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The flowers of your palm(下)

*精灵王周X人类法师叶

*架空荣耀大陆背景

*其实是为了一些梗随便找的设定,可爱轻松风

 @我是谁我在哪 殿下请查收

The flowers of your palm(上)


    “没想到今年来的居然是你啊叶修!哈哈哈你们人类军是派不出来人了吧是不是所以才派你来的!说起来你的寿命是不是要比一般人长啊怎么容貌都不怎么变的——”

  一开始,注意到的是声音。

  “放心吧,哥肯定死你后面。”漫不经心的,带着笑意的口气,和过去所派来人类代表不同,居然会如此放肆地和天族对话,“你指不定哪天就因为嘴欠被五军合伙砍了。”

  再然后是眼睛,明亮,温暖,像是浮光之树晨曦下的白辉。

  “这位就是精灵王陛下吧。”心脏像是被轻轻捏了一下,那眼睛望向自己,带着丝探究与玩味,不掺任何恶意,“真是如传言那般,模样俊俏的不行啊。”

  那是十五年前叶修参加的第一届五盟会谈,也是从那时起,每年周泽楷都有了一个去见对方的理由。但沉默如他,很少能在对方面前说得出什么,往往便是笑着,凝视着,不动声色地站在距离对方很近的位置,感受属于那人的气息。

  那时盟会的谁都料不到,当十多年后兽门之征时被大家纷纷猜测不会参与战争的精灵们,居然会是第一个响应人类国王号召的种族,数万精灵跟随着他们的王,连夜一路北行飞到仓群高谷,叩首于叶修脚下。

  都说精灵冷漠薄情,其实并非如此,精灵的寿命很长,感情很深,难动情,但一旦确定就是一生漫漫千年。周泽楷活了快五百岁,一直不曾接触情事,所以竟不清楚自己对叶修是否动了情,但当叶修负伤选择投靠他时,他能清楚感觉到自己心脏被捏紧的滋味,像在裹着蜜糖的刀尖上行走,痛并快乐,一边想紧紧抱住对方,一边又想抓着对方质问清楚:那么多愿意帮他的,为什么偏偏选自己。

  叶修治疗的药是霸图千里迢迢送来,精灵国第一药师方明华夜夜蹲守炉房熬出来的,但拿到叶修面前的却只有周泽楷。后者会关住门,将一干前来一睹斗神尊荣和笑得意味深长的精灵们隔绝到殿后,然后站在房间最角落低头看自己的鞋,直到叶修脱掉身上的衣物,单衣掉落到毛毯上,男人赤脚从里面踩出来,然后面对他。

006WyL1Wly1fkhqh151l1j30c81dbtmb.jpg

 隔日,半个国家的精灵都知道周泽楷完成了“降临”,撞上周泽楷清晨从不属于他的房间出来的是整个精灵国最八卦的长老,看着他们君主翅膀都来不及收的慌张模样,立马露出“白菜终于被猪拱了”的表情,扭头就去敲钟放烟火。

  问起是谁,当然是半个月前就被王宠到手心里的那位斗神了啊!精灵国虽不愿参与大陆上诸多世俗之事,但也并非井底之蛙,他们的王与人类使者的事情早些年就传遍了五湖四海,连外族都在议论,他们哪里不知道,这下王终于有了着落,他们也好安安心心摘花编篮,准备婚典时抛了。

  城外难得都热闹起来,城堡里气氛只能更热烈。原本精灵长老们准备去会会这个他们不太满意的准王妃时,周泽楷还蹙眉不让,只到精灵王腰际的一群年迈精灵只能拽着俊美青年的袍子高声喊不合礼数,还有的踢他腿表示翅膀硬了牛逼了是吗,下人看见了直乐,但也有精灵发现他们精灵王似乎兴致不高,而且浮光之树还是那样的了无声息。

  唯一不受举国绯闻影响的大概就是孙翔了,君莫笑不知被谁传送到了他这里,青年兴致勃勃地本想试试这只魔界最强猫妖,奈何被对方嫌弃,便追着炸毛的猫满城堡跑,结果被扑过来帮忙的一叶之秋直接按进了土里。

  “哈哈哈哈哈——”高处传来一个人幸灾乐祸的笑声。

  “把你家这只破龙领走!我不要了!!”孙翔爬起来愤怒地吼道,不少人都知道嘉世国几个月前便把一叶之秋束缚着连夜进贡到了精灵国,孙翔虽现在是他名义上的主人,但龙又不是物品,叶修出事时它便第一个感知到了,立即咬破笼子飞出去救人。孙翔像对叶修感情复杂一样对一叶之秋也很复杂,这只脾气古怪的龙同样也对他复杂,虽然感觉说不上不喜欢他,因为对方不喜欢的都被火喷跑了,但他很气的便是它像它主人一样喜欢耍他玩。

  “说什么呢孙大大,这可是你的龙。”叶修站在城堡高处的露天阳台上,笑眯眯地朝下面说:“修缮费也是你付啊——”

  “@#¥%……&*#¥%……有种下来和我打一场——!!”

  叶修没说下去,就笑了笑,下巴朝着城外扬了扬,“那边那么热闹是在干什么?”

  孙翔站的低自然看不到,但他也知道那是什么,“庆祝精灵王‘降临’的庆典啊,他没跟你说吗?”

  哟,这民风淳朴的,国王破个处都要举国欢庆。

  叶修托腮靠着扶手,正在走神,一叶之秋却突然展翅腾空而起,原本要欢快地扑向叶修,但却没成功,瞬间被弹开了。

  孙翔看着这一幕一愣,之后脸色一变,“这是屏障?喂难道你被关……”

  叶修一根手指抵在唇边,“嘘。”

  这用魔法加铸的结实屏障,孙翔一眼便知是谁的魔力,但一叶之秋却不知,龙类发出愤怒的吼声,传啸千里,爪子蹬在屏障上,像是想生生挖开。

  “嘘,别闹,我没事。”叶修怕招来别人,脸上还是一副坦然模样,丝毫不担心自己,“你去玩你的。”

  “这怎么回事!”孙翔嚷嚷,“周泽楷干嘛把你锁起来啊?你是偷了什么他怕你跑了吗——”

  所以说有些人真是单纯,怎么也想不到坏处去,叶修往日估计会欺负欺负对方,但今日他烦恼太多,实在没时间搭理这个活宝,“一叶,带上孙翔去给我找点肉吃。”

  精灵不吃肉,往日都是周泽楷给安排的,但如今某精灵干完就落荒而逃了,怎么会记得这些,叶修也不是很爱吃肉,但他就临时起了坏心思,果不其然一叶之秋听话,瞬间扭头扑向一脸惊恐的孙翔,“凭什么我要帮你去找!!别别你别过来——”直接把青年叼着袍子,飞起来带走了。

  周围安静了,叶修望着远处,精灵城今日的灯火不再是蓝色,而是温暖的木绿,像是浮光之树散落下的种子,在垂落的夜幕下闪耀着。

  周泽楷独自一人又来到了浮光之树下的温室,那种子已经探出了花苞,周泽楷已经静静站了五个多小时,却也没见对方有过一丝一毫的动静。直到外面响起夜晚的钟声,他才像是惊醒般环顾了下四周,空气寒冷了下来,花苞似乎缩得更紧了,青年挫败地垂下目光,像是尊沉默的雕塑。

  叶修已经走了吧……周泽楷这么想,却不敢回去看看,他知道自己最后把对方关了起来,但没想能关住对方,自己混乱时用的魔法哪里会是恢复了的叶修的对手。对方似乎一直是这样,自打认识他自己就没能追住过对方,整个荣耀大陆都像是男人的领地,他像是无拘无束的飞鸟,在他身边自己都抓不住,更别说伤害过对方之后了。

  “什么时候种的?”

  猝不及防的声音让周泽楷浑身僵硬,他扭头看向站在门口正在往里走的叶修,比往常更加艰难地想要说些什么,张开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强大的精灵王此时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手足无措,目光转来转去,好半晌才开口,“很……多年前。”

  “那是多远?”

  “十五年。”

  “十五?那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周泽楷猛地抬起头。

  叶修从青年脸上收回目光,手掌微微拢住花苞,在一阵暖光下整个温室的气息都变了,像是卷起温柔的风,在周泽楷的怔忪下,花苞像是感应到了这股力量,欣喜地支起身体,慢慢揭开自己的层层包裹,缓缓绽放。

  “咚——”远处传来阵阵钟声,环绕整个精灵之城,精灵们双手合拢与胸前,低吟着古老的魔法,微光从市中心升腾而起,在夜色中弥漫飞舞上高空,像一条古老的巨河,漫天金色下浮光之树泛出光芒,铺洒出古木的气息,苍老的树纹渐渐隐去,树叶焕发出嫩芽时期的光泽。

  “这缪月花是要栽种对象带着心意相通的爱人来才能开花的。”叶修转身,看向周泽楷,“你家长老们没跟你说吗?”

  世界上唯一的花朵,缓缓吐出沁香。

  

  这之后,当周泽楷红着耳根想与爱人接吻时,却被一龙一精灵从高空扔下来的兽人打断,以及之后精灵王羞涩地将自己因“降临”脱落下来的第二灵魂——幼翅送给精灵王妃,而被对方用来扇风垫泡面吃——都是后话了。

  可喜可贺。

番外







评论(28)
热度(946)