭肉全被分了没他份,也无午食,饿了记得自己出去买他们上街溜达去了。

      计划打乱,这可把叶修难过坏了,嘴里嘀咕了不远处某皇帝几句,又换了身装扮,然后拿了把伞出去找吃食。

  已到冬至,立春也不会太远,街道两旁张灯结彩,店家们踩着木梯擦拭起自家落灰的招牌,妇女们搬着板凳靠坐在松树下编织东西,还有人手里拿着梅枝正在给上面每一朵梅花描金。叶修一边走着望着一边小口抽着烟,金杆烟斗配着如玉白指说不出的好看,只见股股雾团在男人身边聚拢又消散,这么一路吞云吐雾下去尚未到酒楼便被人拦住了,但不是普通劫财的,劫的比较文雅,带着“卦”字的旗面迎风招展,朗声道:“这位侠士,你我有缘。”

  “哦?有的什么缘?”叶修乐了。

  算卦者全身裹在黑布中,看不清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声音哑哑的也听不真切,只是煞有其事地让叶修摊开手。摊开就摊开呗,后者便照做,那人便仔仔细细地瞧了半晌,啊了一声,“此乃贵人之相,可谓是天降洪福,身携龙行虎步之人的命数啊!”

  “哦?既然如此,那人会一直跟着我吗?”叶修意味深长地问。

  “那要看你愿不愿让他跟着了。”算卦者语气一顿,竟也打起了哑谜,场面安静了几秒,两人相视而笑,特别莫名。随后叶修给了那算卦者几个铜板,跟着鼻端闻到的香味又朝前走,没几步便拐了个弯,果然瞧见了他要找的酒楼。

         他刚迈进门去店小二便迎了上来,手提着水壶臂挎着抹布,像一阵风般急急忙忙扫过来,点头哈腰地道:“客官欢迎啊!不过您赶巧来了饭点!人有些多实在抱歉没独座,可愿意拼桌啊?”

  “有何不可。”叶修说。

  “那您随我来二楼。”店小二带路将叶修引到二楼,那里比一楼大厅人少点也安静点,但也是人挨着人坐,只有墙角下还算开阔,一张桌子边只有一位头戴月白斗笠的剑客,一人一剑占了两把凳子,还余二。

  “客官,小店人多比较挤劳您二位拼下桌,等下给送些可口小菜做补偿。”店小二赔笑,见剑客没说不行,便转向叶修,“客官您来点啥?”

  “梅春雪要温过,剁刀牛肉配姜丝,木果烧鸡,然后是葱香秋葵、蘑菇炒秋葵、秋葵炒鸡蛋对了还要拿着摊着的卷饼可以……”

  “这天气哪里有秋葵!”一旁剑客突然开口,状似忍无可忍。

  “哦是吗?小二,你们这寒冬腊月的,我刚才那些菜可有?”叶修拖长调子。

  “您只需要担心您吃不吃得下。”店小二嘿嘿笑。

  “大可不必担心,我这边呢有吃秋葵专业户,您尽管上便可。”

  “得嘞——”店小二走远了,剑客不满地瞪向叶修,还咳嗽了一声。

  叶修正在拿热茶烫杯,没搭理他。

  剑客又咳嗽了一声,声音重了点。

  叶修叮的一声,拿起筷子敲击了下杯壁听响儿。

  下一秒,放在凳上的剑刃出鞘了,铮地一声,有江湖人士最多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晃了下眼,或是带走一阵风,转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敏锐些的看像四周,纵使察觉边角不对,却去只能看见剑客与对面人一动没动,剑同伞都在原地,与之前无任何差别。

  “咔——”轻微的声响,叶修慢悠悠地放下茶杯,拿起了剑客身前那个,又给自己倒满水。

  “靠靠靠靠你再不理我我要走了!!”剑客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上面的碗筷等瞬间被全部震起再归位,也就是因为这一下晃动,之前在叶修手上无异样的茶杯此时突然从中间错开,平整的杯壁断成两半,竟是被切割成了锯齿状,要真有人没注意端起来喝一口,一喝就要一嘴血。

  “早这样不就行了,故做什么神秘。”这一嗓门引来周围人目光,叶修依旧挺淡定,“瞧你那样,什么破装扮,给你们蓝雨丢人,文州不给你饷银不成?”

  “你不也穿的四不像吗有什么资格说我,我特地打听了轮回这边的江湖人士都是这么穿的。”剑客得意洋洋,眼神一转,突然劈手抢过对方刚才用来挡他冰雨的银伞,“你看看你这不下雨不下雪的带把伞!啧啧啧怕是有猫腻吧哪里来的做什么——”

  话音未落,被他一阵捣鼓的伞面突然射出三根银针,剑客反应何其快直接躲过,那三根便错过他直接扎进了后面用食的客人身上,对方登时两眼一翻,脸噗通栽碗里了。

  “我靠刘老四行不行了你大白天就醉酒?!”

  “……小心。”叶修见剑客心有余悸,这才假装善意开口,“这伞你玩不来。”

  “握草昏迷针,你现在才跟我说要是是有毒的怎么办!”剑客把伞扔回去

  “跟着我的那群人呢?”叶修问。

  “早被宋晓伪装的那个算命的引走啦,要不我能直接暴露我身份我这么谨慎的人,不过咱们说好的日子可是昨天啊你怎么昨天没出现?搞得苏妹子还指责我问我是不是把香帕了扔错了你才寻不过来。”剑客嘀嘀咕咕,“我堂堂蓝雨暗都督总首居然要躲在一堆女人圈里给你扔香帕呸呸呸,你都不知道她们胭脂味儿多浓,我不管你这欠我一次将来要还的!这事儿也不许往外传!”

  “哎但是这个周泽楷也是把你看的也太紧了,从你回来的路上就开始天天派人加急密报询问行踪,进了京城更不要说了,直接把你锁宫里三天!三天愣是陪着他!就差入恭房也跟着了。”

  “这要吃饭呢,黄少天你恶心不恶心。”叶修筷子一顿。

  “我才不恶心,有本事你就别吃。”黄少天拿筷子挑起来秋葵看了看,黏糊糊的立马又放了回去,一脸嫌弃,“哎但是就轮回皇宫那布阵对于你而言还是挺简单的吧?虽说你现在不如当年了哦对了改明咱俩还要切磋呢记得啊……我刚才说到什么了……哦对对,你自己其实想跑还是能跑的,你怎么不跑呢?”

  “我与他有约。”叶修慢悠悠地说。

  “一命之恩替他看管了四年边疆,还教出来那么多优秀的将士,旁人谁敢冒犯?这都不够?先不论如今天下合乃大势,轮回的实力可是如日中天啊,要说四年前的你是如虎添翼……”黄少天托着腮,拿根筷子转酒杯玩,但句句命中,“那现在你这个来路不明吧人就是周泽楷党的心病。”

  “自然,周泽楷那家伙喜欢你,但他可是帝王啊帝王,帝王生性多疑,情爱算得上几面?我前几天去大臣家绕了一圈……不没偷东西我是那种人吗?!不是陛下让我来的我自己抽风了不行啊?!总之他们密谋篡位的可都把希望压到你身上了!你没发现你一归京他们都不老实吗?”黄少天筷子头一抬,酒杯稳稳在空中转了个圈,再落到上面,“年末多是非,你要走可要赶快了啊。”

  “说这么多,你到底想说什么。”美食摆满一桌,喷香的肉味引人食指大动,叶修不想听黄少天唠叨,筷子夹起块嫩酥肉伸到对方面前,左右晃动的勾引,“给你一句话的时间表述清楚。”

  “那个,就那个啥嘛。”黄少天目光盯着肉,“你喜欢周泽楷吧?”

  酒楼喧闹,唯独一角沉寂。

  “你是挺讲道义,但就你那性子倘若真不乐意肯定能想出无数种别的方式报恩,没必要非要跑得远远的却还留根儿线让对方牵着。那周泽楷也是,说是绑着你,也不过是拦着你怕你跑了,真收紧手掌他得第一个怕捂坏你。”

  “所以你还走不走啦?”见叶修不说话,黄少天趁对方不注意夺过那块酥肉,然后抄起筷子一顿猛吃,“唔这个肉太香了我们蓝——额,我们家那边都没这么香的!哦对了方锐他们我们接到了,就在城外白猿山那边等着呢,东西也都收拾好了,周泽楷那边的眼线呢等下就交给我们,保管他们找不到你。哎说起来你是打算微草谷还是兴欣镖局啊?当时你被周泽楷劫走的猝不及防不过这么多年明里暗里的没少和那边来信吧?依我看周泽楷怕是也心知肚明啧啧别看他在你面前装的跟什么似的其实背地里阴着呢,这轮回啊关不住你,他周泽楷也看不住你,你在这里留着还也没什么用……”

  “咳咳——”黄少天没说话对面叶修眉头一簇,猝不及防咳嗽出声,手扣到嘴上的用力之猛竟然是连指肚都发了白。黄少天急忙跳起来给对方捋背,等人好一点了再递了杯茶水过去,“哎你看看就这身体你还想做什么啊?!还是去王杰希那里养几年吧!”

  “我自然会走。”待呼吸平稳,叶修才缓缓开口:“但总归此一别……总是要告个别的。”


【最终章(4)等CP21之后放出】

【这篇真的甜!!!甜到牙疼!!信我(】

评论(13)
热度(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